医武帝婿徐南徐北 第710章 凌少峰偷袭!

小说:医武帝婿徐南徐北 作者:徐南徐北 更新时间:2021-11-25 15:40:47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一月一日,元旦节。

  大清早,赵思娟就煮了一大锅汤圆,给每个人都盛了一份。

  终于翻了年,吃了这汤圆,就该幸福美满。

  上官千浪端着大碗,坐在徐北身边,将一个汤圆往她碗里放。

  徐北很嫌弃的样子:“谁要吃你碗里的?”

  “这个不一样。

  ”上官千浪认真道。

  “怎么不一样?”

  “里面包了硬币。

  ”

  汤圆里包硬币,寓意财源滚滚,大吉大利。

  这是美好寓意。

  徐北撇撇嘴,将自己碗里原本就存在的一个汤圆夹开。

  一枚硬币就露了出来。

  “亲家娘往每个人碗里都放了一个包着硬币的汤圆,就你蠢。

  ”

  上官千浪咧了咧嘴:“那你就双倍大吉大利。

  ”

  “你是不是喜欢我?很喜欢的那种。

  ”

  “啊?”

  上官千浪被问得措手不及。

  徐北摇头道:“我对你没感觉。

  ”

  “哦……”

  上官千浪低下头,往自己嘴里塞了个汤圆。

  一点都不甜。

  徐北就不再说话,小口小口吃汤圆。

  一碗汤圆快吃完的时候,徐北对上官千浪道:“我的男人,得是我哥这样的大英雄。

  ”

  “我也能的。

  ”

  上官千浪连忙道:“我这段时间练武很用功,距离战神级已经不远了,然后我就去当兵,去南疆,一步步慢慢爬,终有一天能当上南疆主帅,到时候……”

  看着上官千浪喋喋不休,徐北心里有些发酸。

  这么长时间的相处,她是亲眼看着上官千浪从一个浪荡公子哥,转变成如今沉稳有担当的模样。

  她知道他喜欢她,喜欢得不得了。

  她也挺喜欢他,或许差了那么一点点。

  “你不明白。

  ”

  徐北摇头:“我现在唯一的念头,就是好好学幻神三烟,要尽早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到时候我就能找到治好安安的办法。

  ”

  “哦……”

  上官千浪所有的信誓旦旦,都在这一句话里被击得粉碎。

  是啊。

  安安中毒至今,牵动着这一家人的心。

  似笼罩在所有人头顶上的阴霾,压得所有人喘不过气来。

  秦妃月那么忙碌,是为了救安安。

  徐南想方设法,也是为了救安安。

  徐北,亦然。

  这个时候,哪里有心思去想儿女情长?

  上官千浪不止一次的在想,自己有没有什么能帮得上忙?

  想来想去,默默叹息。

  他什么忙都帮不上。

  吃完了汤圆,喝完了汤。

  “我去练武。

  ”

  上官千浪起身离开。

  徐北抿着嘴唇,不去看上官千浪的背影,低着头,将上官千浪放进她碗里的那个汤圆夹起,轻轻咬了一口。

  牙齿碰到硬币。

  鼻子就酸了起来。

  ……

  偌大的徐家祖宅外,一颗茂盛的大树里,蹲着一个人。

  凌少峰。

  所有人都以为他已经逃了。

  但出乎意料的,他偏偏没逃,反倒是来了重城,就蹲在徐家祖宅外。

  他想杀徐南。

  但让凌少峰失望了。

  徐南身边总是有人。

  要么是孙凌,要么是上官擎,要么是让他更为心惧的卜离。

  一天两天三天……

  直到这元旦。

  所有人都在吃汤圆,凭什么他只能喝西北风?

  凌少峰很沉得住气,却也不想再继续等待。

  灯下黑是不错,却也不是一直都能安稳。

  一旦被发现,陷入包围,他想逃也就很难。

  杀不了徐南,那就杀徐南身边的人来泄愤。

  首选目标,是秦妃月。

  但秦妃月很少出现,几乎都在实验室里。

  那地方凌少峰不敢冒险去闯。

  退而求其次,就是徐耀中和徐北。

  徐耀中也奇怪,总是往吴自在那跑,让他找不到机会。

  徐北也不好杀啊……

  凌少峰有些焦虑。

  本来都准备先离开,等在圣地实力大增之后,再来杀徐南,也杀光一切跟徐南有关联的人,让他们黄泉路上有个伴。

  却看到徐北和上官千浪坐在屋檐下吃汤圆。

  一想到红妆雷苍在徐南那里。

  上官擎和孙凌在喂招。

  凌少峰嘴角勾起了一抹笑意。

  .

  -->>

  这机会很好。

  他终于等到了。

  一击必杀,再远遁千里!

  徐北死了,徐南会有多疯狂?

  光是想想,凌少峰就变得无比激动起来。

  嘴角的笑意便带上一抹嗜血之意。

  握剑的手微微一紧,他剑锋上,荡开沉沉杀机。

  他纵身一跃,长剑挥动。

  刺目的剑芒,划破空气!

  而后,凌少峰转身,脚下一点,飘然远去。

  于他内心里,徐北已经是一个死人。

  上官千浪没走出多远,就顿住了脚,猛的回头,看到了一抹剑芒,直奔徐北。

  他没有半点的犹豫,条件反射一般,扑向徐北。

  嗤……

  徐北的碗里,多出了一抹鲜红。

  她愣了愣,看到上官千浪躺在自己身前不远处。

  一只断手,在自己脚下。

  “上官……”

  徐北的呼吸都似乎停滞了一般。

  呆滞的瞳孔深处,有一抹猩红悄然绽放。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