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4 章 第4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席世承掏出手机,登上微信,点击通过好友申请。

  地灯照亮两人朦胧的身影,欢声笑语远远飘来,衬得这一方天地越发安静。

  身下的女孩没发出一丁点声音,席世承拿着手机,垂眼,目光定格。

  池晚怯怯地望着他,剪水双瞳似的眼睛纯净,黑白分明,盯着人看时,透着一股说不出道不明的风情。

  晚风拂过,额前的小绒毛扬起,一缕细软的发丝落在脸颊上,有着年轻女孩的天然美。

  席世承看了她一会儿,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头发挺香。

  他一手撑墙,举起手机,像个不讲理的温柔强盗,“想要吗?”

  池晚短暂安静几秒,点点头。

  席世承笑了声,拎着手机,轻轻碰了碰她的脸,“还给你也行,但你得告诉我,你和厉书白是什么关系。”

  厉书白喜欢顾小栀,是圈内人尽皆知的事。

  以席世承对厉书白的了解,他不是朝三暮四的人。

  顾小栀人在国外,他与别的女生姿态亲密,挽着胳膊出席晚宴,不像厉书白会做出来的事。

  池晚莞尔,看来刚刚在席家门口,她和厉书白拉拉扯扯,让席世承误会了他俩的关系。

  “他每个月给我一笔钱……”池晚慢慢开了口。

  席世承眼底的笑散了些,“他养你?”

  看他的表情,池晚也知道席世承联想到了什么,“厉总说,我和一个女孩长得很像。”

  沉默良久,席世承垂眸,桃花眼微敛:“你知道她是谁吗?”

  “……是厉总的白月光。”池晚小声说。

  看到她天真的模样,席世承莫名来气,低声嘲讽,“骗小姑娘感情,算什么男人。”

  池晚试探地伸出手:“手机能还我了吗?”

  对上她好看的眼眸,席世承默不作声,把手机递过去。

  池晚接过来,点进微信,头顶传来席世承冷淡的声音,“不许删了我,听见没?”

  “你这么霸道啊。”她不满地皱眉,瞪他。

  席世承不说话,唇角微微上扬。

  手机铃声响起,他低眼一扫,见是陆勋,随手接起来,淡淡道:“马上回去。”

  关了屏,席世承想起什么,低头问,“他把你当顾小栀的替身,你不生气?”

  池晚怔了一下,落寞地垂下眼睛,睫毛散落一片阴影。

  席世承微抿着唇,心知自己说错话了,抬起手,掌心盖过去,在她毛绒绒的头顶按了下,“先回去,我叫几个人帮你找兔子。”

  他垂下手,握住池晚的胳膊,牵三岁小孩似的,往灯火通明的方向走。

  转头的那一瞬,席世承没看到池晚妩媚的笑。

  兔子跟着池晚,颠颠往前走,长耳朵一颤一颤的,“席世承真好骗,你这个坏女人,啊,我好爱。”

  池晚低头瞥它:“小白,你好像……以坏为荣?”

  兔子理所当然:“当然,我们老大就很坏。”

  池晚:“感觉到了。他一定是一个以操控别人为乐的人。”

  ……

  “上个洗手间,怎么去了那么久?”

  厉书白觑着姗姗来迟的池晚,目光示意她坐自己旁边的空位。

  池晚笑而不语,拿着红色的长方形手袋,晃着长腿,经过几位谈笑风生的阔少身边,来到厉书白身侧,坐下。

  香风掠过,正跟网红视频通话的陆少抬起头,目光追随着池晚。

  “我怎么没见过她?厉少,她是你新交的女朋友?”陆勋八卦地问。

  厉书白蹙眉,否认:“不是。”

  高高瘦瘦的人影一晃,席世承走过来,听见厉书白的回答,脸色冷了些。

  他坐下,随意抬了下手。

  穿着旗袍的美女走过来,弯腰,为他倒了杯红酒。

  席世承晃着高脚杯,微仰起头,啜了一口,瞥着厉书白。

  感到席少视线里的敌意,厉书白想起陆勋说的话,只当他跟老爷子吵了架,心情不好,到处迁怒人。

  不经意扭头,他看见池晚正翘着脚,托着腮,望着席世承。

  厉书白鼻息里哼出一声冷笑,肩膀挨过去:“席世承对女人没兴趣,别异想天开。”

  池晚诧异地看他一眼,想起卡牌上关于席世承ed的说明。

  她戳了戳捧着马卡龙大嚼特嚼的兔子,“小白,席世承这个毛病是天生的吗?”

  兔子糊了满脸蛋糕渣,腮帮一鼓一鼓:“不是哦。”

  池晚点头:“或许是童年阴影什么的。”

  说话间,一位穿着粉色连衣裙的漂亮女生走过来,看着厉书白,“厉总,可以请你跳一支舞吗?”

  厉书白转头,目光征询池晚的意见。

  池晚背对着他,正无聊地看兔子吃东西。

  从旁人的角度看,她眼神柔软,嘴角上扬,不知道在想什么。

  拒绝的话到了嘴边,厉书白没吭声,系好领口起身,朝面前的财阀千金伸出了手。

  看到厉大总裁就这么去了,陆勋一脸惊讶,几个公子哥也仿佛见了鬼。

  “厉书白今天有点反常啊。”

  “他和顾小栀吵架了?”

  “我怎么感觉,厉总这是跟谁赌气呢。”

  陆勋是个花心少爷,见池晚落了单,视频也不聊了,起身,一屁股坐到池晚身边,“加个微信呗。”

  池晚回头,眼眸柔和,“你在跟我说话?”

  近距离看到美女的脸,陆勋内心震了一下。

  倒不是因为她漂亮,而是……怎么那么像顾小栀?

  看见好兄弟赖在池晚旁边,跟舔狗似的,席世承丢了一盒扑克过去。

  “世承你砸我干嘛?”陆勋顺手接住。

  席世承靠着沙发,“你不是会变魔术?表演一个。”

  陆勋:“那是哄女生开心的小把戏,没什么意思。”

  见大家都有兴致,他拆了扑克:“行吧。”

  洗牌后分成两叠,陆勋叫了俩哥们当助手,简单表演了一个小魔术。

  还真唬住了几个人,直到他现场教学,大家都嘘他。

  “没意思,就这?”

  “我一学就会,能不能来点高难度?”

  陆勋把扑克牌往前一推,身子后仰,“你行你上啊。”

  席世承笑了笑,抬起眼,看着对面。

  池晚揉着眼角,一副困顿的样子。

  似是察觉到什么,她抬起头,水汪汪的眼睛和他对上,又腼腆地低下头,耳朵尖红红的。没忍住,偷偷瞄了他一眼。

  席世承忽然就乐了。

  怎么一点心思都藏不住?

  他看向好哥们,抬了抬下巴,“换一个。”

  陆勋:“我就会这一个。”

  池晚闲着无聊,看着面前的牌,随手掀了一张,夹在食指和中指之间,“我给你们表演一个吧。”

  周围的阔少们都看向她。

  席世承挺意外的,“你会变魔术?”

  池晚神秘地笑了笑:“看好了,别眨眼哦,我可是顶级魔术师。”

  在一群人的注视下,她松开了手,掌心向下。

  仿佛有看不见的磁力,牌卡悬浮在空中,随着她的手移动。

  陆勋瞪大了眼睛,一愣一愣的。

  事实上……

  兔子举着牌卡,跟着池晚的手跑前跑后:“晚晚,你这个大骗子!”

  ……

  舞池中央,厉书白表情冷淡,看向池晚的方向。

  见她被一群臭男人围着,陆勋那小子还凑得那么近,他不小心踩了人家千金的脚。

  在女孩哀怨的目光中,厉书白停了下来:“抱歉。”

  接下来,池晚又表演了几个“魔术”。

  她盖着牌,询问席世承,嗓音轻软:“你刚刚选的牌,是什么?”

  席世承想了想,“红心a。”

  池晚随手一抹,把牌面翻过来,桌面上赫然就是红心a。

  席世承目光顿住,有些不可思议。

  池晚露出人畜无害的笑:“我厉害吧?”

  席世承没说话,盯着她看的时间有点久,慢慢摩挲着手上的戒指。

  半晌,他点头,向前倾身,瘦削苍白的手落在扑克牌上,“怎么做到的?”

  同一时间,池晚的手也落了下来:“我教你呀。”

  两人的手叠到一起,席世承动作微顿。

  女孩的手白嫩,细长,指甲的形状很漂亮,涂着樱粉色的甲油,光泽莹润。

  视线上移,纤细手腕上,绑着一条薄纱发带,她弯着腰,显出性感的锁骨,脖颈纤长,宛如优雅的白天鹅。

  池晚今天戴了一条鸽子血项链,随着她弯腰的动作,殷红的宝石前后摆荡,胸口的肌肤白得晃眼。

  席世承移开手,带倒了距离自己一侧的酒杯。

  杯口倒下来,里面的葡萄酒淌了他一身。

  “怎么这么不小心?”

  池晚急忙站起来,从包里翻出纸巾,蹬蹬小跑着绕过桌子,弯下腰,刚要帮他擦擦,席世承握住了她的手腕。

  他垂眸,喉结滚动:“我自己来。”

  池晚站在一边,脑海里忽然响起闷沉的声音。

  恭喜,你解锁一张新的牌卡:席世承的温柔凝视。

  池晚:“咦?这张牌卡是什么意思?”

  意味着牌卡人物与你的关系加深。

  兔子欢呼雀跃:“好耶!下一个目标,小狼狗!嗷嗷~”

  池晚淡定地收下牌卡,“还早得很呢,才刚加了微信而已,你没发现,席世承在刻意和我保持距离吗?”

  碰个手就反应这么大,看来,豪门浪子比她想象中要纯洁啊。

  金婚宴进行到中途,厉书白和席董打了招呼,通知池晚回家。

  席世承跟着走出来,算是礼貌性送送他俩。

  池晚俏生生站在门口,招财猫似的,和席世承告别。

  厉书白的眼神辨不出喜怒,“上车。”

  晚上凉,池晚的腿暴露在空气中,白生生的,长直,很是惹眼。

  厉书白拎起车后座的外套,扔池晚身上,“我不批病假,感冒了扣你工资。”

  池晚眼神怨念:……黑心的资本家!

  她低头上了车,收回两条腿,外套遮住膝盖。

  厉书白搭着车门,回头。

  席家门口,席世承站在台阶上,双手插兜,别墅的灯光为他修长的身形勾了一层金边。

  面无表情看一眼厉书白,席世承看向敞开的车门。

  池晚坐在后座,光洁的腿盖着厉书白的外套,低头玩手机。

  嘭地一声,厉书白上车,关门。

  迈巴赫平稳地向前开,逐渐消失在瞳孔中。

  席世承站了一会儿,转身,进了别墅。

  ……

  回到家,池晚上楼洗了澡,想起手机还在客厅茶几上,又穿着睡衣下去拿。

  走过楼梯转角,下了几层台阶,她看见厉书白靠着沙发,漆黑的后脑对着她,正跟谁视频通讯。

  池晚有些意外,没想到厉书白还没睡。

  视频里的顾小栀忽然不说话了。

  厉书白身后的楼梯上,站着一个漂亮的女生,穿着保守的上下分体式睡衣。

  刚洗了澡,头发还湿着,走姿闲散随意,像是在自己家一样。

  顾小栀沉默很久,脸上重新扬起笑,声音像往常一样甜美:“厉书白,她是谁?”

  看见身后的池晚,厉书白陷入沉默,一句话也没解释,结束通讯。

  池晚一脸懵逼。

  她拿个手机而已,不会影响到剧情走向了吧?

  池晚抓了抓头发:“厉总,抱歉我不知道对面是你白月光,你要不,赶紧跟她解释一下?”

  厉书白没有回答,良久,他捡起池晚的手机,起身,来到楼梯前。

  见她眨巴着眼,面上有担忧,有愧疚,唯独没有伤心,厉书白心情复杂:“你……一点都不难受?”

  池晚用力点头:“难受啊我可难受了!”

  厉书白心头一宽。

  就见池晚攥着睡衣下摆,小心翼翼问:“你不会扣我钱吧?万一你们俩掰了,你看……我这替身还能继续当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