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第 1 章 第1章

小说:万人迷女配只想当替身 作者:斯文天许 更新时间:2021-11-25 04:18:55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池晚睁开眼。

  瞥见对面的镜子,不由微微一怔。

  ……仙女你谁?

  扶着浴缸站起来,池晚低头看了看。

  款式保守的白色连衣裙被水洇湿,袖子很长,裙摆掩住脚腕,不符合她平时的穿衣风格。

  空气里残留着一缕烟草味,池晚扭头,看见浴室外面站着一个陌生男人。

  那人正在打电话,走来走去十分焦躁。

  “出人命了,不是说那点剂量不会有事吗?”

  咔哒一声,男人闻声回头,看见已经没了呼吸的女孩站在浴室门口。

  池晚按了按隐隐作痛的脑袋,还没搞清楚状况。

  ——这哪?这大兄弟是谁?

  男人关掉手机朝她走过去,池晚警惕地握起拳头,忽然听见一声冷酷软萌的——

  “啊哒~!”

  毛茸茸的雪球斜刺里冒出来,抬起一条小短腿,摆出著名的功夫姿势,瞬间把男人踹倒。

  一阵丢麻袋似的东摔西揍,男人鼻青脸肿的晕了过去。

  池晚看着武力值爆表的小家伙,陷入沉思:她是不是在做梦?

  收拾完炮灰,坏兔子扭头,凶狠的眼睛秒变水汪汪。

  池晚:“……”

  毛绒绒的屁股坐在男人脸上,兔子双手抱胸:“池女士,恭喜你成为天选之女,来到书里的世界。”

  原来是穿书了。

  这类小说没看过上百也有几十本,池晚戳了戳它的包子脸:“你是系统?”

  兔子跳起来,在男人脸上蹦跶,挥拳呲牙:“不许用那个蠢名字叫我!”

  池晚想了想看过的穿书题材,淡定问:“好吧,是让我帮助反派扭转悲惨人生,还是搞事业走向人生巅峰?”

  兔子摇头:“你已绑定一款真人沉浸式乙女恋爱游戏,任务是攻略牌卡上的男人,让他们为你痴狂,非你不可。”

  它打了一个响指,空中浮现四张长方形牌卡。

  四张人物卡牌悬在池晚面前,散发着神秘的黑红色气息,每一张都是待解锁状态。

  其中一张牌和另外三张不同,卡牌上印着一个问号。

  池晚的手指拂过四张牌卡:“同时攻略四个人,总有浪翻车的那天,我不想惹上麻烦。”

  兔子摸着下巴坏笑:“大胆浪,再帅的男人都只是一段数据。不过,如果强制退出游戏,现实世界正在沉睡的你,会瞬间脑死亡。”

  池晚想起来,她睡前正在玩一款大热的恋爱经营手游,恨不能四个纸片人全都要。

  所以……在梦里做一回海王也无妨?

  池晚斜睨着兔子,弹了弹它的脑瓜壳:“别人家的系统都很大方,我玩这个游戏,有什么奖励吗?”

  是积分折现?还是超能力金手指?

  兔子懵逼了一秒:“当,当然。”

  池晚这才满意,弯下腰抬起手:“成交。”

  稀里糊涂举起爪子,和她击了个掌,兔子挺起软乎乎的腹肌:“好,我们现在就去——”

  池晚打断它昂扬的斗志:“等等,先捋一捋书里的剧情。”

  兔子跳在桌子上,开始绘声绘色地讲前情提要。

  这具身体的主人也叫池晚,是一本总裁文里的替身女配。

  原主性格懦弱,被公司同事排挤,离职后在一家高档饭店找了份弹钢琴的工作。

  男主厉书白初次见到她,失神良久,在店里坐了一个下午才离开。

  从此以后,他每个周末都会来这家店,临走时将一支白玫瑰放在钢琴上。

  玫瑰积攒成庞大的花束,池晚被英俊的厉总打动,与他谈心,约会,逐渐爱上了他。

  直到大总裁将一纸替身协议放在她面前。

  池晚才知道在厉书白眼里,她只是女主的影子,接近她仅仅是因为自己那张和女主相仿的脸。

  池晚心中难过,却狠不下心离开,默默签下协议,在厉书白的身边做着女主的替身。

  女主回到男主身边后,厉书白绝情地斩断和池晚的一切联系。

  为了证明自己的真心,替身协议里许诺的丰厚报酬,池晚一分钱没要。

  得知两人婚讯,池晚丧失理智,为爱整容成女主的模样纠缠厉书白,换来的却是大总裁的厌恶。

  婚礼现场,池晚歇斯底里大闹,厉书白叫保镖把她赶出去,一个眼神也没给她。

  幸福的女主千篇一律,不幸的女配各有各的悲哀。

  包子性格的原主令池晚怒其不争,还有些心疼:“真傻,属于自己的报酬为什么不要?男人哪有钱袋子重要。”

  厉书白连一百块津巴布韦币都不值,送上门的羊毛不薅白不薅啊喂!

  兔子讲完女配的结局,突然手舞足蹈:“啊哈,任务来喽。”

  空中浮现出科技感十足的半透明框。

  今晚来参加假面舞会的男人非富即贵,席世承是否也在场?任务:找出攻略目标人物,与对方肢体接触10秒。

  时间限制10分钟,超时会有惩罚。

  倒计时开始,0959

  伴随着锁链断裂的声响,一张人物牌卡主动飞到池晚手中。

  卡面上是人物肖像和小字说明。

  ——席世承:26岁,豪门浪子,席氏集团继承人。乱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疑似精神心理性ed,爱玩却从不认真。攻略难度:三颗星。

  原本信心十足的池晚看到ed的英文缩写,瞬间呆住:“我要怎么攻略一个不举的男人?”

  兔子在柔软的床上翻了个身,毛绒绒的尾巴球弹了弹,显然不会给她任何帮助。

  尽管这只兔子看起来很不靠谱,池晚还是信了它的话。

  不攻略,就会死。

  地上的炮灰男仍然在昏迷,池晚拿起他放在酒柜上的面具。

  今晚是即将签署替身协议的时间点。

  从厉书白的助理口中得知,男主今晚出席朋友举办的私人舞会,社恐的池晚鼓起勇气来找他,被现场热烈的气氛和千奇百怪的面具吓退。

  她在走廊里打转,戴面具的侍者上前,问她是否需要帮助。

  刚毕业没多久的原主涉世未深,喝了侍者招待的饮料后,对方以带她去见厉书白为由,把她引到了房间内。

  几分钟后,池晚死了。

  ……

  踢一脚地上昏过去的侍者,池晚蹲下来,在他身上摸索一阵,手指夹出舞会的邀请卡。

  或许原主的意外死亡吓到了这个男人,他曾试图淋冷水让她醒来。

  身上的连衣裙还淌着水,她得换身新的行头。

  池晚戴上面具,拉开房间的门,朝走廊上的侍者打了个手势。

  戴着金色面具的西装男走过来:“女士,需要帮助吗?”

  池晚:“帮我送一条小号的裙子过来。”

  侍者们在富豪圈子里耳濡目染,究竟是见过世面的真千金,还是一身名牌费尽心机想跻身上层的假名媛,他们一眼就能辨别出来。

  但这次,火眼金睛的侍者却走了眼。

  池晚身上有一种从容的气质。

  她穿着a货连衣裙,脚下是高仿的纪梵希凉鞋,语速不急不缓,使唤人的口吻理所当然,西装男丝毫没怀疑她的身份。

  侍者恭敬点头,为她取来一件奢侈品牌纸袋包装的红色晚礼裙和一双银色高跟鞋。

  担心她感冒,还礼貌询问她需不需要泡个温泉。

  进度条还剩下三分钟。

  池晚把侍者打发走,拆去吊牌,换上性感的晚礼裙,穿上高跟鞋大杀器,拉开门,优雅地朝宴会厅走去。

  这场圈内人的假面舞会保密度很高,为了玩的尽兴,面具后的资本家后代们互相不知道彼此的身份。

  走到宴会厅门口,池晚被戴面具的侍者拦在了外面。

  池晚扬了扬手里的邀请卡,把手机递给他。

  西装男收下手机,拿仪器对着池晚从头到脚扫描一遍:“您可以进去了。”

  池晚裙尾摆荡,如气场万千的美人鱼,与门口的侍者擦身而过。

  刚一入场,瞬间成了人群中的焦点,深v露背的设计性感大气,漂亮的蝴蝶骨牢牢吸引了过往男女的目光。

  倒计时:0130

  兔子屁颠屁颠跟着她:“在场的19个男人全部戴着面具,你要怎么找到席世承?”

  池晚看了看周围。

  除了她之外,好像没人看得见这只兔子?

  端着托盘的侍者从身边经过,池晚随手拿走一杯香槟,穿过人群,视线落在不远处的男人身上,又轻轻移开,看向下一位。

  席世承是乙女恋爱游戏里的纸片人之一。

  就算看不到脸,光凭气质也应该能认出来。

  倒计时:0030

  脑海里秒针的声音仿佛擂鼓,池晚面具下的鼻尖渗出了细汗。

  经过一群谈笑风生的年轻男女,池晚脚步一顿,第六感格外强烈,看向人群中间的男人。

  那人戴着白色的面具,曲着腿,窝在暗红色的沙发里,气质漫不经心。

  他拎着高脚杯,戴着戒指的手骨节分明,挽起的黑色袖口下,陀飞轮腕表反射着轻奢的微光。

  就算看不到脸,他也是众星捧月的那位。

  兔子从蛋糕上拔了一颗草莓,啊呜咬了口,腮帮子一鼓一鼓的:“还剩6秒,5,4,3,……”

  池晚轻呼一声,左脚崴了一下,酒杯里的香槟不小心洒在了那人衣服上,纤细的身子失去平衡,往男人坚实的胸膛倒去。

  突然被洒了一身酒,戴着面具的男人抬头,看见一抹纤浓合度的红影即将摔在自己身上,下意识伸手,想要扶住她。

  肢体相触的前一秒,池晚手腕一紧,被身旁的谁硬生生拉了回去。

  池晚后退两步,撞到了一具染着男性气息的胸膛,踉跄着站稳,散发的怨念快要化为实质。

  ……是谁?坏老娘好事……

  她转过头,与戴着狼面具的男人四目相对。

  刚要说话,却发现自己发不出声音。

  很遗憾,任务完成得不够出色。超时惩罚:禁一小时。

  这道金属声被特殊处理过,闷粗沙哑,池晚在心里问:“你是真人,还是人工智能?”

  脑海里的声音没有回答。

  及时拉了她一把的男人松开手,面具后的眼睛古潭无波,看着池晚:“没事吧?”

  池晚摇头表示没事。

  还好惩罚只是变成哑巴,要是扣钱什么的,她绝对会哭晕在厕所。

  兔子醉醺醺瘫在蛋糕里,抱着红酒打了个嗝:“厉书白一定没认出你。”

  池晚:?你说他是男主??

  池晚眼睛发亮。

  没记错的话,厉书白让律师拟定的替身协议里,除了别墅豪车之外,还会支付给原主八百万的酬劳。

  这个数对动辄天凉王破的大总裁来说不算什么,但对于目前的池晚却是一笔巨款。

  厉书白在她眼里就是行走的大肥羊,是通向富婆之路的第一桶金,她怎么能不心动?

  见池晚目光炯炯地望着自己,眼神不像崇拜,更无关爱慕,厉书白疑惑了下,在记忆里回想一张张见过的面孔。

  厉大总裁很确定,他并不认识眼前这位人间富贵花。

  富贵花小姐高冷的一句话不说,厉书白也没再开口,各自移开目光。

  首次任务失败,攻略纸片人的目标池晚可没忘。

  与大肥羊男主打了照面后,池晚将酒杯放在侍者的托盘里,踩着亮闪闪的银色高跟鞋,哒、哒地来到了沙发跟前。

  席世承的黑色绸质衬衫洇湿一片,旁边谁的手及时递来叠好的手帕,他顺手接过,简单擦几下,忽然闻到一阵清淡的香味。

  还没反应过来,手里的帕子被一只莹白柔软的手抽走。

  池晚弯下腰,将几缕发丝顺在耳后,露出白皙小巧的耳朵,仔细擦着他昂贵的衬衫。

  席世承毫无防备,保持着半敞开怀抱的姿势,看着眼前陌生的女人,任由她擦拭自己的衣服。

  池晚擦了擦他身上的水渍,弯起眼睛笑了下,仿佛做了错事的孩子,两手温柔地比划哑语:不好意思,我赔你吧。

  席世承望着面具后清澈的眼睛。

  池晚从水里出来,发尾还湿着,乌黑微蜷的长发散在肩头,红色抹胸裙衬得肌肤白得发亮,如奶油一般诱人。

  偏生她有双孩童一样天真的眼睛,勾人不自知。

  衣冠楚楚的男人们交头接耳,为她不能说话感到惋惜,也对池晚的长相充满好奇。

  “不用你赔。”

  面具下的嗓音低磁冷淡,修长的手拽了拽散开的领口。

  池晚高悬的心脏落回原地,偷偷松了口气。

  刚才时间紧迫,情急之下才想到这个办法,放手赌了一把——赌席世承会接住她。

  豪门太子爷的这款衬衫价格不便宜,池晚做好了掏空钱包的准备。

  原主没有固定收入,弹钢琴的工作也辞了,目前住在厉书白的别墅里,名下银行卡、微信、支付宝里的余额加起来不超过五千块。

  穿书之前,池晚好歹是富婆姐妹团的高级会员,一朝回到解放前,心情不是一般的e摸。

  靠山连山都会倒,更别说靠男人。

  除了割厉书白的韭菜之外,她得找点别的挣钱路子,尽快恢复财务自由,重温富婆の一万种快乐。

  ……

  在签署替身协议之前,池晚不想让厉书白认出自己,在卫生间换回了两百块的连衣裙和高仿鞋子。

  午夜钟声响起,宛如美梦破碎的仙度瑞拉,池晚比他提早一步离开了公馆。

  一小时过去,禁自动解除。

  池晚招手叫了辆出租车,报了水岸别墅的地址。

  按照原主的样子把头发挽成花苞,池晚紧紧盯着车上的打表器。

  价格每上升一块,她的心就跟着抽痛一次。

  “哎师傅,你别绕远路呀。”

  厉书白的别墅在远离喧嚣的山区,地图软件显示预计48分钟左右的车程,这都一个小时了。

  从后视镜里看到池晚的表情,出租车师傅心里鄙夷:住富人区还这么抠门,亏你还是富家千金呢。

  池晚总有这样的本事。

  就算她穿一件拼夕夕四十九块九的裙子,戴着塑料排钻戒指,别人也会以为她是有钱人家的大小姐。

  下车前,池晚扫描二维码,把车费转到司机的支付宝里。

  唰一声,池晚听到了小钱钱入账的提醒。

  余额:-95.5元。

  心疼,哪里都疼。

  事实证明司机的确绕了远路。

  进了门,看到提前到家,甚至还洗了个澡的厉书白,池晚顿了一下,在玄关处换了鞋,拎着手袋走进去。

  厉书白拿毛巾揉搓湿漉漉的头发,随口问:“去哪了,这么晚才回来。”

  丢了包,池晚在沙发上坐下,瞥见茶几上的协议书,先发制人:“这是什么?”

  她身躯前倾,手按在薄薄的协议书上,准备拿起来翻看。

  微表情把控的刚刚好,嘴角翘起,眼眸亮晶晶的,仿佛不知道等待她的将会是什么。

  厉书白把毛巾挂脖子上,大步走过来,弯腰,指尖压住文件的另一端。

  池晚拽了一下,没拽动:“……”

  厉书白刚拟好协议,本想找个合适的机会再跟她谈。

  但池晚的目光太过迫切,他停顿了下,缓缓直起腰,松了手。

  与其让她沉溺在虚假的梦里,不如尽早把话说清楚。

  何况,池晚有个欠下债务的赌鬼父亲,她很需要钱。

  他这么做,只是各取所需而已。

  厉书白在对面坐下,抬下巴示意:“看吧。”

  对面的池晚翻动着专业律师起草的协议书,一目十行,快速扫了一遍,目光落在报酬那一行,果然是——

  八百万。

  发了。

  池晚听见自己心花怒放的声音,看厉书白都顺眼了不少,故作不明白,尾音上扬:“替身协议?”

  没有预想中的质问,更没有生气或是哭鼻子,她的冷静,让厉书白有些意外。

  沉默一会,厉书白简单交代了他和顾小栀的故事。

  为了成为更出色的珠宝设计师,白月光出国深造,厉书白思念成疾。

  “见到你第一眼,我就把你错认成了她。”

  “抱歉,隐瞒了这么久。你不是小栀,我也不可能对你动心。”

  啧,老渣男了。

  既然他想做交易,那她一定会是合格的替身。

  只谈钱,绝不谈感情。

  池晚巴不得厉书白有这样的觉悟,确认一遍协议上面的某条规定:“不牵手拥抱以及……深入的亲密关系?”

  厉书白望着池晚。

  相识以来,他们从未有过恋人之间的亲密举动,让池晚辞去工作,搬进别墅来住,也只是为了从她身上寻找顾小栀的影子。

  厉书白语气冷了些:“美墅超跑你随便挑,洗衣做饭有菲佣,不干涉你的私生活,除此之外,我会帮你父亲还清债务。但有一点,别妄想取代她。”

  池晚内心震了一下:……还有这种好事?

  果然是书里的世界,现实中这样的冤大头可难找,长相俊美还用情至深的霸道总裁更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

  经他提醒,池晚才想起来,原主貌似是有一个扒着她吸血的赌鬼父亲。

  池晚笑笑,“钱直接打我账上吧。我爸年纪大了,容易被人骗,他拿着我不放心。”

  厉书白点了点头,“看完了?”

  池晚喝一口水,出于职业本能,逐字逐句看里面的内容:“别急呀,这么多字,我得慢慢看。”

  不怪她处处谨慎,想动男人的钱包可没那么容易,更别说是精明的有钱男人。

  万一厉书白留了一手,跟她玩文字游戏,竹篮打水一场空还算好的,让她稀里糊涂背上巨额债务,反手把她送局子里都有可能。

  白纸黑字签合同的事,一丝马虎都不行。

  厉书白往后一靠,耐心等她看了半小时,“有什么问题?”

  池晚的专业和法律八竿子打不着,学历也一般,能看出什么名堂?

  一声不吭这么久,这是在故意拖延时间,跟他闹脾气呢。

  厉书白有些好笑地想。

  池晚在现实世界是斯坦福毕业的法学硕士,合同里的文字漏洞逃不过她的眼睛。

  确定这份协议没有问题,已经是四十分钟以后。

  池晚拿着文件,抬起头,欲又止地望着厉书白。

  “关于替身的事……”

  厉大总裁毫不意外。

  果然,她不可能会答应。

  毕竟为了他,连自由都可以割舍,怎么甘愿只做别人的替身?

  厉书白做好了池晚情绪失控,甚至撕毁协议书的准备。

  他靠着沙发,手随意搁在两侧,撑着头,“不愿意?”

  “那倒不是,”池晚不好意思笑了笑,“这八百万能分期给吗?另外,替身期间的所有经费,你看,是不是得报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