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二十七章 残酷世界的一角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2-03 23:36: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李鱼想要借助特事局赚取功德,而姜宁则看中了李鱼的实力,所以双方的合作也是一拍即合。

  这时点的菜送上来了,姜宁和许一竹也都招呼李鱼吃菜,本来许一竹这个道士还想说什么,可是被姜宁瞪了一眼,他也不敢再说话。

  李鱼看着眼前丰盛的菜肴也是心中发愁,他自从醒来之后,就对食物失去了欲望,甚至连味道都闻不到,除了上次在空间里,吃了点没有味道不能充饥的假菜外,他根本没吃过任何东西。

  不过李鱼还是有点不甘心,他以前也自称是个吃货,对美食的兴趣很大,如果活着不能干饭的话,那人生还有什么乐趣可?

  想到这里,李鱼也终于伸出筷子夹了块虾仁,然后放到嘴里嚼了起来。

  随即李鱼悲哀的发现,自己根本尝不出任何味道,和那天他在空间里,吃自己变出来的假食物没什么区别,甚至还多了一种恶心感,让他无论如何也咽不下去。

  最后李鱼装做拿纸擦嘴,然后把虾仁吐了出来,随后喝了点水。

  相比食物,喝水倒是可以咽下去,但李鱼长时间不喝水也不会死,就是皮肤会有点干。

  “李先生怎么不吃,是不是这里的菜不合胃口?”姜宁发现李鱼只动了一下筷子就放下了,于是也好奇的问道。

  “不是,自从我做了城隍,人间的食物对我来说也就可有可无了。”李鱼为了不暴露自己僵尸的身份,只能再次装逼道。

  “难道说您已经达到传说中的辟谷境界了?”旁边的许一竹终于忍不住插嘴道,看向李鱼的目光中也满是震惊。

  辟谷是道家的一个境界,据许一竹所知,现在这世上几乎无人可以达到,就算是海城与京城的几个道家高人,也需要食物补充身体所需。

  李鱼则是微笑不语,不承认也不否认,这也更让许一竹肯定了自己的猜测。

  装逼这种事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讲究的就是熟能生巧,照李鱼这个速度下去,迟早都能达到逼王之王的境界。

  相比于李鱼,姜宁的饭量却是奇大,各种大鱼大肉全都进了她小小的嘴巴里,毕竟她是个武者,对能量的需求也比较大,旁边的许一竹倒是正常的饭量。

  饭后,双方又商量了一下合作的细节,然后姜宁才让许一竹送李鱼回去,她需要处理一下女鬼事件的善后事宜。

  “大佬,请您一定要考虑一下,我是很诚心想做您手下的!”刚一上车,许一竹就旧事重提道,身为一个擅长抓鬼的道士,城隍的神职对他简直太重要了。

  “咳,神职也不是什么人都能担任的,不但需要实力,而且对品性也有很高的要求,咱们才刚认识,所以我也不敢轻易的将神职许诺给你!”李鱼满嘴胡扯道。

  “没问题,我可以等,虽然我实力不如老大,但也不算差,至于品性您就更不用担心了,见到老人摔倒,我都是第一个冲上去扶的!”

  许一竹拍着胸脯保证道,只是李鱼感觉这家伙比自己还会胡扯,世界首富也经不起他这么败家。

  “对了,刚才看你们打女鬼时那么吃力,为什么不多叫几个人?”李鱼转移话题问道,刚才要不是他帮忙,姜宁和许一竹说不定就要吃亏了。

  “没了!”许一竹摇头道。

  “什么没了?”李鱼愣了一下。

  “我们江城分局就我们两人,再也没其它人了。”许一竹解释道。

  “什么!这么大的城市,就你们两人?”李鱼一脸不敢相信的问道。

  “也不能说局里只有我们两人,只是局里大部分都是后勤人员,负责情报、收尾等事宜,真正在一线处理案件的,只有我和老大两个,毕竟我们遇到的案子普通人也帮不上忙。”许一竹再次解释道。

  “我算是明白了,怪不得姜宁那么想把我拉到你们局里!”李鱼一拍脑门道,他感觉这个特事局似乎有点坑啊。

  “其实江城这边已经算不错了,因为这边距离海城比较近,异类案件也多一些,所以才有我们两个坐镇,如果到内陆一些比较安全的城市,可能几个城市才会有一个修者坐镇。”

  许一竹说到这里顿了一下这才道:“比如我有个师兄,他自己就负责三个城市的特事局,遇到一些他无法解决的案件,他也只能向其它城市求援。”

  “修者的数量这么少吗?”李鱼闻也再次惊讶的问道。

  “很少,毕竟从几百年前灵气寂灭之后,修行者也走到了末路,许多人苦修一辈子,却连最基础的灵气入体都做不到,导致后来大部分人都放弃了,绝大部分修行门派也断了传承。”

  许一竹说到最后也难得露出严肃的表情,那几百年绝对是修行界最为黑暗的时代。

  “幸好在十几年前,灵气再次复苏,我师父那代人苦修大半辈子,终于摸到了修炼的门槛,那时才开始有修者出现,可是时间还是太短了,所以修者的数量严重不足,再加上异类作乱,修者伤亡很大,更让修者的数量增长十分缓慢。”

  “修者的死伤很严重吗?”李鱼听到这里也想到夜游,当即问道。

  “很严重,我师父收了十几个弟子,现在还活着的只剩下六人,不足原来的一半,我和老大也是一年前才来江城上任,因为原来江城的特事局遇到异类做乱,所有人都死了。”

  许一竹给李鱼揭开了一个残酷、血腥的世界一角,这也是姜宁为什么想拉李鱼入伙,而他则厚着脸皮也想讨一个神职的主要原因。

  正在这时,车子也到了城隍公园外,许一竹尴尬的一笑道:“公园是禁地,我在这里都能感受到威胁,所以就不送您进去了。”

  “不必这么客气,我比你大几岁,以后就叫我鱼哥吧,我朋友都这么叫我。”李鱼笑道。

  刚才在吃饭时李鱼了解到,许一竹其实才二十一岁,姜宁比他大几个月,但两人年纪轻轻却已经扛起了保卫一城安危的重伤。

  “好,鱼哥你好好考虑一下我的事,至于你需要的东西,很快就会有人送到这里。”许一竹也没客气。

  李鱼打开车门就要下车,却忽然又停了下来,然后对许一竹笑道:“刚才那个女鬼流下不少的眼泪,我看到你在事后都收了起来,那应该是我的战利品吧?”

  感情归感情,但亲兄弟还要明算账,更何况李鱼也想知道女鬼流下的眼泪有什么用处?

  许一竹立刻苦着脸道:“鱼哥,真不是我贪图你的战利品,而是鬼泪只对鬼魂有用处,或者是让我们做施法的材料,一般人拿了也没用。”

  “拿出来我看看!”李鱼听到鬼泪对鬼魂有用处,心中也是一动道。

  许一竹无奈,只得把自己悄悄捡起来的鬼泪拿出来,他用一个袋子盛着,里面大概有二三十粒,只有米粒大小,通体血红,看起来就像是血色钻石一样。

  看着这些血钻一样的鬼泪,李鱼忽然感觉这东西好像对自己有点说不上来的吸引力。

  “咳,我也不是小气的人,刚才困住女鬼你也出了不少力,所以咱们见面分一半怎么样?”李鱼提议道。

  “好!”许一竹也立刻答应,毕竟女鬼能流泪,主要还是李鱼的功劳,人家分他一半已经十分大方了。

  拿着鬼泪回到老宅,这时已经是下午了,李鱼关上门把城隍书取出来道:“夜游你快出来,有好东西给你!”

  然而让李鱼没想到的是,本来应该藏在书中的夜游却没有回应,这让他也愣了一下,随即再次叫道:“夜游?夜游你在吗?”

  连问了几声,夜游依然没有回答,这下李鱼也吓坏了,闭上眼睛感应了一下,随即就震惊的瞪大眼睛,因为他发现夜游竟然不在书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