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二十四章 不打不相识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2-02 15:50:0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李鱼自认露出了这辈子最为和蔼的笑容,并且主动开口打招呼,想要给对方留个好印象,免得引起冲突。

  然而迎接李鱼笑脸的却是一只娇小却又坚硬无比的拳头,“轰”的一声砸在他的胸口。紧接着就是一顿连招,直接把李鱼打懵了。

  痛倒是不痛,李鱼体内的那股气能够自动防御,也没让他受伤,但他就是觉得委屈,不是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吗,怎么自己笑脸迎人,却还挨了打。

  “呀~”最后姜宁提着李鱼将他甩了起来,随即“轰隆”一声狠狠的砸到地面上,将地面砸出一个人形大坑,碎裂的地板四处飞溅。

  “似乎也不怎么样吗?”姜宁喘了口粗气道。

  这个让她感觉无比危险的男人,竟然被她一击得手,这一顿连招下来,就算是实力比她高一级,恐怕也会吃不消。

  然而让姜宁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只见地面的男人一骨碌坐了起来,目光幽怨的看着她质问道:“为什么打我?”

  “竟然还能说话?”姜宁大吃一惊,但做为一个武者,她只相信自己的拳头,于是飞身又是一拳轰向李鱼。

  这下李鱼也不干了,好端端的被人揍了一顿,哪怕是个泥人也会发火。

  因此只见李鱼跳起来也不躲闪,直接伸开双臂就抱了上去。

  李鱼没学过武,有限的经验告诉他,自己想要还击的话,只能用最无赖的办法,那就是抓住对方,用自己强大的力量控制住她,否则只会陷入被动挨打的局面。

  姜宁这时也是全力以赴,一拳砸中李鱼的左肋,几道气劲钻进他的体内。

  可惜这种攻击对李鱼根本无效,只见他两条手臂像是钢筋一般抱向姜宁。

  但姜宁却像是一条泥鳅一样,从李鱼的腋下钻出,随即又是一脚踢向他的后腰。

  李鱼却拼着挨了一脚,右手闪电般的抓住了姜宁的一条腿。

  姜宁也大吃一惊,另一条腿如闪电般弹出,直踢李鱼的咽喉。

  可惜现在主动权握在李鱼手中,只见猛一用力,拽着姜宁的腿就把她甩了起来,踢向咽喉的一脚自然也落空了。

  “轰~”李鱼抡起姜宁,狠狠的砸到地上,随后感觉不解恨,于是又照样来了两下。

  姜宁被砸的七荤八素,感觉全身的骨头都快被摔断了。

  但姜宁却临危不乱,在李鱼将她再次甩起来时,她的身子忽然一缩,竟然像条蛇一般顺着李鱼的手臂缠了上来。

  如果换做一般人,姜宁直接就将对方的手臂给绞断了,但李鱼的力量惊人,她根本就绞不动,最后只好用缠字决,手脚并用缠住李鱼身体上的各处关节,让他有力使不出来。

  李鱼也发现自己的手脚被对方缠住之后,竟然有力用不上,最后他也站立不稳,两人一下子摔倒在地,但姜宁却绞的更紧了。

  “你神经病啊,上来就打人!”李鱼暂时挣不开,又看不到背后的姜宁,只得怒骂道。

  “你才神经病,控制别人的宠物狗杀人,别以为这个世上就没有人可以管得了你!”姜宁气喘吁吁的道,她虽然绞住了李鱼的手脚,但却无法进一步制服对方。

  “谁杀人了!”李鱼气的大吼,打人也就罢了,竟然还污蔑自己杀人,这也太欺负人了,真不拿城隍当神仙吗?

  “还不承认?”姜宁冷笑一声,“花园小区八幢一单元401的案子是不是你犯的?”

  “是我又怎么样,那个女人明明还活着!”李鱼气的反驳。

  “哼,花园小区的那个女人的确活着,但隔壁爱民小区却死了两个,重伤三个!”姜宁再次怒斥道。

  “爱民小区死人关我什么事?”李鱼闻也愣了一下,随即再次反问道。

  “他们都和花园小区的那个女人一样,被自己养的宠物狗攻击,造成两死三重伤,另外还有六人也多处受伤,这么明显的证据你还不承认,如果你不是真凶,我当场叫你爷爷!”

  就在姜宁的话音刚落,只见一个戴着耳机的年轻的飞奔而来大叫道:“宁姐……”

  “谁让你们过来了!”没等年轻人把话说完,姜宁就恼火的打断道。

  她处理这些特殊事件时,是严禁后勤人员靠近的,并不是她霸道,而是特殊事件对于普通人来说太过可怕,有时他们非但帮不上忙,反而还可能把小命搭上。

  “不是……是道长那边传来消息,说是他已经困住了宠物狗伤人案的真凶,现在想请您过去帮忙!”年轻人吓的不轻,但还是把话讲完道。

  李鱼感觉背后的姜宁身子一僵,气氛变得有些沉默。

  “孙女,你是不是该从我身上下来了?”李鱼抓住机会反击道。

  背后的姜宁脸一红,却还是嘴硬道:“现在还无法肯定你不是真凶,所以我还不能放你离开!”

  “那你就打算这么一直缠着我?”李鱼抖了抖肩膀道,姜宁就像是条八爪鱼似的,把他缠的死死的,现在也只有脖子能动。

  姜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放开了李鱼,两人从地上站起来,看起来都是狼狈不堪,特别是李鱼的衣服都破了几个洞。

  “你得赔我的衣服!”李鱼看着身上的衣服心疼的道,这身衣服是前几天刚买的,钱也是标子借给自己的。

  “行,要是证明了你的清白,我不但赔偿你的一切损失,还会正式向你赔礼道歉!”姜宁倒是十分爽快,颇有江湖儿女不拘小节的气度。

  “好,这可是你说的!”李鱼也十分大气,刚才他虽然被偷袭,但后来又打回去了,所以不算吃亏。

  “宁姐,道长那边似乎遇到麻烦了,一直催您过去!”刚才报信的那个年轻人这时再次催促道。

  “马上就走!”姜宁说着看了李鱼一眼,随后再次问道,“你是打算跟我一起走,还是和我们的人先去局里坐一坐?”

  “跟她一起!”李鱼还没开口,夜游就悄悄的提醒道,刚才她干着急帮不上忙,幸好李鱼的实力出乎意料的强,竟然和姜宁打个平手。

  “我和你一起,免得等下该赔我衣服了找不到人!”李鱼立刻道。

  姜宁也不放心让李鱼一个人去局里,因为特事局的人手紧张,能打的一线人员总共也没几个,局里都是后勤人员,万一李鱼发疯,可没有人能制住他。

  于是姜宁带着李鱼出了商场,天空的阴云散了,阳光从云层中射下来,李鱼也立刻打开了雨伞。

  “天都晴了你打什么伞?”姜宁看了李鱼一眼道。

  “紫外线过敏不行吗?”李鱼没好气的回道。

  这时车子开了过来,姜宁和李鱼一起上车。

  “爱民小区的案子到底是什么情况,为什么你们会怀疑到我头上?”李鱼在车上也忍不住问道。

  “就在你在花园小区犯下那桩狗伤人的案子后……”

  “打住,我那是为民除害,那条狗曾经多次伤人都没人管,后来丢了是被我找到送回去的,明明写好的奖励两千元,那个恶女人却一分不给,这种人就活该被狗咬!”李鱼气呼呼的反驳道。

  “好,就算你为民除害,可是在这件事后,爱民小区接连发生多起宠物狗伤人的事,案件几乎和你犯下的案子一模一样,你说我会不会怀疑你?”姜宁最后反问道。

  其实姜宁这时已经可以确定,李鱼应该不是案子的真凶,毕竟没有真凶会这么理直气壮的和她一起讨论案子。

  “那就奇怪了,难道是有人故意栽赃我?”李鱼摸着下巴自语道。

  可是他都死了两年了,醒来后也没接触几个人,谁会费这么大的心思去栽赃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