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10章 重逢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死了两年又活过来了,你小子这两年混的怎么样?”李鱼笑着回信。

  “还是那样,不过鱼哥你说实话,这两年到底去哪了?两年前忽然联系不上你,后来我们几个商量一下只能报警了。”标子再次发来信息。

  “说来话长,我的微信长时间不用被封了,手机卡也丢了,现在想解封都不行。”李鱼再次发信息道。

  “我有个微信小号,现在发给你先用着!”标子立刻发来信息,随后就发来他小号的帐号和密码。

  这下李鱼也终于松了口气,用标子的小号登陆微信,发现里面也没几个好友,其中最显眼的就是标子的大号,于是李鱼立刻发了语音通话。

  通话被接通,标子急切的问道:“鱼哥你可算是出现了,这两年你到底去哪了?兄弟们都担心死了!”

  “别提了,被骗到传销里关了两年,好不容易才逃出来,实在没脸和兄弟们联系。”李鱼撒了个谎,“对了,你们报警后警察那边查到我的什么信息了吗?”

  “没有,说起这个事我就生气,警局那边只登记了你失踪,两年来我打了好多次电话催,可都没有什么的进展。”

  标子说到这里忽然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犹豫,随后这才声音低沉的道:“后来我们实在没办法,所以就去找了许雅宁,毕竟她和你一个城市,家里又有钱……”

  “不要说了!”李鱼这时却忽然出打断道,如果可能的话,他实在不想听到任何关于那个女人的任何消息。

  “鱼哥,这本就是她欠你们的,要不是她,狗子也不会出事,你也不会被……”

  “以前的事就不要再提了!”李鱼再次打断标子道。

  “好吧,你说不提咱们就不提。”标子似乎叹了口气,紧接着又道“不过据我所知,她好像真的帮忙打听了一下,还找到你的房东,要回了一些你的东西,如果你去找她,应该能得到更多的消息。”

  电话这头的李鱼沉默了半晌,最终还是冷静的道:“我知道了,麻烦你们了。”

  “咱们兄弟还客气什么,你缺钱不?有住的地方吗?如果没去处就来我这里。”标子再次道。

  “钱倒不缺,我已经找到工作了,过年有空了再聚一下!”李鱼再次笑道,他现在这种情况,用钱的地方很少。

  “那就好,有什么需要可别和兄弟客气。”标子再次叮嘱道。

  聊了几句之后挂断,标子将其它几个朋友的微信号发给他,最后又发来五千块的转账,留让他先用着,不够了再开口。

  虽然李鱼说了不缺钱,但标子又不傻,毕竟李鱼连手机卡都没有,肯定是遇到困难了。

  李鱼看着手机上的转帖红包,心中也涌起一股暖流。

  随后李鱼又和其它几个朋友联系了一下,结果都和标子差不多,他们只知道李鱼两年前失踪,其它的什么都不知道,毕竟大家不在同一个城市里,平时也只能靠手机联系。

  天快亮了,李鱼也不敢耽搁时间,立刻往城隍公园的方向走去。

  路过一个二十四小时便利店时,李鱼进去买了把黑色的雨伞,店里可以用无线,用微信结账离开,他一直想验证一件事情。

  …………

  花园小区八幢一单元502主卧内,王如从睡梦中醒来,伸了个懒腰后,这才从床上坐了起来,如果不是丈夫不在家,她要负责送女儿去上学,恐怕她也不会这么早起床。

  想到昨天给女儿过生日的事,王如也气的一拍枕头,陈立志这个家伙竟然敢对她瞪眼,简直反了天了,还有那个死老太婆,肯定是装病,平时可没听说她心脏有毛病。

  王如想到丈夫和婆婆,也不禁冷哼一声骂道:“嗬……”

  “嗬……嗬……”

  无论王如怎么用力,嗓子里根本发不出任何声音,只有气流进出的嗬嗬声,听起来就像是一头坏了的鼓风机似的。

  这让王如也吓坏了,再也顾不得骂人,挣扎着站起来,然后又试着说话,可是根本没有改变。

  王如额头上已经满是冷汗,她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客厅,倒了杯水喝进去,本以为干涩的嗓子可以好一些,可是最终还是只能发出“嗬嗬”声。

  这下王如也彻底的崩溃了,她感觉自己好像真的变成哑巴了,一想到日后可能都不能再说话,这种对她来说简直比死还要痛苦。

  不过王如心中还存着一分希望,她要马上去医院,也许到了医院就能治好自己的嗓子了。

  女儿还没有睡醒,但王如却等不及了,叫醒女儿给她穿好衣服,然后拉着她下楼开车。

  路上王如还想给丈夫打电话,毕竟再怎么说两人也是夫妻,遇到事情她也第一个想到陈立志。

  但是电话接通后,王如才想起来自己没办法说话,于是只能挂断,含泪发了条微信。

  医院里的陈立志被老婆的电话吵醒,接通后对方却不说话,这让他也暗自猜测,难道她还在昨天的事生气?

  不过紧接着微信就发了过来,陈立志看到微信上的内容也瞪大眼睛,脑子里也想到了昨晚的梦境。

  “难道说昨晚我真的遇到了神仙?”陈立志不敢相信的自语道。

  “什么神仙?”病床上脸色有些苍白的老太太好奇的问道,她正是陈立志的母亲,昨天被王如这个儿媳气的心脏病发作。

  “哪有什么神仙,我是接到王如的信息,她说自己的嗓子坏了,现在开车来医院。”陈立志急忙否认道。

  “她那嗓子还能坏?我看是昨天吵的太凶,所以嗓子哑了吧?”这时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走过来嘲讽道,他正是陈立志的父亲陈洪,对于王如这个儿媳,他也已经忍到了极限。

  “老头子别瞎说!”老太太还是比较心软,当即对儿子道,“立志你过去接一下吧,也别把昨天的事放在心上,我现在已经没事了,你们两口子也别经常吵架。”

  “我哪敢和她吵架?”陈立志无奈的自语道,不过想到王如现在的情况,他也是精神一震,如果王如从今天以前就哑巴了,那他可就解放了。

  陈立志告别父母,自己快步来到医院门口,很快就见老婆王如的车子开进来,等到车子停下来后,王如就急切的下车,对着陈立志不停张嘴,可就是发不出声音,急的她眼泪都下来了。

  陈立志虽然心中暗喜,但表面上还要装做关心的样子问了几句,不过他也在担心,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万一治好了王如的嗓子怎么办?

  陈立志先把女儿送到父母的病房里,自己陪着王如去检察,结果做了一圈的检查,却发现王如的嗓子没有任何毛病,可就是发不出声音。

  这让医院的大夫也都是大呼不可能,他们从医这么多年,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

  …………

  城隍公园的老宅之中,阳光照在已经打扫大半的院子里,李鱼在屋子里打开雨伞,犹豫了一下这才走到阳光里。

  有雨伞挡着阳光,李鱼身上没有再冒黑烟,但他却感觉全身烫的厉害,就像是蒸桑拿一样,他怀疑再呆下去自己就要被烫熟了。

  就在李鱼坚持不住,要退回房间时,却忽然心中一动,城隍书被他召出来握在手中。

  一股清凉从书上传来,刚才那种滚烫的感觉消失大半,虽然还是烫,却已经可以忍受了。

  “关键是功德而不是这本书!”李鱼仔细感受了一下自语道。

  并不是城隍书让李鱼免于阳光伤害,而是之前注入书中的两点功德,这两点功德不但可以修复城隍书,似乎还有其它的妙用。

  “等一下,之前功德可以停留在我的心脏中,如果有足够多的功德,是不是我就可以自由的行走在阳光之下了?”李鱼忽然想到一个可能。

  李鱼之所以想在白天出去,主要是想办一些事情,比如他的身份证需要补办,手机卡也要办一个,这些都需要白天去,毕竟人家晚上可不上班。

  李鱼打着伞在阳光下走了几圈,感觉虽然难受,但只要不被阳光直射就没问题,这让他也终于放下心,然后再次出门。

  补办身份证要去派出所,李鱼知道位置,走过去应该刚好开门。

  只是李鱼在大晴天打着雨伞,手里还抱着本破书,怎么看怎么像是个装逼的傻叉,引得路上的行人纷纷侧目。

  李鱼对这些目光都是视而不见,现在这个时代,连裸奔都见怪不怪,更别说他只是在晴天打伞了,难道自己紫外线过敏不行吗?

  到了补办身份证的大厅,李鱼排了会队终于轮到自己,结果却发现想要补办身份证,必须要有户口本或居住证,李鱼两样都没有,根本办不了。

  最后李鱼垂头丧气的出了门,户口本和居住证他其实都有,只是全都丢在了租的房间里。

  “难道要去找她?”李鱼在心中暗道,但随即他就猛然摇了摇头,这辈子他都不想再见这个女人!

  身份证暂时办不了,李鱼也没有急着回去,而是找地方买了两身衣服,以及一些生活用品,只是付账的时候有点麻烦,必须要借人家的网的用一下。

  买东西的时候李鱼才发现,大街上到处都在打着双十一的旗号,看了一下日期他才知道,原来明天就是双十一了,可惜大部分人只记得这天是购物节,却忘了它原本的名字。

  李鱼找了个澡堂好好的洗了个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回到老宅倒头就睡。

  也许是白天活动的太久,李鱼这一觉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最后他忽然被“玎玲~”声吵醒,脑海中出现一个青年男人进门的场景。

  “又有人来了!”

  李鱼嘀咕一声,正准备进城隍空间,却没想到“玎玲~”一声,又一个人走了进来,只是这次是个打扮时尚的女人。

  “两个人一起进来?这可还是第一次!”李鱼惊讶的道。

  然而就在他的话音刚落,就听“玎玲~玎玲~”连着两声,两个男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进来,空间中一下子有了四个人了。

  “搞什么?排队上厕所吗?”李鱼也彻底的懵了,今天来的人未免太多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