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8章 交锋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新书求推荐收藏!

  刚送走一个被家暴的女人,这又来一个要杀自己老婆的男人,李鱼听后差点当场爆炸。

  不过经过上次的事后,李鱼也学会了控制情绪,于是他长吸了口气坐到椅子上问道:“为什么想杀你老婆。”

  “她每天家暴我,我实在受不了!”中年男人咬牙切齿的再次道。

  “家暴你?你一个大男人也会被家暴?”李鱼听到这里也愣住了,何秋那个女人被家暴也就算了,怎么男人也会家暴?

  “男人为什么不会被家暴?”中年男人似乎很委屈,“我老婆是不打我,可是她却骂我,稍不顺心就大吵大闹,早上醒来就开始骂,晚上回来还要接着骂,成年累月下来,我都快要被她给逼疯了!”

  中年男人说到最后全身紧绷,两个拳头也紧紧的握起,额头上的青筋也不停的跳动,看起来就像是一个充满氢气的气球一样,一点火星就会让他爆炸。

  李鱼听到这里也终于明白过来,他还是太年轻了,以前又没结过婚,对家暴这种事的了解也流于表面,其实语和精神上的暴力,有时候比肉体上的暴力更加恐怖。

  “客人消消气,你既然来我这里了,我肯定也会尽力的帮你解决问题!”李鱼说着请对方坐下,一杯热茶也出现在男人手中。

  中年男人似乎也觉得自己有些失态,于是收敛了一下神情,喝了口茶对李鱼勉强露出一个笑容道:“对不起,我太激动了,不过您真的可以帮我吗?”

  “当然,不过我需要你详细的讲一遍自己的事!”李鱼郑重的点头道。

  “好!”

  中年男人立刻点头,随后又喝了口茶水这才开口道,“我叫陈立志,今年三十六岁,结婚也有八年了,父母的身体都好,还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提到父母和女儿时,陈立志脸上也露出几分幸福的微笑,但随即又苦着脸继续道:“我是个程序员,收入不高也不低,靠自己的努力买了车和房子,可是我却十分的痛苦,晚上开车回家,我都要在车里给自己打半天的气,才敢鼓起勇气回家……”

  越是往后讲,陈立志就越是激动,特别是讲到他老婆时,更是气的全身发抖。

  陈立志的老婆名叫王如,刚结婚时,两人的感情还不错,后来还有了女儿。

  可是慢慢的王如对生活越来越不满,特别是对陈立志这个丈夫,更是横挑鼻子竖挑脸,无论陈立志干什么说什么,都可能换来一顿臭骂。

  刚开始陈立志还会争辩几句,却架不住老婆一哭二闹三上吊,最后他索性沉默以对,却换来王如更加恶毒的咒骂。

  而且王如骂起人来不分场合,哪怕是在大街、商场等公共场所,只要她生气时,立刻就会大吵大闹。

  更让陈立志无法忍受的是,王如不但骂他,甚至连他的父母也一起辱骂,搞的两位老人想看看孙女都要偷偷摸摸的,女儿在这种环境长大,性格也极其内向敏感。

  比如以今天女儿生日,陈立志在酒店订了一桌酒菜,又接了父母一起庆祝,而且他父母还给孙女准备了玩具做生日礼物。

  可是王如看到玩具后却又开始挑刺,说什么女儿学习任务重,不应该送玩具什么的,搞的两位老人十分尴尬。

  陈立志实在看不下去了,于是劝老婆少说两句。

  结果这下再次点燃了炸药包,王如直接在酒店里对王如和他父母破口大骂,女儿吓的哇哇哭,陈立志的母亲气的心脏病发作,现在还在医院里躺着。

  “我要杀了她,一定要杀了她!”陈立志说到最后双拳紧握,一双满是血丝的眼睛向外凸出,看起来十分吓人。

  陈立志再次说出他的愿望,可是李鱼这边并没有见到功德金光从他身上飞起,对此李鱼也并不意外。

  对于城隍来说,并不是来访者的任何愿意都可以满足,比如有人进来想要毁灭世界,这种无理的要求别说满足了,说不定城隍会第一个灭掉对方。

  毕竟城隍的职责之一就是维持地方上的稳定,毁灭世界与城隍的主要职责相冲突。

  陈立志的老婆虽然可恨,但也并不是死罪一条,换句话说,城隍空间会评估来访者的愿望与功德,只有合理的要求才会得到满足。

  “你既然这么恨你老婆,为什么不离婚呢?”李鱼却反问道,通过之前何秋的事,他也学聪明了,像家暴这种事,最好是劝分不劝和。

  “怎么没有,我曾经几次提出离婚,可是她根本不同意,反而寻死觅活、大吵大闹,甚至还把离婚的事告诉女儿,鼓动女儿告诉我父母,结果每次都离不成!”

  陈立志痛苦的回答道,要是能离他早就离了。

  听到对方的回答,李鱼也满意的点了点头,终于遇到一个肯离婚的,这说明对方还有救,于是他再次道:“不好意思,我无法帮你杀掉你老婆,所以你需要换个要求,而且这个要求必须在合理的范围内,毕竟你老婆虽然可恨,但罪不至死。”

  “罪不至死!”陈立志闻也露出纠结的神色,只见他抱着头考虑了半天,最终猛然抬头道:“如果杀不了她,能不能让她变成哑巴?”

  陈立志的话音刚落,一点功德金光立刻飞向李鱼面前,这让李鱼也一把握住笑道:“聪明,这个愿望我可以帮你达成!”

  不过李鱼的话一出口,他却忽然又有些犯难,接下功德金光之后,他可以通过城隍书将这功德换为对王如的惩罚,可是这种惩罚必须当面施展。

  如果放在古代城隍的编制还健全的话,城隍接到陈立志的功德后,立刻就可以派出鬼差将王如抓到这里,然后由城隍施加惩罚。

  可是现在李鱼只是个光杆司令,根本没有手下去抓犯人,更没办法惩罚。

  “咳,你家住哪里,你老婆在家吗?”李鱼有些不好意思的再次问道,实在不行的话,只能他亲自跑一趟了。

  “我家住在花园小区,我老婆在家陪女儿,不过我并不在家,我母亲还在医院,我现在在医院陪床。”陈立志回答道。

  “花园小区!还真是巧了,具体的地址呢?”李鱼闻一笑,没想到和那个养恶犬的恶女人一个小区。

  “八幢一单元502。”陈立志犹豫了一下再次回答道。

  李鱼听到这个地址也不禁感叹世界太小了,那个恶女人也住八幢一单元,只是她住401,所以陈立志是恶女人楼上的对门。

  “你的事我接下了,明天你的愿意就会实现!”李鱼站起来笑道。

  “真的?太谢谢您了!”陈立志激动的站起来向李鱼道谢,他现在对老婆王如的声音已经产生了应激反应,每次听到就会心惊胆颤。

  李鱼要在天亮之前把事情办妥,于是送陈立志离开,随后自己也闪身离开了空间回到了现实之中。

  出了老宅和公园,李鱼也以最快的速度来到花园小区,路上他看了一下时间,现在已经下半夜了,距离天亮也没多少时间了,所以他也要快点行动,必须在天亮之前回到老宅那边,否则自己就有被太阳晒死的危险。

  这次李鱼没有走正门,而是来到花园小区的一处围墙外,随后轻轻一跳就越过围墙。

  李鱼到现在也没有试验过自己力量的极限,也不知道自己能跳多高,不过肯定十分惊人。

  已经是半夜了,小区里几乎没什么人,李鱼也很顺利的来到八幢一单元的楼下,他必须见到王如本人才好施展惩罚。

  “都下半夜了,我总不能坐电梯上去敲门吧?”李鱼抬头看着楼上自语道,单元门也有门禁,他现在根本进不去。

  花园洋房都带有很大的阳台,而且和主卧连着,李鱼找到502的阳台,估摸了一下高度,感觉自己应该可以跳上去。

  于是李鱼退后一段距离,然后助跑几步猛然跳起,脚下的地砖“啪”的一声裂成碎块,李鱼的身影猛然拔高,一直升到五楼阳台栏杆的高度才停下,李鱼伸手抓住栏杆,翻身就跳进了阳台。

  阳台上摆放着几盆花草,并没有其它的杂物,李鱼迈步来到阳台与卧室连接的玻璃门前。

  里面的窗纱拉上了,虽然窗纱很薄,但一般人站在外面也看不清里面的情况。

  不过李鱼的眼睛不受黑暗的影响,薄薄的窗纱对他的影响也并不大,更何况卧室里还亮着夜光灯,李鱼甚至能看到床头挂着的结婚照,男人正是那个陈立志。

  床上躺着一个长头发的女人,与结婚照上的女人有六七分相似,应该是同一个人,毕竟真人和结婚照有差距也正常。

  城隍书浮现在李鱼手中,一点功德金光也从他的心脏部位传到书上,随后书上一点红光闪现,穿过玻璃门落到卧室里的女人身上。

  睡梦中的女人似乎有所觉察,在床上翻了个身,但并没有醒来。

  李鱼也松了口气,转身准备下去,结果来到阳台边向下一看,却感觉头晕目眩,连沉寂的心脏似乎都不争气的缩了一下。

  “我怎么把自己有恐高症的事忘了!”李鱼一拍脑袋,满脸都是懊恼,他的恐高症十分严重,三楼以上就不敢往下看,更不敢坐透明的电梯。

  李鱼唯一一次坐飞机,还是公司要求出差,结果在飞机上他的恐高症发作,吐的一塌糊涂,从那之后他就发誓,只要自己还活着,就绝不会再坐飞机!现在想想,这个愿望竟然达成了。

  李鱼身子向后,脚尖向前探到阳台边,伸长脖子向下看了一下,理智告诉他,哪怕他从这个高度跳下去也不会有事,可他还是感觉脑子发晕,别说跳了,连看都不敢再看。

  这下李鱼也傻了眼,自己总不能被困在这个小阳台上吧?如果天亮时他还不能下去,太阳一出来他可就要冒黑烟了。

  万般无奈之下,李鱼再次鼓起勇气向下看,想找到一个下去的办法。

  李鱼很快发现,四楼的阳台就在下面,两者相距并不远,如果自己从五楼阳台跳到四楼,然后再从四楼依次往下跳,似乎就可以安全的下去了。

  想到了办法,李鱼又给自己鼓了半天的劲,最后终于闭着眼睛来到栏杆旁,摸索着翻过栏杆,抓住阳台的地面往下面的阳台探脚。

  李鱼的脚好不容易碰到四楼的阳台栏杆,这才一松手跳到楼下的阳台上,然后还没等他高兴,却只见阳台上的摇椅上,一个有点眼熟的女孩目瞪口呆的看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