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7章 控制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你这是怎么了,出车祸了?”李鱼看着何秋伤成这样,也皱起眉头问道,他不相信对方是被人打成这样的,毕竟何秋都已经能徒手扳弯钢管了,这种超人的力量就算面对七八个歹徒也能全身而退。

  “不是,被我老公打的。”何秋进来后捂着脸痛哭道。

  “你那么大的力量还打不过你老公?”李鱼有些无语,甚至他都怀疑对方的老公是不是绿巨人了,否则怎么可能打得过她?

  听到李鱼的话,何秋哭的更厉害了,最后她才抽抽噎噎的讲述了一下自己被打的经过。

  今天早上何秋醒来,对于昨晚的梦境还记得一些,当时她还以为只是一个梦而已,可是当她刷牙时,却不小心扳断了牙刷,随后又将做饭用的不锈钢锅捏扁了之后,她才发现自己真的力大无穷。

  这个发现也让何秋震惊无比,坐在椅子上好久都不敢相信,最后她老公醒来,看到何秋没有做早饭,立刻又借机发难,先是一顿臭骂,何秋辩解了几句,再次引来一顿拳打脚踢。

  “刚开始我的确反抗了,甚至一拳打在我老公的胸口,当时他都吐血了,把我也吓坏了,但没想到我老公随后疯了一样对我打的更狠了,我怕再伤到他,所以后来就没敢还手。”何秋最后哭哭啼啼的解释道。

  “你自己都伤成这样了,竟然还怕他受伤?”李鱼一脸无语的反问道,他简直要被这个蠢女人给气死了。

  “我……我……”何秋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该怎么辩解。

  “我劝你还是离婚吧,家暴只有零次和无数次,你还年轻,离婚后说不定能找到更适合你的人!”李鱼耐着性子再次劝道。

  何秋有反抗的力量却没有反抗的胆量,李鱼思来想去,也只能想到离婚这一个办法,才能让对方脱离家暴的悲惨境遇了。

  “不要!我……我不想离婚!”没想到何秋对离婚的反应却十分抗拒,脸色大变的摆手道。

  “为什么啊,难道你想一直被你老公家暴,再这么下去的话,说不定哪一天你就要被打死了!”李鱼也有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女人。

  “我……我老公还是爱我的,他只是脾气暴躁了一些,其实下手是有分寸的。”何秋说到最后声音也变小了许多,这种话恐怕只有她自己才会相信。

  “有分寸还能把你的胳膊打断?”李鱼无语。

  “这次是意外,如果不是我下手太重打伤了他,他也不会把我打成这样的。”何秋再次道,恐怕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她根本就是站在她老公的立场上说话,完全忘记了自己才是受害者。

  李鱼闻也是一捂脸,他算是彻底明白鲁迅先生那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是什么意思了,这女人可怜归可怜,但也极其可恨,自己当初就不应该帮她。

  “李先生,我知道自己很没用,不过我今天冷静下来考虑了一下,终于想到一个可以让我老公不再打我的办法了!”何秋说到最后时,声音也变得有些兴奋。

  “什么办法?”李鱼抬起脸无力的问道。

  “我想求子!”何秋郑重的道。

  “求什么?”李鱼的脑子一时间没反应过来。

  “求子,就是怀孕,我和老公结婚也有六七年了,可是到现在都没有孩子!”何秋再次解释道。

  就在何秋的话音刚落,又一点金光从她的身上飞出,落在了李鱼面前,这是她求子的愿望,只要李鱼接下就是一份功德。

  城隍的职责之一,就是管理城市的户籍人口,送子对城隍来说也是份内之事,所以何秋的这个愿望对李鱼来说也十分容易。

  不过李鱼并没有接这点功德,而是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何秋问道:“你老公都已经把你打成这样了,你竟然还想和他生孩子?”

  “就是因为他经常打我,所以我才想要一个孩子,只要我怀孕了,他肯定不舍得打我了,而且日后有了孩子,他也会学着做一个父亲,肯定会改掉暴躁的脾气的。”何秋说到最后时,也露出了憧憬的神色。

  “那你有没有想过,就算你怀孕了,你老公可能还会照打不误,日后孩子出生了,孩子也会陪你一起挨打,就算你老公舍不得打自己的孩子,可孩子在一个家暴的环境中长大,又会对他造成什么影响?”李鱼提出一连串的问题。

  “不会的,我老公最喜欢孩子了,只要有了孩子,他肯定不会再打我了!”何秋却根本听不进去,反而再次强调了孩子的重要性,完全不去考虑这么做的后果。

  面对这个可怜又可恨的女人,李鱼也彻底的失望了,他也懒的再劝下去,于是挥手道:“对不起,这件事我帮不了你,你走吧!”

  随着李鱼的拒绝,那点浮在他面前的功德也随即消散。

  何秋却是不肯放弃,反而再次哀求道:“李先生您可是神仙,神仙怎么会帮不了我呢,求求您了,只要您帮我,无论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李鱼也有些不耐烦了,干脆动用空间的力量,直接将这个女人推到了空间外,顺手收回了送给她的力量,最后送了对方一句话道:“下次再遇到家暴就去报警,想要孩子去找医院,我帮不了你!”

  李鱼现在算是明白了:自己不争气,神tm也救不了你!

  赶走了何秋,李鱼也越想越气,他也不知道是气自己身为城隍,第一个案子就失败了?还是气何秋不争气?或者是气何秋的丈夫?反正就是生气。

  “放宽心,以后还会遇到更多类似的事情,千万不要把自己气坏了!”李鱼自我开解道,“电视剧里说的好,世界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暴躁,不好~不好~”

  李鱼说完上面这些,果然感觉好多了,这让他也不禁感叹电视剧里果然没有骗人,自己好像冷静多了,随后挥手打爆了十几个凭空捏造出来的沙包。

  李鱼心中一动,让打爆的沙包消失,这个城隍空间的确很好用,只要心中所想,几乎都可以造出来。

  “咦?也许……”

  李鱼这时忽然心中一动,随即一部手机就出现在他的面前,既然他可以自己造东西,那么造一部急需的手机似乎也理所当然。

  当下李鱼拿起手机,然后长按开机键,结果等了好久,屏幕依然黑乎乎的没有亮起。

  这让李鱼露出失望的神色,看来这个空间也有限制,只能造出一些虚有其形的东西,比如书本、手机,外表看起来似乎一模一样,但其实根本不能用。

  随后李鱼又造了一只猫,看起来活灵活现的,但其实是个标本一样的死物,另外李鱼尝试着把空间里的东西拿到外界,结果不出意外的还是失败了。

  一晚上的时间很快过去了,并没有新的访客出现,等到外界天亮之时,李鱼也退出空间,回到自己睡觉的棺材里。

  “从宽敞舒适的会客厅回到狭窄黑暗的棺材,这种落差还真是大啊!”李鱼吐槽了一句,随后推开棺材板走了出去。

  客厅里空荡荡的,除了一张供桌什么都没有,因为年久失修,窗子也破了大半,内墙上还有屋顶漏水留下的水渍。

  李鱼推开客厅的大门,外面的院子依然长满了荒草,现在虽然天光大亮,但阳光还没有照射过来,于是李鱼迈步来到院子里。

  除了客厅之外,院子东边还有一间平房,被分隔成两个房间,一个是厨房,另一个应该是客房,不过里面也都是空的,院子的西边还有一间厕所,李鱼没去看,反正他也用不着。

  “既然住在这里,就得好好的收拾一下!”李鱼看着荒废的院子再次自语道。

  这时阳光照进了院子,李鱼发现自己只要不被阳光直射就没事,只是会感觉压抑难受。

  李鱼打了个哈欠,然后再次钻进棺材里睡觉,其实相比昨天他并不是特别困,只是白天感觉难受,又不能在阳光下活动,所以还不如睡觉。

  晚上李鱼醒来,这次他没急着进城隍空间,而是活动了一下身体,这才开始对整个宅子进行一场大扫除。

  李鱼先把棺材从地下拽了出来,安放在旁边的卧室里,毕竟他不能老是睡在地下。

  随后李鱼又从外面挖土,将客厅地面的大坑填平,打实之后铺上砖头,看起来干净平整了许多。

  做完了这些,李鱼又从外面找了些树枝,做了一个简易的扫帚,将整个屋子的里里外外都打扫了一遍,清理出不少的垃圾后,整个屋子总算是有了几分生气。

  接下来李鱼正准备清理一下院子里的荒草和垃圾时,却忽然心中一动,脑海中出现一个中年男人进门的场景,这让他身形一闪,再次进到城隍空间之中。

  只见一个身材中等,衣着普通的男人走了进来,这个男人大概三十多岁的模样,额头比较高,已经有了几分谢顶,戴着一副黑框眼镜,只是眼镜背后两眼却满是血丝,神情也极为憔悴。

  “我想杀了我老婆!”男人双拳紧握,似乎强压着胸中的怒火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