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6章 夺目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天庭消失、地府封闭,只余吾等在人间苦苦挣扎!

  上面是老城隍在书中留下的一句话,城隍属于人间神,依附于人间而生,平时与天庭、地府都保持着一定的联系。

  但据老城隍留下的信息,不知从哪天起,天庭地府忽然与人间断绝了联系,只剩下他们这些人间神茫然无措。

  所谓人间神,就是指城隍、土地、山神之类依附人间的神仙。

  而在天庭消失、地府封闭之后,他们这些人间神也慢慢发现,自身的法力在流失,法术时灵时不灵,最后他们竟然像凡人一样,也要经历衰老和死亡。

  老城隍并没有留下关于他自身的太多记载,甚至连他的名字都没有留下,只是在信息中记录了一些他在后期的所见所闻,比如他曾经走遍各个城市,想要联络其它城隍,寻找天庭和地府消失的真相。

  最初老城隍也的确联络到一些城隍,甚至还有其它的一些人间神,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人间神却开始变老,失去法力之后,他们也和凡人没什么区别,最后一个个的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之中。

  直到几百年前,老城隍的寿命也到了尽头,于是他在最后的时间里,再次走遍神州大地,却连一个城隍、土地、山神都没有见到,甚至连游荡在人间的妖魔鬼怪,也都消失不见了,整个人间真的变成了只有凡人的世界。

  以上就是老城隍对于“天地有变”的记录,只是这些记录许多都是语焉不详,或者老城隍自己也不知道原因,再加上后面的内容多有破损,只能靠李鱼自己去瞎猜,所以有用的信息并不多。

  “老城隍猜测,他是最后一个活着的城隍,这么说的话,我不就是21世纪唯一的城隍了吗?”李鱼合上城隍书,随即十分欣喜的道。

  虽然城隍只是个等级不高的神仙,但物以稀为贵,这么看来的话,他这个城隍似乎挺值钱的。

  至于天地有变,李鱼虽然好奇,但在他看来,什么天庭、地府、人间之类的,这些和他有什么关系,他活着的时候是个小职员,死后做了个小城隍,这天地间的大事根本轮不到他这种小人物去参与!

  东方拂晓,李鱼从城隍空间退了出来,这个空间虽然受李鱼掌控,但也有一个缺点,就是只能晚上才能打开,白天城隍还是要回去现实之中,所以城隍才需要有自己的庙宇居住。

  退出空间的李鱼睁开眼,自己身处在埋他的荒废宅院之中,这里以前就是老城隍的庙,后来被改为民宅,难怪外面的公园才取名为城隍公园。

  至于为什么外面变成公园,这所老宅子却保留下来,老城隍的信息里没有记录,李鱼自然也不知道,不过肯定和老城隍有关,所以李鱼也心安理得的把这里当成自己的住处了。

  “又是草又是垃圾,看来得找个时间收拾一下了!”李鱼打量了一下院子里的荒草道,既然准备要住到这里了,当然也要有个住处的模样,毕竟他好歹是个神仙,住的地方不能像个鬼宅似的。

  这时天色大亮,东方的一缕阳光穿过云层,撒落在大地之上,李鱼被埋了两年,也好久没有晒太阳了,于是他也不禁张开双臂,迎着朝阳闭上眼睛。

  “清晨的阳光真是温暖!”

  “咦,怎么感觉有点热?”

  “好像还有点烫!”

  “有什么东西烧焦了?”

  李鱼疑惑的睁开眼睛,只见自己身上黑烟滚滚,全身上下都像是着火了一样!

  “烫烫烫~,这太阳有毒!”

  李鱼连滚带爬的钻进屋子里,脱离了阳光的照射之后,身上冒出的黑烟才慢慢的消失。

  “僵尸不能晒太阳竟然是真的!”李鱼也是一脸的后怕,他现在还没有适应自己的新身份,毕竟他才刚醒来一天。

  等到身上的烧灼感慢慢的消失之后,李鱼这才站了起来,随即就感觉身体大为虚弱,虽然被阳光照射的时间很短,但对他的伤害却是极大,如果不是他及时逃进房屋,说不定成为第一个因无知把自己蠢死的僵尸了。

  另外天亮之后,李鱼也感觉全身不舒服,就像是受到某种压制似的,眼皮也有些发困,这是成为僵尸的后遗症发作了。

  李鱼打着哈欠在房间里转了一下,卧室那边倒是有张床,可是只有床板,躺上去肯定不舒服,相比之下,李鱼之前躺的棺材里反倒有被褥。

  都已经是僵尸了,李鱼也没什么可忌讳的,于是他再次躺回棺材里,并且拖来棺材板盖上,反正他也不用呼吸。

  不过李鱼躺下时也在想,自己这个僵尸似乎和传说中不一样啊,电影电视里的僵尸,似乎都是一跳一跳的,手脚不能弯曲,也不会说话,可是自己却和常人无异。

  想到这里,李鱼也再次查看了一下老城隍在自己脑子中留下的信息,但这些信息也是语焉不详,只是说僵尸本是阴气汇聚,并且需要很长的时间才能形成。

  而李鱼则是老城隍用一些特殊方式催生出的僵尸,与传统僵尸完全不同,至于怎么个不同法,老城隍也没细说。

  “原来我还是个早产的非典型僵尸,这老城隍办事也太不靠谱了!”李鱼吐槽了一句,随后就陷入到沉睡之中。

  等到李鱼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时分,之前的虚弱也一扫而光,并且李鱼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城隍空间的存在,他懒的打开棺材,直接就进入到空间之中。

  空间依然是之前会客厅的模样,李鱼来到这里伸了个懒腰,相比那座荒废的老宅,这个空间似乎更有家的感觉。

  暂时没有访客,于是李鱼一挥手,背后书架立刻有一本书飞到他的手中。

  打开书本,里面一片空白。

  这让李鱼有些无奈,整个空间的东西都是他创造出来的,这些书本他虽然可以创造出外形,却造不出里面的内容。

  闲着也是闲着,李鱼干脆把昨天何秋的案例整理了一下,然后转到书本上记录下来,整个记录过程也很快,几乎他心念一动,那些信息就出现在书本上。

  最后李鱼还给这本书起了一个很通俗的名字,就叫《城隍笔记》。

  “那个何大姐有了反抗的能力,应该可以把她的老公狠狠的教训一顿吧。”李鱼看着手中的城隍笔记自语道。

  做完了上面这些事,还是没有访客上门,对此李鱼倒也不着急,其实城隍空间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想要进到这里,必须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他们在现实中遇到无法解决的事。

  光是满足上面的前提还不行,这个空间就像丢到大海里的酒瓶,偶尔才会有倒霉或幸运的鱼儿闯进来,昨天的那个何秋就是一只幸运的鱼儿。

  其实古时的城隍更像是一个官府机构,城隍庙里除了城隍老爷外,还有左右判官,以及日游神、夜游神等等属下,而且还有专门的人管理户籍与案例卷宗。

  可惜天地有变,连老城隍都死了,下属当然也全都没了,只剩下李鱼这么一个光杆城隍,不过他也不急于找什么下属,反而觉得自己一个人挺自由的,反正他也没想做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要那么多下属干什么?

  李鱼放下城隍笔记,然后把城隍书召到手中,这东西平时藏于他的体内,需要的时候随时可以召唤出来,十分的安全方便。

  城隍书的封面上,写着一个大大的繁体字,李鱼辨认了半天才终于认出是一个“县”字,这让他也忽然想起来,好像城隍也是分等级的,县城隍是最低的一级,上面还有州城隍、省城隍之类的。

  城隍书里面的内容破损的厉害,李鱼也只能从中看到一些只片语,有些残存文字比较多的地方,倒是可以看到一些内容。

  比如从老城隍的记录中得知,官员有清官和贪官之分,城隍也是如此,并不是所有城隍都是好神仙,有些城隍庇佑一方,受万民敬仰,有些城隍却是鱼肉百姓,坏事做绝,这上面就记录着某地城隍庇佑恶人,结果被人告上天庭,从而被罢免的趣事。

  想到这里,李鱼也感觉自己应该收集一些历史上关于城隍的记载,也许对自己会有一些帮助。

  不过就在这时,忽然只听门铃一响,终于有人来了。

  李鱼根本没有抬头,他脑子中就出现了何秋进门的影像,对于何秋这种已经来过这里,并且得到李鱼帮助的人来说,她和这个空间已经有了联系,所以只要心中有所求,就可以再次进到这个空间之中。

  不过李鱼这时却皱起眉头看向门口的何秋,只见对方依然还是昨天的那副打扮,但脸上却多了几道伤痕,一只手也打着绷带吊在脖子上,看样子比昨天伤的更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