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四章 继任城隍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章俪抱着失而复得的保罗又亲又揉,她简直太高兴了,本以为狗跑丢了再也找不回来了,却没想到它竟然回来了,至于它怎么回来的,这对章俪来说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它回来了。

  保罗这条狗对自己的主人似乎也有些感情,这时又是摇尾巴又是伸舌头,显得十分兴奋。

  章俪很快发现保罗脖子上的脏绳子,这让她一脸嫌弃的道:“真是恶心,竟然用这种绳子绑在我家保罗的脖子上,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让他轻易的离开!”

  重逢的喜悦让章俪很快就把心中的不快抛到一边,这时她终于发现保罗身上的皮毛都脏了,年过四十的她却像少女一样嘟起嘴巴道:“保罗不乖,竟然把自己弄的这么脏,晚上还怎么和我睡?”

  章俪一边唠叨着,一边拉着保罗到浴室,准备给它好好的洗个澡,然后再给它做顿牛排大餐,毕竟保罗在外流浪了好几天,都饿瘦了。

  然而就在一人一狗刚进浴室,却只见保罗全身炸毛,两只不大的狗眼直盯着章俪,咧开嘴巴冲着她发出“呜呜”的咆哮声,并且做出攻击的姿态。

  “保罗你干什么,给我蹲下!”章俪也吓了一跳,但还是强忍着恐惧命令道。

  然而保罗对她的命令置若罔闻,“嗷”的一声就扑了上去,章俪躲闪不及,一下子被扑倒在地,还没等她挣扎着站起来,却只感觉肩膀剧烈,保罗竟然一口咬住她的肩膀,死也不放松。

  “啊~”章俪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扭动着身子想要甩脱保罗的利齿,但比特这种狗只要咬中了猎物就死不松口,除非把一块肉咬下来。

  肩膀的剧痛让章俪发疯似的惨叫救命,但家里只有她一个人,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救她,这让章俪也满心的绝望,这时的她才忽然有些后悔,当初为什么要养比特这么凶猛的狗?

  一个小时之后,警察才终于赶到,报警的是402的那位漂亮女孩,毕竟章俪叫的实在太惨了。

  等到警察把门撬开,里面的比特犬竟然还想攻击警察,最终被击毙,至于章俪也被随后赶来的120紧急救治。

  当时在场的警察也感觉奇怪,按说一个小时的时间,以比特犬这种烈性犬的攻击性,哪怕一个成年男人也会有生命危险,但章俪虽然全身多处撕裂伤,却没有生命危险。

  “韦小姐,我们需要对你的身份做一个登记,毕竟你是报警人,有些问题可能要问你。”402的客厅里,一个警察正对漂亮女孩问道,漂亮女孩名叫韦诺,现在还吓的不轻。

  “好的,有什么问题你问吧。”韦诺有些神不守舍的回道。

  “报警的原因可以说下吗?”警察拿着笔准备做笔录,这也是例行询问,毕竟报警人肯定需要登记一下。

  “我听到对面女人的惨叫声,所以立刻报了警。”韦诺这时终于回过神道。

  “你们是邻居,她家的狗怎么会无缘无故的攻击自己的主人?”警察随口又问道,其实本来这些问题是不用问的,只是对面的那个女人伤的太惨,所以他也有些好奇。

  韦诺听到警察的话,脑子也立刻想到之前那个给章俪送狗的年轻人,这让她也愣了一下这才回答道:“我不知道,不过她家的狗本来就十分凶恶,之前多次在小区咬伤了别人。”

  韦诺没有把李鱼的事说出来,其实就算她说出来也没人信,那个年轻人才刚说要除祸害,虽然看起来什么都没做,但随即章俪的惨叫声就响了起来,这让韦诺觉得这绝对不是巧合。

  与此同时,身为犯罪嫌疑人的李鱼正在游荡在大街上,他现在身无分文,又没有落脚的地方,更没有亲人可以投靠,这让出了小区的李鱼也感觉十分迷茫,不知道该去哪儿?

  不知不觉中,李鱼竟然来到一个热闹的夜市,到处都是摆地摊的人,特别是各种小吃摊更是十分火爆,李鱼迷茫的在群中走来走去,忽然间看到前面是一个熟悉的大排档。

  这个夜市李鱼也十分熟悉,以前他晚上加班时,都喜欢在这里打包点宵夜回去,比如前面的大排档,老板做的炒河粉味道很好,他最后的记忆中吃的炒河粉就是在这家买的。

  大铁锅里正在翻炒着油亮的河粉,右边的烧烤摊上正在烤着各种肉串,左边的土家饼也刚出炉了一张大饼,摊主正在往上面刷着酱料。

  李鱼摸了摸衣兜,只能转身离开,不过没走两步他却忽然停了下来,因为他忽然发现一个异常。

  只见李鱼抽动着鼻子四处闻了一下,像这种夜市上各种味道混杂在一起,会形成一种十分有冲击力的味道,可是李鱼忽然发现,自己竟然闻不到任何味道。

  李鱼再次转身,看着不远处那些诱人的食物,但他却没有丝毫的食欲,按理说他都两年没吃东西了,醒来后又不停的活动,现在却对食物没有任何感觉。

  “糟糕,该不会连食欲也没有了吧,如果人生不能吃饭,岂不是少了大半的乐趣?”李鱼在心中暗自想道。

  可惜现在兜里没钱,否则李鱼倒是可以验证一下,不过以他的感觉而,他好像真的不需要进食了。

  大受打击的李鱼出了夜市,辨认了一下道路后,他决定还是回自己醒来的那个院子里,说来也奇怪,公园里怎么会有一个院子呢?难道是钉子户不肯拆迁?可是钉子户的主人又是谁,自己为什么会被埋在那里?

  带着一连串的疑问,李鱼回到了城隍公园里的那个老宅子,当他双脚踏进宅子时,却只见变故突起,只见李鱼身上忽然冒出一股金光,随后他竟然漂浮在半空之中,紧接着金光紧缩为一点,李鱼的身影也消失不见。

  李鱼只感觉全身一暖,紧接着金光刺眼,使得他禁不住闭上眼睛,等到再睁开时,却发现自己竟然身处一个古代的公堂之中。

  没错,就是历史剧中那种县老爷审犯人的公堂,上面悬挂着“明镜高悬”的匾额,正堂上的书案摆放着惊堂木,大堂两侧还立着“威武”“肃静”之类的牌子。

  但整个公堂之中却空无一人,只有李鱼一脸懵逼的站在大堂之中。

  “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在公堂之中响起,但却没有任何人出现,声音也找不到来源,似乎整个公堂都在发声。

  “你是谁,这是哪里?”李鱼很快冷静下来,毕竟他都已经是个死人了,还有什么是无法接受的?

  “我是城隍,这里自然是城隍庙。”苍老的声音再次回道。

  “城隍!”李鱼听到这个回答也露出惊讶的神色,他对神话虽然不怎么熟悉,但也知道城隍是神话体系中的一员,好像是管理城市的神,而且还有地府有关系。

  “等一下,你该不会是想要降妖除魔吧?”李鱼忽然警惕的问道,他现在的情况绝不正常,说不定就属于妖魔鬼怪之类的,而城隍管理城市,遇到妖魔鬼怪当然也要管。

  “你一个僵尸,非妖非魔,又没为害人间,我除你做什么?”苍老的声音似乎带着几分笑意回道。

  “我还真是个僵尸啊?”李鱼不知该哭还是该笑,之前他就有过猜测,但毕竟没有证据,现在好了,城隍这个官方认证彻底的将他的身份订死了。

  “你既然是城隍,那你知不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僵尸,又为什么被埋在这个宅子里?”得知对方不是要灭了自己,李鱼的胆子也大了起来,于是问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我虽是城隍,却早就耗尽了寿元,只是在神位的庇佑下存得一缕残魂,平时沉眠不醒,所以并不知道你为何会被埋在这里,至于你成为僵尸这件事……”

  城隍的声音在这里停顿了一下,随后忽然长叹一声道:“天地有变,人力难为,望你好自为之!”

  随着城隍的声音,整个公堂都开始抖动起来,无数光点自四周漂浮而起,随后汇聚成光流冲进李鱼的身体里。

  李鱼听感觉一股莫名的力量冲进自己的身体,脑子里也一下子涌入太多的信息,这让他痛苦的双手抱头,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慢慢的消化掉脑子中的这些信息。

  “原来如此!”李鱼忽然睁开眼睛。

  城隍给李鱼脑子中留了不少的信息,解答了他刚才的问题,原来城隍大部分时间都在沉眠,两年前他发现了李鱼的尸体出现在城隍庙,当时李鱼已经死了,但尸体中却有一点真灵不灭。

  当时城隍的残魂也快支持不住了,为了给自己找个接班人,于是他用最后一点力量,将李鱼的转化为僵尸,说起来城隍大多是有功于地方的英雄名臣充当,从来没有僵尸做城隍的先例,只是城隍的残魂已经没时间了,这才将城隍的神位传给李鱼。

  不过城隍还是给李鱼设了一个小小的考验,因为李鱼的真灵不灭,成为僵尸也保存了之前的记忆,城隍也不知道他的品性,所以李鱼如果醒来后为恶人间,就会罪孽加身,反之为善的话,则会功德加身,而功德正是李鱼进到这里的钥匙。

  幸好李鱼的品性不错,出去后还惩治了恶狗和恶人,冥冥之中挣得一点功德,所以才能顺利的进到这个空间,并且继承了城隍的神位。

  李鱼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公堂,城隍的残魂已经彻底消散了,毕竟神位已经给了李鱼,没有神位的庇护,他的残魂根本无法存世。

  这个所谓的公堂其实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存在于虚幻与真实之间,整个空间依附于城隍的神位而生,完全受城隍控制,比如空间的布置就可以随意改变,并不一定是公堂的样式。

  想到这里,李鱼心中一动,整个公堂就像是画面转换一般,眨眼间就变成一个会客厅的模样,背后是一排高大的书架,前面是一张舒适的椅子,对面则是一排沙发,而在沙发背后有一道玻璃门,通往外界的虚幻与真实。

  李鱼毕竟是一个现代人,对于公堂审案这种形式还是有点无法接受。

  就在李鱼刚把新的空间布置好,就听到玻璃被拉开的声音,他上任城隍后的第一位访客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