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第二章 线索断了

小说:别拿城隍不当神仙 作者:北冥老鱼 更新时间:2021-11-23 00:59: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李鱼出了院子才发现,外面竟然种满了花草树木,脚下是一条弯弯曲曲的石子小路,看起来像是一个公园,等出了这里他才看到,最外面的大石头上真的刻着“城隍公园”四个字。

  公园外是一条宽阔的大路,李鱼感觉有点眼熟,自己以前似乎来过这里。

  仔细辨认了一下,李鱼这才忽然想起来,这地方他还真来过,只不过他记得身后的城隍公园以前是一片荒地,而且还被绿铁皮围了起来,似乎是要建什么,结果这一转眼就变成公园了。

  “荒地都变成公园了,我到底被埋了多久?”李鱼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万一他真被埋个几百上千年,各种飞行器满天飞,义体人、克隆人、机器人满地跑……

  咦,似乎也不错的样子?

  显然李鱼是个毫无原则的人。

  然而李鱼很快发现自己想多了,因为他发现一辆四个轮子的汽车飞快从路上驶过,眼尖的李鱼一眼看到车窗上的车检贴,最新的一个写着“2021”的字样。

  “2021?我竟然被埋了两年?”

  李鱼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还是有些无法接受,他的记忆还停留在19年,却一眨眼两年的时间过去了,人生有几个两年可以浪费?

  “不对啊,我已经是死人了,已经没有人生了,只不知道我这种情况会不会再死一次?”李鱼忽然又控制不住自己的脑子乱想到,但随即他就把这些念头丢到脑后,现在想这些根本没有什么意义。

  出了公园,李鱼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往租房的小区走去,两年过去了,房东肯定不会给他留着房子,但他还是要去一趟,说不定房东会留着他的东西,另外李鱼如果是在租的房子里出事,房东是最有可能发现的人。

  路边店铺门头上的显示屏显示着时间,还不到晚上九点,街道上的行人也有不少,只是让李鱼感到奇怪的是,大部分人都戴着口罩,难道这是21年的流行时尚?

  “配合做好疫情防控工作,关乎到您和家人及全社会的健康,一、减少外出,避免去疫情发生地区……”

  不知哪里的广播在轮番播出上面的内容,这让李鱼也听的一脸懵逼。

  “疫情?哪来的疫情?难道是t病毒爆发了?”

  这是李鱼的第一反应,随即他忽然打了个寒颤,难道自己的这种情况,就是染上所谓的疫情,从面变成了活死人?

  李鱼用店铺的玻璃橱窗当镜子照了一下,发现自己除了皮肤有点苍白外,并没有一点丧尸的样子,这让他才稍稍的放下心。

  接着李鱼又发现了一些贴在墙上的疫情通知,这才了解到,原来是一种名叫“新冠”的疫情爆发,和t病毒根本没有任何关系。

  再次停止了胡思乱想,李鱼加快脚步往自己住的小区走去,为了节省时间,他干脆没走大路,转身进了一条小巷子里,巷子里没有路灯,晚上也没什么人从这里走。

  黑暗对李鱼来说根本不是问题,穿过这条巷子再走一个街口,就可以到自己租住的那个小区。

  就在李鱼快要走出小巷时,墙角的垃圾箱后忽然传出“呜呜~”的威胁声,紧接着一条黑影冲出来就扑向李鱼。

  毫无准备的李鱼被对方一下子咬在手臂上,幸好他体内的那股气自然流转,使得手臂的皮肤坚硬如铁,与对方的牙齿发现“咯吱吱”的声音。

  “滚!”李鱼用力一挥手臂,只听对方“嗷~”的一声惨叫飞了出去,但打了几个滚却又站了起来,并且冲着李鱼龇牙,嘴里也发现“呜呜”的威胁声。

  这时李鱼才发现,原来咬自己的竟然是一条大狗,四肢粗壮、头颅巨大,全身棕毛,但胸口和前肢却是白的,竟然是一头以凶猛著称的比特犬。

  比特犬极其好斗,据说不怕疼痛,遇敌不死不休,比如眼前这只,被李鱼甩开后还冲他龇牙,甚至想要再次扑上来。

  “谁这么没素质,在城市养这种烈性犬!”李鱼也气的要命,刚才狗虽然没咬伤他,但却把他的衣服咬破了,要知道他现在身无分文,也就只有这一身下葬穿的衣服了。

  不等李鱼心疼衣服,这头强壮的比特犬就再次扑了过来,气的李鱼大吼一声,一股恐怖的气势自他身上一下子爆发出来。

  “嗷呜~”扑到一半的比特犬竟然吓的惨嚎一声,四肢瘫软趴在地上,全身颤抖个不停,像是见到某种天敌一般,再也没有之前的凶狠。

  “咦?”李鱼冥冥之中有种感觉,自己似乎可以控制这条狗。

  “站起来!”李鱼试着下达一个命令,结果这条吓的全身瘫软的狗竟然真的哆哆嗦嗦的站了起来。

  “打滚!”

  比特犬立刻打了个滚,然后又哆嗦着站起来,完全不敢反抗李鱼的命令。

  李鱼感觉有趣,于是又试验了几次,发现其实不用嘴上说出来,只需要在心里下命令,这条狗也会立刻执行。

  “看来我身上还有许多的秘密等着我去挖掘啊!”李鱼感慨一句,他身上的异常实在太多了,现在又多一个也并不意外。

  不过紧接着李鱼又犯了愁,他不知道该怎么处理眼前这条比特犬,要知道比特属于烈性犬,绝大部分城市都是严禁养殖的,但总有些人为了一己之私,置自己和别人的安全于不顾,所以各个城市烈性犬伤人的事也层出不穷。

  李鱼当然可以一走了之,但这头比特犬体格强壮,估摸着有上百斤,如果再有人从这里路过,说不定会被它咬死。

  打死吧,李鱼有点下不去手,毕竟他以前连只鸡都没杀过。

  报警倒是可以,但李鱼没手机,而且就算是有手机,他也不敢报警。

  比如警察来了:小伙子做的不错,跟我到局里登记一下,以后给你个表彰。

  哎,你走什么,你很可疑啊!

  你眼神不对,神色不对!

  你是不是有前科?

  你给我站住,你不站住我可开枪了!

  “啪~”

  李鱼打个激灵从幻想中醒来,他现在的情况实在不方便和警察打交道。

  求人不如求己,李鱼四下踅摸了一下,发现在垃圾箱后面有一个被人丢弃的水泥柱子,裸露着几根手指粗的钢筋。

  李鱼上去把钢筋拽出来一条,一头套在狗脖子上做了个项圈,水泥柱子被他一巴掌拍进地里,然后把另一头钢筋绑在柱子上,这下别说条狗了,就算是头老虎也别想挣脱。

  做了件好事,李鱼心情愉悦的走出小巷,穿过一条并不热闹的街口,这才来到他之前租住的小区。

  这个小区名叫爱民小区,听名字就能感受到其中的时代感,这个老旧小区的环境很差,车辆乱停、垃圾乱丢,唯一的好处就是房租低,最适合李鱼这种单身年轻的上班族。

  小区没什么太大的变化,李鱼来到13栋的205,这里就是他以前租的房子,里面是个两室一厅,房东是个六十多岁的胡姓老头,认识的人都称他为胡伯。胡伯自己住主卧,次卧就租给了李鱼。

  李鱼按响了门铃,很快里面传来脚步声,紧接着门被打开,一个三十多岁的光头男打开门,看到李鱼也有些疑惑的问道:“你找谁?”

  “胡伯不在吗?”李鱼透过兆头男往房间里看,却发现房间里竟然重新装修了一遍,这让他也有了不好的预感。

  “胡伯?”光头男明显愣了一下,随后这才反应过来道,“你说的是原来的房东胡老先生吧,他已经把房子卖给我了。”

  “那他搬去哪了您知道吗?”李鱼立刻追问道,他现在没有手机,房东是他唯一可以找寻自己被埋两年的线索了,现在如果线索断了,他可就真不知道从哪入手了。

  “这我就不知道了,毕竟我只是买了他的房子,交接过后就再也没和他有过联系了。”光头男十分和善的摇头道。

  李鱼闻也十分失望,但还是向对方道谢后这才离开,出了小区之后,李鱼也不禁有些迷茫,自己现在身无分文,更没有手机,想联系以前的朋友都没办法。

  “难道要回公司去打听一下?”李鱼自语道,但随即他就摇了摇头,公司就是个挣钱的地方,他和同事也没什么交情。

  唯一有恩怨还是李鱼那个狗逼上司,这个上司骚扰一个新入职的女员工,被李鱼看到并制止了,结果几个月后,这对狗男女竟然在公司秀起了恩爱,偏偏他们各自都有家庭。

  李鱼自然也是倍受上司的打压,如果不是他出了意外,本来他就准备辞职了。

  李鱼在这个城市也没什么朋友,几个比较亲密的朋友也都是天南海北,只有过年时才会聚一聚。

  “看来得想办法买个手机,可是钱从哪来呢?”李鱼摸了摸比脸还干净的衣兜。

  没钱肯定没手机,找朋友借吧,又需要手机联系,没手机就没钱,这是个无解的死循环。

  不过就在这时,李鱼的目光无意间扫过小区大门外的一根柱子,上面早就贴满了各种小广告,李鱼快步上前,看着上面的一张纸惊喜的道:“我的病……呸!我的手机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