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540章 解决问题的唯一方式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着楚天江,虞婉秋点了点头。

  “没错,材料供应商那边反馈的,就是和天星商会签了合同,不准再给我们千禧阁餐厅供应。”

  楚天江纳闷了。

  “婉秋,外面那些都是大生意,很多材料或许都是唯一,但你这肉、菜米面油什么的,供货商不要太多吧,天星商会还能全部垄断不成?”

  “你以为呢,餐饮协会的会长你应该还有点印象吧?他亲自给我打电话,所有,整个香省都被天星商会垄断了,他找了几家,也实在没办法,人家都要赚钱过日子,现在能得到两倍的利润,谁不愿意?他让我找你,我觉得也行不通,这种生意的,很多都是类似涛子那种养家糊口的,总不能过去威逼利诱吧。”

  说到这,虞婉秋眼中也满是凝重。

  “而且我想着少赚点,两倍以往的进货价格也行,结果天星商会和他们签订的,居然是变动合同,我拿两倍,人家就给三倍的价格,真是疯了,加上吴家辛家那些,天星商会得是多有钱,单单这些,花费的数字,浪费的金钱,我真的都不敢想了。”

  的确,这是实话,楚天江犹豫了一下,说道。

  “你先忙吧,今天是你订婚的日子,别因为这些事烦恼,我下午会去天星商会一趟,看看他们到底在玩什么花样。”

  进入二楼的一个包间,金涛也在,看来是和虞婉秋也相处的非常不错了。

  “天江来了啊,有点事想要和你说一下。”

  才进门,金涛就迎了过来,两人站在了门侧。

  “今天一大早有人来找我签合同,只要我不给千禧阁餐厅供应米面油,我每个月就可以得到一万块的赔偿,这还是我不是千禧阁供货商的原因,听我一个本行的人说,他就是给千禧阁供货的,直接两倍货量的赔偿价格,你知道这件事吗?”

  果然金涛那里也被约谈了,楚天江点点头。

  “知道,放心吧,我会处理,今天是婉秋订婚的日子,不说这些。”

  重新进入包间,岚媚也在,不过似乎有点不敢去看楚天江的样子。

  “老婆,公司没什么事吧?”

  花瑾婷看了楚天江一眼,奇怪道。

  “没有啊,怎么了?”

  现在看来,吴家、虞婉秋这里都受到了狙击,偏偏自己老婆公司没事?这就很值得耐人寻味了。

  与此同时,宁市一家茶楼的大厅中,梁家家主梁品行带着儿子梁峥还有一个双眼小到几乎可以忽略不计的中年人,似乎在等待着什么人。

  “三兴!你确定没问题?那可是我们宁市第一豪门陈家啊,别最后让我的下场更惨啊。”

  梁峥一脸纠结的看向了中年人,后者微微一笑,本来就极小的眼睛,约等于没有了。

  “少主放心,区区陈家,连蚂蚁都算不上。”

  虽然算不上定心丸,但也比没有强。

  昨天他老爸突然带了这个叫三兴的人回来,开口就称呼他少主,也是吓了他一跳,连他爸爸也说,这人能解决陈家的问题。

  就在这时,陈江河带着陈小风走了进来,没有任何的护卫跟随。

  “陈老爷子。”

  梁品行急忙起身问好,他心里跟明镜一样,这个中年人虽然是静静派来帮忙的,但帮的只有自己儿子梁峥一个人,在静静眼里,只有这个儿子而已,所以他可不能玩的太大了。

  “梁家主,我能来是给你面子,现在,说吧,什么事?如果是替你儿子求情,我奉劝你不用开口了。”

  这边梁品行还没说话,三兴已经脚步动作到了陈江河的身前,单手扼住其脖子直接双脚离地被提了起来。

  “老东西!敢这样和我家少主说话?你算什么玩意!”

  陈江河脸色紫青,气都喘不上来,一旁的陈小风反应过来,指着三兴吼道。

  “你干什么?快放了我爷爷!”

  “聒噪!”

  一脚踹出,陈小风身体倒飞了出去,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生死不知。

  突兀的一系列举动,梁品行和梁峥父子都被吓坏了,他们以为怎么解决,居然是如此的暴力。

  这时,三兴盯着陈江河的眼睛,冷声道。

  “听着老东西!我家少主多么尊贵,也是你敢指手画脚的?明天拿一个亿的赔偿款过来,否则你们陈家人,我一天杀一个。”

  话落,手松开,陈江河一阵剧烈咳嗽,顾不得说什么,匆忙跑到了陈小风身旁,双指一探,瞬间目呲欲裂。

  “小风!”

  那一脚,居然直接将陈小风踢死当场。

  起身,陈江河歇息底里的暴怒。

  “你!你居然杀了我孙子!我跟你拼了!”

  陈江河也是武者,此刻暴怒中都忘了刚刚毫无还手之力的情况,真的冲了上去。

  啪!

  三兴一个耳光便把陈江河打回了原地,不屑道。

  “就凭你也有资格和我拼命?带着你孙子滚回去,明天一亿赔偿金不到我家少爷是账户上,还是那句话,一天杀你陈家一人。”

  死。。死了?

  梁峥和梁品行对视一眼,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宁市第一豪门,陈家的直系陈小风,就这样被一脚踢死了?这。。

  “三兴!你疯了吗?”

  反应过来,梁峥咆哮,这不是等于把他往死路上逼吗?

  然而,刚刚杀了一个人三兴,却好像什么都没有做一样,继续卑微的笑着。

  “少主放心,这就是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的,大都市中,我们根本不屑于去拿某个人压谁,武力,才是解决问题的唯一方法,而且也是最为迅速快捷的方法,少主大可安心,陈家的一亿赔偿金,主人所,就当作您的零花钱,花完了,继续找陈家要就可以了,这是他们欠你的。”

  嘶!

  两人都是倒吸了一口凉气,完全无法想象,三兴的做事方式,居然是这样,这也太过残暴了吧。

  而这时,陈江河摸了摸嘴角的血迹,然后将陈小风的尸体抱了起来,一步步的向着门口走去,快要出去的时候,他顿了一下,留下了一句话。

  “我孙子的死,我要你们血债血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