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497章 毫无良知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随着老村长话语落地,楚天江和花瑾婷看着出来的人,都是无比的诧异。

  没错,不是仅仅名字相同,这个所谓的老师,就是井昂然抛弃的女朋友,曾经神蛊门的圣女施兮。

  此刻的施兮,再也没有了之前那种靓丽的打扮,穿着一身十分朴素的服装,普通的白衬衣,料子裤,虽然打扮普通,但依旧抵挡不住她那份与生俱来的气质和天生丽质的美貌。

  他们两人诧异,施兮就更加的错愕了,表情就能够看出来,她是真的没有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够再次见到楚天江,她本打算就在这孤老终身的,大山之中,又怎么可能遇到楚天江这种天之骄子,但现在,的确是看见了。

  “怎么?你们认识?”

  老村长虽然久居深山,但也算是老于世故,看出了一丝异样。

  “老村长,我们的确认识施老师,可以让我们单独聊聊吗?”

  笑着点点头,老村长说道。

  “好好,难怪啊,有善心的人,往往都会被彼此吸引,这句话说的没错,花董是大善人,施老师这么年轻优秀,又心甘情愿在我们这穷山村教书育人,我们噶村,遇到你们真的是天大的福分啊。你们慢聊,我这就是招呼人做晚饭。”

  老村长离去后,施兮把楚天江和花瑾婷迎进了屋子,唐冲则是识趣的站在了外面,如果连这点眼力劲都没有,大老板也不可能派他来招呼楚天江如此重要的大人物了。

  “施兮,你。。你怎么到这里教书了啊?”

  花瑾婷开口,因为之前楚天江对她提到过,虽然不知道井昂然到底怎么了,但她也明白,当着施兮的面去提,肯定不好。

  “算是大彻大悟了吧,我起初就是想出去走走,无意间来到了这里,被这里的山川和大自然的这种鬼斧神工吸引,之后听到学校之前的一个老师刚刚辞职,看着那些质朴的孩子们,我悟了,然后就留了下来,现在每天的生活虽然单调,但我感觉却是一点也不乏味,每天看着那些孩子们成长,是最开心的事情了。”

  说实话,楚天江有点心痛,施兮的经历,说出去可能多少人都不相信,曾经也是高高在上的圣女,哪怕死几个人,她都不会有任何感觉。

  可能第一重改变就是井昂然造成的,之后井昂然心性大变,这一切的一切,或许都有种命中注定的意味吧。

  聊了一会,花瑾婷站了起来。

  “我和唐冲看看学校改建的具体情况,天江,你和施兮先聊吧。”

  她知道,自己在这,有关于井昂然的话题,很多都无法诉说。

  感激的看了花瑾婷一眼,等其出去后,楚天江本以为施兮会问井昂然的情况,没想到,施兮却笑着说道。

  “楚哥,我已经不在乎那些了,更加不在乎那个人了,我只想安安静静的在这教导一波又一波的孩子们长大成人,就足够了。”

  见此,楚天江也没说什么,点点头。

  “我明白了,施兮,如果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尽管开口。”

  “恩,会的,如果真的需要你帮忙,应该也是为了孩子们。”

  从屋子出来,看着太阳的余晖开始洒落大地,联想施兮的种种,楚天江的心境突然又得到了一次前所未有的升华。

  直到花瑾婷的声音响起,他才醒转了过来。

  不知为何,接下来要走的方向,似乎更加的明了了许多。

  “走吧天江,去老村长家里面。”

  “好。”

  十分钟后,施兮所在的小屋内,小道人影突然出现。

  “施兮,做的不错,我以为,你会忍不住把我的所在说出来呢。”

  施兮看着突然出现的这个人,眼中没有一丝杂色,有的,只是无限的愤恨。

  “井昂然!但凡你心中还存有一点点良知的话,就放过孩子们和村民,我可以一个人承担,现在就能死在你面前!”

  没错,这个人便是井昂然了,一屁股坐了下去,拿起了一个苹果,另一只手抚摸向了施兮的下巴,后者想要躲闪,但似乎想到了什么,只能硬着头皮不敢动弹分毫。

  “施兮,这个局我可是做了很久的,懂吗?这是杀死楚天江最好的一次机会,你死不死,根本无足轻重。”

  看着井昂然,施兮都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心理,现如今的井昂然,比他们刚刚分开的时候,人性丧失的更加彻底。

  几口啃完苹果,井昂然关好门拉了窗帘,然后笑着看向施兮。

  “还别说,有段日子没有触碰你,突然还是很想念的嘛,来吧,乖乖躺到床上去,你如果敢有半点的不配合,那明天你就会见到你其中一个学生的尸体。”

  泪水缓缓流淌而下,施兮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的躺在了床上,她的内心不停的问着老天。

  为什么?为什么没有人能够阻止井昂然这个恶人,这是为什么!

  正当井昂然一步踏出向着床边走去的时候,一阵发东西的轰鸣声响起,井昂然当即眉头皱了起来,看着施兮不爽道。

  “你这个贱人,到哪都不忘记勾搭别的男人,算了,晚上我再来解决一下。”

  与此同时,村长家中,灶房里几个妇人正在忙碌着,香味已经飘散了出来。

  “花董,楚先生,这是我们村里自个家养的鸡鸭,味道绝对比你们平时吃的好很多的。”

  “老村长,这是不是太破费了?”

  听到花瑾婷的话,老村长连连摆手。

  “花董,您这也说,可真是折煞我们噶村的人了,没有您出钱修村子的路,我们平时得多费多大的力气,没有您改建小学,我们娃每逢刮风下雨都只能待在家里,相对于这些,杀一只鸡一只鸭的,又有什么。”

  楚天江触碰了一下还要说话的花瑾婷,微微笑了笑。

  “老村长,那等下就尝尝了。”

  果然,老村长这才开心道。

  “好好,楚先生,您喝酒吗?我老了,平生就好这一口,都是自个酿的粮食酒,您要是不介意,等候咱们喝两盅?”

  “没问题。”

  就在这时,一个村民冲了进来,拿着一把铁锹,杀气腾腾的。

  “妈个蛋!老村长,那个恶少又来骚扰施老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