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218章 震撼人心的三拳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啪!

  一道清脆的耳光响起,下一刻,花致远和花富国直接惊骇的站了起来,花万桐更是吓的直接跌坐在了地上。

  只见花晓杰的脑袋,在楚天江这看似轻微的一巴掌作用力下,居然三百六十度转了几圈,脖子骨头瞬间开裂,皮肉拧成了一个麻花。

  “儿子!”

  花致远悲痛万分,就要冲过去,却被反应过来的花富国死死的抱住。

  “大哥!你不能去,你去了他也会把你杀了!”

  说完,花富国看向江龙吼道。

  “江龙!直接杀了他,不要再等着伊伊被拍卖的节奏了,楚天江已经丧心病狂!”

  哪怕是江龙,都没有料到楚天江会直接杀人,毕竟伊伊和花瑾婷一家都在他手上,以他先天武者的实力,瞬杀这几个人易如反掌,不过是眨眼之间的事情。

  “丧心病狂?没错,你们才是丧心病狂!我楚天江,只后悔为了自己消失了三天!”

  楚天江脚步未曾停止,发声之后,突然一拳打在了自己心口上,当即一口鲜血喷出。

  “女儿,爸爸对不起你。”

  话语落下,又是一拳打出。

  噗!

  再次鲜血的喷出,此刻距离的接近,侧头的花瑾婷等人已经能够看到了。

  这一刻,连刘兰和花梦媛都再次放声大哭了起来,花瑾婷更是拼命摇头。

  “不!天江,你不要这样。”

  “老婆,对不起。”

  仿佛不是自己在吐血,楚天江再次一拳捶打下去,又是鲜血的喷出。

  “爸妈,梦媛,对不起。”

  三拳过后,江龙都被震撼到了,他是先天武者,很多东西感应的都非常清晰。

  楚天江不是演戏,是真的将自己打伤了,没有一丝手下留情。

  这一幕,看的所有人目瞪口呆,都呆愣在了原地。

  轮椅上的花文辉抹着眼泪,第一次觉得,他们压在这个女婿身上的担子,太过沉重了,呢喃着。

  “天江,你没有对不起任何人,你没有啊。。”

  深吸了一口气,江龙也迈开了脚步。

  “楚天江,你的确是条汉子,这三拳,加上你的档案,我也终于可以确定,你应该就是北域炼狱战神。”

  此刻楚天江的眼中,只有台上笼子里的女儿伊伊,那呆滞的双眼,对一个三岁的孩子来说,是要承受多么大的恐惧和绝望,才能够呈现出的。

  噗!

  心神巨震之下,又是一口鲜血喷出,双眼中,更是恐怖的流出了血泪。

  那是对女儿深深的自责和痛苦,他甚至,都不知道该去说点什么。

  “你敢无视我?楚天江,我承认,如果是之前,哪怕我回归,也会是你手下的亡魂,但是今天,你会死!”

  说到这,已经有些愤怒的江龙,周身气势爆发而出,突然隔空一拳打向了楚天江。

  “因为我江龙,已经是先天武者,你楚天江,拿什么和我抗衡!”

  内力和罡气融合,可以外放打出体外,便是先天武者的标志。

  到此,就可以看出先天武者的恐怖了,完全就是移动的坦克,指哪打哪。

  嘭!

  一道爆响声发出,这一拳精准的隔空打在了楚天江的身上。

  但是让江龙震撼的事情发生了,楚天江的身体,甚至没有丝毫的影响,还在向前走着,但这怎么可能!

  他可是先天武者,一拳的威力,汽车都能够砸扁当场,楚天江却毫发无损?

  “不!你。。你居然也是先天武者,不会的。”

  江龙疯了,楚天江怎么会是先天武者,难道是消失的这三天突破的?

  而且他深刻的明白了一个事实,先天武者也是有强弱的,一个看天赋,另一个,就看你突破时候吸收的龙米多少。

  刚刚一拳,对已经受伤的楚天江没有造成丝毫伤害,他就知道,自己在楚天江面前走不过一招。

  瞬间,挟持的想法出现了,否则别说花家人了,他今天也没有命能够活着出去。

  身体刚刚动作,楚天江却也是隔空一拳打了出来。

  “凭你也配称之为前南境兵王?”

  嘭!

  一道爆响发出,所有人清晰可见,刚刚准备动作的江龙,双腿直接炸裂开来,血腥到让人无法想象。

  如今伊伊双目无神,楚天江没有了丝毫的顾忌,怎么可能不让在场人付出代价。

  这一拳,打醒了花富国等人,更是让他们张大了嘴巴,眼中是满满的不可置信。

  他们的依靠,他们要对付楚天江的唯一后台江龙,居然被楚天江一拳打成了废人,这种结果,他们怎么去相信。

  而感受最为真切的,就是本来就因为花晓杰的死亡被吓的瘫坐在地的花万桐了。

  江龙双腿的炸裂,血贱了他一身,此刻不停呢喃着,精神已经完全错乱。

  “不。。别杀我,我死不了的,呵呵,你不敢杀我,我姐夫是江龙,你不行,别杀我。”

  噗!

  不停口吐鲜血,只剩下上半身的江龙,眼中充满了恐惧,巨大的疼痛,甚至连话语都无法说出。

  这一刻,他终于后悔了,但后悔,明显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到达江龙身前,楚天江脚步还是没有停顿,右脚的再度抬起,踩下去的地方,赫然便是江龙的胸膛。

  “鸿海没死。”

  四字的吐出,江龙微微一愣,随即自嘲一笑,眼神说不出的复杂。

  嘭!

  一脚踏下,江龙身体被开了血洞,身死当场。

  这时,捂着心口的陈江河才从震撼中醒转,急忙过去给花瑾婷等人松绑。

  哪怕可以自由的活动身体了,但花瑾婷也没有动作,只是心疼的看着跳上台子的楚天江,以及笼子里的伊伊,同时对刘兰和花梦媛说道。

  “妈,这个时间,就交给天江吧,他比我们任何一个人都痛苦。”

  刘兰和花梦媛抹着眼泪,她们又何尝看不出来。

  那捶打自己的三拳,吐出的血液是真实的,就像花瑾婷说的,这一刻,真的没有人能够体会楚天江这位父亲的痛苦。

  走到笼子前,楚天江再度流出了血泪,缓缓跪了下去。

  嘭!

  随着膝盖的接触地面,台子上的木板顿时炸裂开来。

  下面的花富国等人吓的灵魂出窍,纷纷跪了下去,哭求道。

  “我们错了,饶了我们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