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209章 我为什么不能杀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到楚天江点了点头,王瑾嬉笑的表情收敛了起来,砸吧了一口,吐出了一个烟圈。

  “打开吧。”

  将箱子放在桌子上,楚天江缓缓将之打开后,看到里面的人头,王瑾眼中有精芒爆射,随即深深吸了一口,吐出了很长的烟雾,这才再度开口。

  “我给你五分钟时间解释。”

  拿出手机,播放了那段录音,结束之后,楚天江说道。

  “除此之外,妖邪组织还在做某种实验,而实验的对象都是小孩子,我亲眼见证,就有上百个孩子被他们残害,缺胳膊少腿已经算是最仁慈的,这便是小河加入的组织。”

  说到这,楚天江眼中毫无杂色,哪怕面对王瑾,依旧对视不弱分毫。

  “我曾发誓,凡妖邪组织成员,杀无赦。”

  录音的内容,王瑾都听了,那里面供述的罪行,的确够判自己徒弟很多次死刑了。

  将烟杆放下,王瑾走到了楚天江面前,声音无悲无喜。

  “小河该死,但他终究是我王瑾的徒弟,你楚天江,有什么资格杀?”

  楚天江周身气势震荡,似要将房顶都掀翻。

  “我为北域炼狱战神!小河迫害社会,肆意滥杀无辜,我为什么不能杀?”

  “好!”

  一字吐出,王瑾逼视楚天江,再度开口。

  “你有胆来给我一个交代,我王瑾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但他终究是我的徒弟,你杀了,就是坏了规矩。”

  “一掌过后,恩怨了结。”

  话落,王瑾右手翻动中,一掌向着楚天江的胸口打了过去。

  嘭!

  一声闷响发出,楚天江气势不变,眼神不变,更是没有退后一步,只是那嘴角缓缓溢出的血迹,说明这一掌绝对不轻。

  “你走吧。”

  重新回到座位上,王瑾再次砸吧起了烟嘴,眼神盯着箱子里的人头。

  没有再说什么,楚天江转身出了木刻店。

  之所以过来,是因为白天王瑾的雕刻让他受益匪浅,那是恩;自然小河是王瑾的徒弟,他楚天江必须要来给王瑾一个交代,这便是怨。

  楚天江走后,王瑾虽然还是面无表情,但眼中却还是流露出了一丝悲伤。

  “小河,死在这样的人物手中,你不冤。”

  说来说去,小河不过是他王瑾雕刻手艺方面的徒弟,如果是真正的那种徒弟,楚天江今天怎么可能活着离开。

  另一边,刚刚出门的楚天江,便是一大口血喷在了地上。

  王瑾一掌,他硬生生承受,已经是受了重伤。

  没错,不是轻伤,而是重伤,此刻别说九品武者,哪怕是能够达到八品武者得到宗师称呼的,类似文涛子那种,都可以要了他的命。

  他可以做到表面不动声色,没有人能够看出的地步,但是一旦动手,绝对会瞬间暴露。

  倒也不需要叫白翁过来一趟,自己吸收龙米之后成为先天武者,这伤势在龙米的滋润下,自然会迎刃而解。

  重新回到李家驻地那间别墅中,李家主果然如同自己承诺的,亲自带了六个人守在屋子门口,全部都拿着手枪。

  “楚先生,您回来了。”

  点点头,楚天江摆了摆手。

  “让他们都撤了吧。”

  “是。”

  此刻已经是夜里的五点钟,距离天亮也没有多久,一夜的时间,真的是太过于充实。

  进入屋子里,房门关闭之后,一道身影诡异的出现在了小河无头尸体的旁侧,躬身道。

  “大人。”

  这个面容普通的青年,便是影九了。

  “影九,相关资料都看了吗?”

  影九回道。

  “看了,大人,有关于小河的所有资料,以及生平喜好,习惯话术等等都已经铭记于心,唯有和妖邪那边的接触方式,不太清楚。”

  “无妨,只要接到通知,任何你觉得值得怀疑的通知,立刻联系我,如果没有,那便安心等待下个月的固定见面日。”

  听到这话,影九明白了,的确,接触方式什么的没必要,只要敢联系一次,见到人,那么大人就会立刻采取行动,自己,只是做好本职工作,扮演小河的角色就行了。

  “除了隔壁老王木刻店不用去,其他生活规律照旧。”

  “是。”

  几分钟后,屋子门开启,李家主看到楚天江和小河走了出来,内心松了口气,还好终于是没有再发生流血事件。

  “里面收拾一下,你和你儿子李威收拾,不准动用下人,其他的,我不说你应该都明白。”

  李家主不停点头目送楚天江和小河离去,随即有些摸不着头脑的进入了屋子。

  当看到那具无头尸体之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还。。还是发生了,那出去的小河,又是谁?

  天萌萌亮的时候,花梦媛醒了过来,一旁的李玲玲也是一夜没睡,毕竟发生那样的事情,她哪还有什么心思睡觉。

  “梦媛,你醒了?”

  花梦媛脑海还有点混沌,只是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玲玲,我。。我似乎记得昨晚。。怎么有点想不起来了。”

  正说着,突然花梦媛一个激灵。

  “好像。。好像我被人下了药,然后。。”

  “梦媛你没事,我也不好给你解释什么,你姐夫就在门外面,他会告诉你一切的。”

  姐夫来了?

  顾不得太多,花梦媛现在需要的就是安全感,急忙起身过去打开门,果然,就在门对面一把椅子上,楚天江坐着。

  “姐夫!”

  一声呼喊,乳燕一般的投入到了楚天江怀里。

  “没事了,你没有受到伤害,想要对你做坏事的人,我已经处理了。”

  听到这话,花梦媛再也不需要去问什么,呢喃道。

  “姐夫,我想回家。”

  “好,我们现在就走。”

  别墅外,接到通知已经半个小时前就过来的六棍打开了宝马车的后车门。

  当楚天江和花梦媛上去后,车子缓缓开动,逐渐消失在了李家人的视线中,也终于是让他们心中一块巨大的石头彻底落下。

  回去的路上,花梦媛靠在楚天江的肩膀上又睡了一觉,起来后精神才算是终于恢复了不少。

  “梦媛,记住上次我说的,只要你占理,就通知我,剩下的事情,我会处理。”

  花梦媛重重点点头,心底不禁多了丝小欢喜,似乎,姐夫已经彻底接受我了呢,这样的生活,挺好的。

  回到东城小区,一眼就能够清晰的看到,别墅门口停着三两劳斯莱斯库里南。

  “咦?姐夫,不会是去我们家的吧?”

  楚天江没有回答,而是径直下了车,如果猜的没错,这有些眼熟的车子,似乎是南宫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