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175章 恩怨了结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着车子离去,云水逸表情颇为有些复杂。

  今天的事情,真的不是她故意安排的,而是真的包被抢了,恰好遇到了楚天江。

  然而就是这么巧的事情,居然请吃一顿饭,再次被楚天江拒绝。

  这一刻,云水逸甚至都有点怀疑自己的魅力了。

  “楚天江!我就不信,我云水逸连请你吃顿饭的资格都没有。”

  半小时后,楚天江出现在了一家酒店的套房内。

  一进门,就看到三个人坐在客厅的沙发上,他的进入,三人当即都站了起来。

  马良自然不用说,还有一个男人,留着一个大背头,明显精心打理过,约莫三十多岁的样子,长的十分帅气,脸上也笑呵呵的。

  千万不要以为这个人很好相处,他就是楚天江四大守护中战力最强的刑天。

  “大人。”

  两人问候,楚天江眼神看向了剩下的一个面无表情的光头,南境修罗战神司徒燕勉麾下五大血卫之一的坦克。

  “坦克很乖,我没有动手,自己跟我来的。”

  刑天说完,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的性格就是这样,大大咧咧的,哪怕在楚天江面前,也是如此。

  “坦克,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司徒燕勉让你这样做的?”

  看着楚天江,坦克内心没有一丝波澜,因为他已经做出了决定。

  “炼狱战神,我人来了,就够了,其他,已经不重要。”

  前走几步,马良将坦克的手机递了过来,楚天江接过,拨通司徒燕勉的电话。

  “坦克。”

  “司徒燕勉,我是楚天江。”

  短暂的沉默后,那边传来了司徒燕勉的声音。

  “楚天江,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自己做过什么,心里清楚,我现在只问一句,怀孕女人去我老婆公司大闹的事情,是不是你指使坦克做的?”

  现场的三人都知道,这个回答很重要,但具体楚天江会怎样做,刑天和马良也无法猜透。

  又是一阵沉默,司徒燕勉才再度开口,声音已经有些冷了。

  “做什么?楚天江,大家都是战神之位,凡是都要讲求证据,不管你说我司徒燕勉做了什么,还是坦克做了什么,拿出证据。”

  “我明白了。”

  挂断电话,坦克内心升起了一丝悲凉,他知道自己是被司徒燕勉放弃了,但是却一点也不后悔,这是身为血卫应该做的事情。

  缓缓起身,楚天江站在到了坦克身前。

  “战场厮杀,保家卫国,你有功,这一点不可否认;找人来破坏我的家庭,这也是事实。”

  “我楚天江做事,不需要证据,一掌过后,你我恩怨了结。”

  右手向着坦克的胸口打去,速度很慢,坦克咬牙,本能的想躲,但终究还是挺直了身板。

  嘭!

  一声闷响发出,坦克后退三步,一口血吐了出来。

  “以后安心做个普通人,享受生活吧。”

  视野中,楚天江带着刑天和马良离去,坦克踉跄了几步,缓缓坐到了沙发上。

  他被废了,没有了武力,从此以后就是一个普通人,这个事实,他没法接受,本以为,自己必死无疑的,没想到。。

  不得不说,这一刻,连他都认同了那个传,三大战神,炼狱战神楚天江的人格魅力,真的很是恐怖。

  拿起手机,再次拨通了司徒燕勉的号码,接通后,那边没有声音,坦克抹了抹嘴角的血迹,将手机放在桌子上,然后缓缓跪倒在地,这才开口道。

  “大人,我坦克已经是个废人,以后没有办法留在您身边帮您了。”

  半晌过后,才传来了司徒燕勉的声音。

  “坦克,你受苦了,这个仇,我会在三大战神竞争华夏战神的最后时刻,向楚天江讨还回来。”

  听着嘟嘟声,坦克眼神复杂到了极致。

  楚天江的那句,你我恩怨了结,让他明白,这件事还不算完。

  华夏某个地方,司徒燕勉握着手机,脸色难看到无法想象,五大血卫,每一个都是他的臂助,而现在,坦克居然就这样被废了。

  “大人,炼狱战神未免有些太过狂妄了,我们完全可以去特种事件调查组总部参他一本。”

  其旁站着一个中年人,眼中寒芒涌动,同属五大血卫之一,他和坦克的感情很好。

  “不,这样一来,那个孕妇的事情就会弄的人尽皆知,虽然没有证据,但或多或少会影响我的声誉,对最后竞选战神之位造成影响,我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坦克的仇,我会在恰当的时候报的。”

  这一刻,中年人感觉到了一阵悲哀,在大人眼中,什么都无法和他竞选战神之位比较,坦克的下场,就是很好的例子。

  宁市一家麻辣烫的店里,刑天吃的满嘴流油。

  “真好吃,哇,这一趟没有白来呢。”

  马良嘴角抽搐,实在不敢苟同刑天的这副吃相。

  “刑天实力强,无需担心,马良在宁市,也不会有问题,血骨的行踪,难以捕捉,现在唯一需要担心的,就是冬灵了。”

  吃了一口,楚天江说完,马良沉声道。

  “大人,我会通知冬灵,让她多加小心,司徒燕勉阴险,还真的什么事都能够做出来。”

  擦了擦嘴,一旁的刑天笑道。

  “有些多虑了吧,司徒燕勉这个人,就喜欢玩阴招,绑架的事情,他应该不敢去做。”

  “以防万一,给冬灵打声招呼,刑天,吃完回去继续执行你那个任务,别玩了。”

  楚天江临走时候的话语,让刑天颇为无奈。

  “嘁!好不容易来了趟宁市,都不让我玩玩。”

  马良冷哼一声。

  “玩!成天就知道玩,你的任务对大人多重要,自己心里没点数?”

  筷子一放,刑天摸了摸自己的背头。

  “要不我就不喜欢和你在一起呢,血骨都比你有趣,唉,要是冬灵妹子在身边,那该多好啊。”

  还要开口,马良手机震动,看了一眼,瞬间冲了出去,几步便追上了楚天江。

  “大人,陈婉家有情况了,影卫已经跟上,暂时没有轻举妄动。”

  楚天江嘴角微微翘起,妖邪组织,总算是抓住了一点尾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