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159章 傻瓜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我敢!”

  井昂然说的异常坚定,眸子中没有半分杂色。

  摇了摇头,简茵茵招手,一个手下走了过去,右手伸出,一条黑色的虫子出现了。

  “蚀骨之蛆,它会钻入你的体内,啃噬你的骨头、骨髓,那种痛苦,你绝对无法想象的,如果你能坚持一分钟,而且还不会晕过去,之后还能说出刚才那句话,我便饶了你们。”

  井昂然自嘲一笑。

  “来吧,痛苦?”

  他没有再去说什么,什么痛苦能够比得上他做上门女婿那几年的。

  “不!”

  突然,施兮开口了。

  “不,简茵茵,你杀了我们吧,井昂然,蚀骨之蛆的痛苦,你根本无法忍受的,你不能!”

  人心都是肉长的,这一刻的施兮,真的被感动了,她如果还不开口说点什么,哪怕死了,估计都要带着对井昂然深深的自责。

  “施兮,人家都答应了,你着急什么,我可是正在兴头上呢。”

  简茵茵说着,手下已经将蚀骨之蛆甩了出去,蛆虫落在了井昂然腿上的伤口旁边,下一刻,直接钻了进去。

  仅仅是这一下,井昂然又是闷哼一声。

  但,他也明白,这应该仅仅只是开始。

  “啊!”

  果然,几秒的功夫,井昂然突然一声咆哮发出,整张脸都扭曲了开来。

  声音自然引发了路过人的注意,但简茵茵早就安排了人在巷子两端把手,如今的社会,也没有人愿意去管这种闲事。

  “不!简茵茵,你快停下来,他只是一个没有任何武力值的普通人,承受不住的,他会活活疼死的。”

  看着井昂然的样子,施兮哭了,她第一次因为一个男人哭了,这个男人,明明都已经知道自己对他的感觉,却还愿意来承受这样的痛苦,怎能不动容。

  然而简茵茵却就那么死死的盯着井昂然,缓缓开口。

  “说出来吧,说出来我立刻会将蚀骨之蛆召唤出来,你就不必再承受这种痛苦了。”

  仅仅十来秒钟,井昂然已经是大汗淋漓,脸色一片惨白,牙关紧咬,双眼暴突,哪怕这样痛苦的状态,他居然还能有余力对简茵茵摇了摇头。

  这一个摇头的动作,不但简茵茵动容,连刘庆以及其他几个毒蛊宗的手下都动容了。

  他们都知道蚀骨之蛆的恐怖,普通人绝对无法承受的,而这个男人,居然。。

  “这难道就是爱情的力量吗。。”

  简茵茵呢喃自语,眸子中一丝伤感一闪而过。

  而一旁的施兮,已经紧紧抱住了井昂然,整个哭成了泪人。

  “不。。不要,停下来,快停下来。”

  二十秒,井昂然已经口吐白沫,眼仁都上翻了起来。

  简茵茵再度开口。

  “还想坚持吗?如果你现在大脑还有哪怕一丝的余地能够听到我的声音,就更加应该明白,你坚持不到一分钟的,你会死!”

  突然,井昂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已经咬的满是鲜血的牙齿猛的张开,嘶声力竭的咆哮道。

  “不!我井昂然!愿为她死!”

  嘶!

  简茵茵倒吸了一口凉气,整个人后退了一步,终究右手抬起,那个手下顿时明白,心中也是对井昂然有些佩服,无关于其他,只是单纯作为一个追求爱情之人的佩服。

  挥手间,蚀骨之蛆从那个血洞中钻了出来,当即,井昂然便头一歪倒在了施兮的怀里。

  “我简茵茵向来说到做到。”

  最后复杂的看了一眼施兮和井昂然,简茵茵带着人离开了。

  失去了本命蛊虫的施兮,哪怕养好伤最少都要一年半载,恢复后,离开了本命蛊虫,也不过是一个有点实力的武者,对她或者宗门已经构不成半分威胁。

  黄昏的余光撒下,照耀在了施兮和井昂然的身上。

  “不。。昂然,你醒醒,你醒醒。”

  施兮作为神蛊门的圣女,天之骄女,从来都是在巴结、敬仰中长大,能够配得上她的男人,还从来没有出现过,她更加不可能想到,大都市中一个普普通通还离过婚的男人,能够拨动了她的心扉。

  感受着井昂然生命在快速的流逝,施兮终于体会到了,比刚刚本命蛊虫被摧毁还要更甚几分的痛,那么的刻骨铭心。

  踏踏踏!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施兮缓缓抬头,楚天江的身影逐渐被拉近。

  那,是一种怎样的眼神。

  回天乏术!

  楚天江站在了井昂然身边,自己兄弟什么情况,一眼就全部感受到了。

  那上翻的眼仁,满是血迹的牙齿,还有因为痛苦而痉挛的面容,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井昂然之前受到了怎样非人的虐待。

  后面跟过来的蔷薇,惊骇捂住了自己的嘴,她是为数不多知道楚天江和井昂然感情的人。

  为什么突然感觉。。好冷。

  “都是为了我,都是为了我,都是我的错啊!”

  施兮眼泪都快流干了,突然猛的抬头看向楚天江。

  “楚天江!你杀了我,我是神蛊门的圣女,井昂然因我而死,求你杀了我,杀了我吧。”

  缓缓蹲身,楚天江整理了一下井昂然的头发,轻笑道。

  “傻瓜,明知道不可为,为什么还要去逞强呢?”

  嘭!

  楚天江蹲着的地面,脚下地砖寸寸崩碎,一直蔓延到了整条巷子,恐怖到无法形容。

  这时,马良进入,一语不发,保护井昂然的影卫,居然中毒了,难怪没有及时出现。

  不管怎么样,如今奄奄一息的井昂然,如果白翁就在身旁还有那么一线生机,否则。。

  刚刚的震动,施兮趴在了一旁的地上,强撑起身体,就看到楚天江已经将井昂然抱在了怀里。

  突然,施兮想到了什么,焦急道。

  “楚天江!我。。我还知道一个办法,或许可以救活井昂然,我神蛊门因为那里门主发现的一个神蛊命名的,门主研究了那只神蛊一辈子,我曾经听他说过,神蛊有灵,可生万物,它一定能够救活昂然的。”

  楚天江没有任何话语传出,而是马良走了过来对施兮冷声道。

  “走吧,你说的方法不管可行不可行,大人肯定要去尝试一次的,还有,折磨井昂然的敌人,是谁?”

  “毒蛊宗圣女简茵茵,现在应该也在神蛊门。”

  马良没有再开口,他只知道,天空,似乎又要开始下雨了。

  而且这次的雨滴,应该会很冷,很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