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149章 遗嘱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没有经过任何人的同意,花梦媛就直接开了门。

  楚天江用鼻子想都知道是谁来了,自己态度已经很明确了,拒绝了老丈人的提议,但这道大门,如果再堵着,对老丈人而,就太有点不给面子,所以起身向着客厅一侧专门铺着垫子的区域走去。

  “伊伊,爸爸陪你玩。”

  听到这话,伊伊非常高兴。

  “嗯,爸爸你来当病人,伊伊给你看病哦,是不是肚肚疼啊?”

  对此,花瑾婷当然不会说什么,如果不是看在她老爹的面子上,她这时候估计已经去上班了。

  想着,一堆人鱼贯而入,花安泰、花富国、花致远以及两个全部被楚天江收拾过的儿子都到了,除了女人没来,算是齐活了。

  这么一堆人的进入,却没有一个人问候,哪怕是花文辉,此刻都因为楚天江提到了伊伊被拍卖,之前对于自己老爹的同情,再次减弱了许多。

  “老爷子,想要我们重回花家,以前的恩怨一笔勾销,简单,赔偿两个亿就行了。”

  花安泰前脚刚坐下,听到花梦媛这句话,差点没直接站起来走人。

  两个亿,也真敢开口?哪怕是他要拿出两个亿的现金,都得变卖掉一些生意才能够凑齐。

  “梦媛,你也太狮子大开口了吧,两个亿,你以为爷爷是印钞票的吗?”

  花万桐觉得太过不可思议,眼中涌起的一丝不屑以及更加过分的话语,想到来时爷爷和老爸的叮嘱,到了嘴边也变化成为了另外的句子。

  微微一笑,花梦媛坐在沙发上翘起了二郎腿。

  “花万桐,多吗?你自己想想我们一家这几年受到的委屈,还有伊伊被拍卖的事情,两个亿算作精神损失费,已经是非常便宜的了。”

  话落,花万桐还想开口,花致远右手抬了起来,随即看向花梦媛说道。

  “梦媛,我想知道,这是你的意思,还是楚天江的意思?”

  他们为什么会过来低三下四主动求和解,还不是因为楚天江一声令下,宁市第一豪门的梅家都彻底消失的原因,当然要看楚天江的态度。

  一时间,花梦媛有些支支吾吾了,却还是两眼一横坚决道。

  “这。。这是我们一家讨论的结果。”

  “不,这两个亿是你自己想要,我和天江可从来没说会原谅他们。”

  突然,花瑾婷毫不留情戳穿了花梦媛的谎,后者立刻急了。

  “姐!你什么意思?合着你的打算,就是自己过好,不管我们其他人了?我要两个亿,还不是为了家里能过上好日子,再说了,那不都是他们欠我们的,也是我们应得的。”

  到此,来的人都知道,或者也可以说,早就预想到了楚天江不会这么容易妥协,所以一个个都沉默了下来,因为老爷子说的备用计划,而且是十拿九稳的计划要开始了。

  果不其然,只见花安泰叹了口气,苦笑道。

  “梦媛,两个亿,我这个老头子可拿不出来。”

  说完,看向一直没有开口,表情复杂的花文辉。

  “文辉啊,爸有错,会认,之前也是猪油蒙了心,被很多利益给蒙蔽了,现在爸知道当初对伊伊拍卖的事情默许,是永远无法挽回的伤痛,天江和婷婷恨我,都是应该的。”

  一边说着,花安泰从包里拿出了一样东西,眼神中多了一些怀念和伤感。

  “这是你妈当年临死前立的遗嘱,本来是打算在你走投无路的时候让我拿出来给你的,现在看来,已经无法挽回的亲情,我继续留着,也没有了什么意义。”

  妈?

  瞬间,花文辉抬起了头,眸子中满是不可思议。

  从小,他本分老实的性格,家里被两个哥哥压着欺负,唯一疼他宠溺他的,就是这个妈妈,当初生病早逝,没想到居然留下了遗嘱?

  哪怕是刘兰都第一时间看了过去,因为在她印象中,作为一个儿媳妇,也丝毫挑不出这个婆婆的毛病,对他们实在是好的没话说。

  “爸!妈还留下过遗嘱?我怎么不知道!”

  花致远错愕出声,花富国也愣道。

  “是啊,您这也有点太过分了,妈留遗嘱的事情,这些年我们居然一点消息都不知道,我看看。”

  才抬手,花安泰一个眼神看了过去,同时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滚一边去!这份遗嘱,是你妈专门留给文辉的,也只是留给他的,与你们无关!”

  眼神示意下,花文辉才颤巍巍的双手伸向了遗嘱,拿起的一刻,刘兰和花瑾婷还有花梦媛都凑了过去。

  花瑾婷对这个奶奶还算有点印象,大概在她十来岁的时候过世的,至于花梦媛,就比较模糊了。

  陪着伊伊玩耍的楚天江,仅仅看了一眼,但毕竟在家里生活过,偶尔唠家常,也听过这个素未谋面的奶奶是怎样一个大好人,甚至刘兰每次生活艰难被花家人欺压的时候,都会惆怅,如果妈还在世的话,我们家绝对不会这样种种。

  “儿子,妈要走了,你们四个,妈最放不下的就是你和海燕,海燕毕竟是女孩子,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就看老公本事怎么样了,但妈,还是担心你啊。很多话,妈也就不在这里唠叨,你不有时候还闲妈烦嘛,呵呵。刘兰是个好媳妇,你可要好好和她过日子,妈给你留了一千万,是当初你爸创业成功每年给妈存下的钱,妈都舍不得花,叮嘱你爸,有一天,你这老实本分的性格,万一家庭遇到了无法翻身的危机,而你爸又不帮你的时候,这一千万,就算是你翻身的资本了。”

  “唉,说的有点多了,妈走了,你和刘兰可要好好的,还有婷婷和梦媛都照顾好,苦了谁也都不能苦了孩子。”

  到此,遗嘱看完,花文辉一个多大的男人,泪水已经是决堤一般的流淌而下,根本无法控制,悲戚呼喊。

  “妈!”

  一旁的刘兰也是不停抹着眼泪,婆婆临终前,居然都还惦记着她这个儿媳妇,说不感动怎么可能。

  哪怕是花瑾婷和花梦媛,都抽泣着鼻子,那字里行间的关怀、不舍,她们也体会到了。

  这时,花安泰将一张有着些许磨损的银行卡放在了桌子上,起身说道。

  “除了遗嘱,还有这张卡,里面有多少钱,爸也不知道。”

  “唉,我们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