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120章 高调和低调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你还敢挡我?”

  这一刻的梅正崇笑了,笑的是那么肆无忌惮,宁市,居然还有人敢挡他的去路,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的事情。

  打了个响指,一道人影冲了过来,是一位老人,一双剑眉十分突出,配合那阴测测的眼神,让人不敢直视。

  没有任何的话语,老人居然直接捏着连城的脖子将他扔在了一旁的地上。

  “看在你和我老爹有点交情的份上,今天你对我的大不敬,我可以饶你一命。”

  不屑的看了一眼连城,梅正崇推门走了进去,这一刻的院长,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又有种恐惧,连他自己都没想到,梅正崇的嚣张,完全还在他想象之上。

  进入卧室,楚天江看到外人,眉头皱了起来。

  “老子是梅家梅正崇,我不管你是陈江河什么人,现在这间vip病房,老子征用了,给你一分时间收拾滚蛋,否则,后果自负。”

  楚天江眼中一丝寒芒闪过,但他现在那只手不能离开蔷薇的胃部,否则就会功亏一篑。

  正要让这个嚣张到极致的小子过来,突然又是几道人影冲入。

  “阮。。阮叔叔?”

  来人便是刚化验完血的阮文天,还有马良和连城。

  叫出这句话的,是梅正崇,阮家作为宁市第二豪门,梅正崇还没到敢和阮文天这个阮家当家作主人物pk的地步。

  “女儿。。女儿你醒醒,都是爸爸的错,都是爸爸不对啊。”

  阮文天根本没有听到梅正崇的话语,眼中只有昏迷不醒的蔷薇。

  “别浪费时间了!我能救你女儿,前提是让这些不相干的人滚出去!”

  楚天江滚字一出,梅正崇火了。

  “妈的!你他妈让谁滚呢?嘴巴放干净一点。”

  然而下一刻,梅正崇就萎了,因为阮文天猛的看向他的眼神,好似恶狼一般。

  “滚出去!”

  “阮叔叔,我。。”

  “老子让你滚出去!听到没有!”

  梅正崇吓坏了,在他印象里,阮文天一直都是十分和蔼可亲的,今天的状态,太吓人了,况且,阮文天还有个女儿?他怎么没听过。

  但现在的情况,他也没办法在继续硬刚下去了,只能灰溜溜的离开了房间。

  “大人,情况很不利,阮文天也不是熊猫血。”

  听到马良的汇报,楚天江看向了蔷薇,柔声道。

  “我相信你可以坚持住,蔷薇,我楚天江手下从来没有冤魂,你不会死,我也不准你死!”

  出到外面的梅正崇,心情差到无法想象。

  “梅少,房间安排好了吗?”

  女孩走了过来,一句话问出,梅正崇瞬间爆发了。

  “安排你妈,以后从老子视野里消失,臭婊子!”

  骂骂咧咧的,梅正崇还对身旁的老者说道。

  “给我查清楚里面让老子滚的那个孙子的底细,奶奶的,阮文天我不能怎么样,那个小逼崽子难道还会让他活着?”

  “是少爷。”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vip6病房中,阮文天已经度过了那个慌张期。

  此刻,突然向着楚天江跪了下去。

  “男儿有泪不轻弹,男儿膝下有黄金,今天,我阮文天全部打破了。楚天江,我这一跪,是谢谢你尽心尽力的救治我女儿。”

  起身后,阮文天突然露出了一丝苦笑。

  “从小女儿就不待见我这个不常回家的爸爸,长大后,更是几年都没有回过家,我都快忘了我阮文天还有个女儿。”

  “直到枪响的那一刻,她的奋不顾身,我才知道我这些年,一直都忽略了什么,一直,都是我的错啊。”

  全程,楚天江都没有说话,只是做了一个合格的聆听者。

  就在这时,卧室门被猛的推开,马良带着一位老人走了进来。

  楚天江,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白翁,你终于是来了。”

  白翁翻了翻白眼。

  “是来了,你可差点没把老头子半条命废掉,坐着战斗机过来,亏你想的出来,滚出去,滚出去,老头子要救人了。”

  点点头,楚天江第一次将触摸在蔷薇胃部的手拿了开来,只要白翁来了,一切都能够解决了。

  出到客厅,来回踱步的阮文天突然愣了一下,随即看向楚天江道。

  “白翁?该。。该不会是那个拥有华夏医神之称的白翁吧。”

  楚天江根本懒得和阮文天这种人开口,而是马良沉声道。

  “要不你以为谁有那个能力,能够将蔷薇救活?”

  天呐!

  得到确认,阮文天快疯了,不可思议的看着楚天江,整个人都呆住了。

  有关于白翁这个华夏医神的传说,稍微有点地位的人,谁没有听过。

  连很多国家的总统,预约都排在几个月甚至一年后,哪怕是他们香省真正排名第一的豪门,亦或者云京、天海那等城市的大家族,想要请到白翁去看病,都绝对是难上加难,然而,楚天江却请来了,而且看刚刚两人的交谈,似乎还关系匪浅的样子。

  自己,到底给家族招惹了什么样的敌人。。想到老妈的分析和话语,以及蔷薇的奋不顾身,阮文天一时间羞愧和后悔到无法形容。

  半个小时后,卧室门打开,白翁走了出来。

  “好了,已经稳定了,剩下在医院休养十天半个月就没啥事了,一年内可以正常活动,但胃部不能再受到打击了。”

  治好了,阮文天急忙感谢,但白翁的眼神,明显一副你是谁的样子。

  “楚天江,走吧,陪老头子我去喝酒,我这一大把年纪了被你这样使唤,看我今天不喝死你。”

  楚天江脸上露出了笑容。

  “喝酒,你不是我的对手,等我进去看一下蔷薇,我们就走。”

  与此同时,已经接近零点的宁市街道,本来的宁静被一阵发动机的轰鸣声打破。

  足足十辆林肯大越野在车道上飞驰而过,其中一辆车子上,副驾驶坐着一个身材壮硕的中年人,正拿手机拨打着电话。

  “董事长,还有半个小时到达东城小区。”

  “知道了,该怎么做,你心里清楚,不用再给我汇报了。”

  电话挂断,开车的人小声道。

  “梁大师,咱们真的直接就这么到小区去绑人?是不是有点太高调了。”

  中年人冷笑一声。

  “我们代表的可是省城卢家,需要低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