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94章 难兄难弟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清风酒吧,当楚天江到达后,似乎就在酒吧门口等待的虞婉秋当即冲了过来。

  “你终于来了!”

  楚天江指了指酒吧。

  “还在里面?”

  “对,就在吧台那里坐着,一个人,不过我观察了一会,他似乎和老板张魁认识,两人那会聊了很长时间呢。”

  和张魁认识?楚天江内心已经不报多大希望了,毕竟张魁大部分青春都是跟着六棍在省城度过的,没可能会认识井昂然,而且井昂然也不可能在省城待过。

  不过,既然已经来了,不去确认一下,楚天江怎能心甘。

  虞婉秋在后面跟着,心里也是七上八下的,她可不是故意的,的确是这个人和井昂然长的太过相似了。

  吧台处,一道人影坐着,仰头的动作可以看出,喝酒的频率很高,就楚天江走过去的这一会,已经是喝了三口了,旁边又多了一个空的啤酒瓶。

  坐在旁边,楚天江也没出声,打量起了这个青年的侧脸。

  哪怕是有些年没见,但高中时期井昂然的模样,早就深深印刻在他的心中,是永远不会忘记的,而且一个人,只要不整容,他脸型的大方向和五官往往都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这仅仅一个侧脸,楚天江就微微有些出神了,的确像虞婉秋所说,很像井昂然。

  似乎感觉到有人在打量,青年缓缓转头,瞬间和楚天江来了一个四目相对。

  哐当!

  手中的啤酒瓶掉落,青年眼神中,就在如此短的时间,变化了太多太多次。

  下一刻,居然转身就要走,胳膊却被一旁的楚天江拉住了。

  “昂然,真的是你。”

  真正见到了井昂然,楚天江反而心中彻底的平静了下来,没有人可以体会他此刻的感受,本来已经必死无疑的好兄弟,居然还活着。

  “你。。你认错人了。”

  青年象征性的挣扎了两下,看到楚天江根本没有松手的意思,咬了咬牙,突然转头看向楚天江,咆哮道。

  “你他妈松手!你谁啊?”

  一旁的虞婉秋捂嘴,既然楚天江认了出来,那必然就是井昂然无疑了,但为什么,面对这个曾经最为要好的兄弟,会。。会是如此的态度?

  “昂然,我是楚天江,你为什么不敢认我,为什么要逃避?”

  听到这话,青年突然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空啤酒瓶,指着楚天江再次威胁道。

  “老子警告你,你他妈再不松手,可别怪我不客气了。”

  一个新来的服务员,看到这一幕,急忙向着老板办公室跑去。

  “老板,不好了,你吧台那个朋友和一个人要打起来了。”

  张魁本来在电脑上操作着什么,听到这话当即起身向外走去,脸色铁青一片。

  “哪个不长眼的,居然连我张魁的朋友都敢动!”

  出到外面,瞳孔中映射出明显要干仗的两人模样后,张魁呆呆的站在了原地。

  楚。。楚哥,怎么会是他?

  发愣的功夫,那边青年看到楚天江还是不松手,居然真的一瓶子打在了其头上。

  一旁的虞婉秋吓坏了,拿着纸巾跑过去给楚天江擦拭,同时对井昂然吼道。

  “井昂然!你疯了吗?他是楚天江啊,你难道失忆了?”

  这时,楚天江的右手松开,青年留下一个极为复杂的眼神,逃也似的出了酒吧。

  “天江!你肯定认错人了,这种疯子怎么可能是井昂然。”

  楚天江却笑了,笑的是那么开心。

  “哈哈!不,是昂然,绝对没错,婉秋,我真的很高兴,昂然还活着,而且是那么的生龙活虎,我真的太高兴了。”

  “张魁,给我上酒!”

  本来在犹豫要不要过来的张魁,闻啊了一声急忙抱着一箱啤酒走了过来。

  看到楚天江连干三瓶,虞婉秋傻眼了。

  “喂!真的是井昂然?那他为什么要那样对你,还。。还砸了你一啤酒瓶,说不过去啊。”

  “我。。我可能知道原因。”

  突然,张魁小声的开了口,楚天江瞪了一眼,吐出了一个字。

  “坐。”

  张魁坐下后,吞咽了一下口水,小心翼翼的开始了讲述。

  “我和井昂然认识是三年前,那时候我还跟着六棍在省城,有一次路过一条巷子的时候,井昂然正被五个社会人士打,其中一个刚刚拿出长匕首,打算割了井昂然的手筋脚筋,让他从此做个废人,我实在看不下去,就出手了,从那以后,偶尔我就会和井昂然这个弟弟出来喝几杯,我能感觉到,他内心的善良。”

  楚天江嘴角轻轻上扬,将一瓶酒递给了张魁。

  “从今天开始,你张魁就是我楚天江的兄弟,以后你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干了!”

  啊?张魁彻底傻眼了,随即便是一阵狂喜,这可是楚天江啊,能够成为他的兄弟,简直是八辈子都无法修来的福分啊。

  “好!多谢楚哥,我干了。”

  抹了抹嘴角的啤酒,张魁也想明白了楚天江话语的意思,继续说道。

  “没想到楚哥您和井昂然是兄弟,这个世界,有时候真的太小了。”

  啪!

  就在这时,虞婉秋十分不满的在张魁粗壮的胳膊上打了一巴掌。

  “喂!你能不能说重点?人家明天还要去上班呢,你在这瞎感概个什么劲。”

  张魁尴尬,急忙说道。

  “是是,井昂然三年前,就是我救下他的两个月前,做了省城卢家的上门女婿,娶了卢家老三卢文耀的女儿卢莹,我想他不敢和楚哥你相认的原因,就是怕连累你吧。”

  皱了皱眉头,楚天江一时间心中感概万千,下一刻更是自嘲一笑。

  “我和昂然还真是兄弟啊,都做了别人家的上门女婿。”

  一旁的虞婉秋也是有些忍俊不禁,张魁更是一口啤酒喷了出去,眼中满是不可思议。

  楚哥这么牛逼的人物,居然是个上门女婿?我靠,这他么得多大的庙才能容得下他这尊大佛啊。

  思绪划过,突然就看到楚天江冷冷的盯着他,顿时一个激灵。

  “昂然不敢认我的原因,和上门女婿有关?”

  张魁小心翼翼的点点头。

  “对,他老婆卢莹发过话,说井昂然就是她养着的一条狗,狗,是不配拥有朋友的,哪怕有,也都是野狗,她会出手亲自将野狗打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