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59章 愤怒蔷薇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看着平板中万刚和王白的罪行,全是关于女人方面的,蔷薇都有一种要对两人鞭尸的冲动。

  此刻一地血腥,终究还是拨通了一个号码。

  “地址。。来处理一下,顺便给有关部门打个招呼,我们接管了。”

  挂断,蔷薇脑海中不自觉出现了楚天江的身影,以及说的那番狂傲之极的话语,心中还是有些来气,嘟着嘴气呼呼的再次拨通了一个号码。

  “喂!你那边那位好相处吗?”

  电话中传出了一道甜美的声音。

  “挺好相处的啊,也挺配合我,怎么了?”

  蔷薇气极。

  “哼!早知道和你交换了,这个炼狱战神楚天江,狂的没边,说我根本没有资格来审查他,他也不需要别人的审查,还说对战神之位根本不在乎,嘁,口是心非、不由衷的男人。”

  “怎么会?炼狱战神算是三位战神候选人里面最为随和的一位了,你来看看我负责的这个,虽然什么都配合,但脸上总给人感觉写了一个狂字呢。对了,你是不是和人家楚天江见面的第一次时机不太对啊?”

  听到这话,蔷薇想到了楚天江那会的眼神,也感觉到了一些,当即没再说什么,直接挂断了电话。

  等到人员到来开始收拾巷子的残局后,蔷薇也离开了,路过清风酒吧,不知为何就走了进去,随即,她便看到了正在一个卡座旁默默喝酒的楚天江。

  “陪你喝两杯?”

  楚天江所在卡座,张魁提了一打酒坐了下去,见到楚天江没有说话,自顾自打开了一瓶喝了起来。

  “我挺欣赏你的,狂中有细腻,我年轻时候可不敢像你这样的行事风格,不过也是因此留下了遗憾。那会你走的太急,我本来是想说,王白派人在这盯了几天了,让你小心点的。”

  抬头,拿起酒瓶和张魁碰了一下,楚天江说了声谢谢,然后起身离开了酒吧。

  奥迪车让马良帮忙开了回去,楚天江独自走在大街上,虽然他已经吩咐马良去查井昂然用过的那个国外号码,但不知为何,心中也没报多大的希望。

  甚至这个兄弟到底还有没有活着,都是个未知数,要知道,那可是癌症晚期。

  一直走到东城小区门口,心情已经恢复的楚天江停下了脚步,转身说道。

  “我已经到家,不用送了。”

  跟在不远处的蔷薇极为不爽,冷声道。

  “你得瑟什么!我是在监视观察你,谁要送你回家的。”

  看着仿若和黑夜融为一体的蔷薇,楚天江摆了摆手。

  “随你的便,你有你的职责,我有我的底线,如果你敢打扰到我家人的生活,你不会想知道后果。”

  呆愣了好一会,蔷薇对着一旁的大树就是一阵捶打。

  “楚天江!你凭什么这么狂,你给我等着!”

  另一边,某栋房子里,鸿海坐在沙发上,听着身旁下属的汇报。

  “大人,已经确定,韩战野死了,从花豹那些手下中打听到的,是。。是被楚天江一指头戳死的!”

  什么!

  哪怕见过大场面的鸿海,都瞬间站了起来,眸子中满是骇然。

  “韩战野四品武者,据说还是四品武者中的佼佼者,怎么可能被楚天江秒杀,你确定没有打探错误?”

  手下苦着脸。

  “绝对没有,我也怕有人胡编乱造,足足调查了五十多个人,说法都是一模一样。”

  缓缓坐下,鸿海沉思了起来。

  一点可能,有高人出手,花豹为了夸大楚天江的作用,让所有手下统一了口径;二,韩战野真的是楚天江所杀,而且是秒杀,如果是第二点,那事情就有些复杂了。

  一个武功如此高绝的人,怎么可能只是北域一个普通的小兵。

  “联系北域的人,查一下这个楚天江。”

  鸿海感觉,一直以来都走入了一个误区,应该早点查查楚天江的。

  大人江龙可以不用在意,毕竟是退役的南境兵王,身份高贵,哪怕楚天江再厉害,在江龙眼中也都不过还蝼蚁一只,怎么玩死都可以,但现在执行任务的是他,花万桐已经受伤,容不得再出现半点马虎。

  几分钟后,手下进入,脸色颇为的震撼。

  “查不到,大人,那边回信说,整个北域都没有楚天江这么一个人的资料。”

  恩?鸿海眉头深深皱起,良久才说道。

  “不行,给我订飞往云京的机票,我要先去一趟特种事件调查总部,楚天江的身份不弄清楚,不能再贸然出手,你告诉花蕊蕊,最迟两天我就可以回来。”

  “是。”

  同一时刻,东城小区,进入院子正要开门的楚天江,忽然转头看去,一辆奔驰停靠在了车库门前,不是花梦媛的车,还能是谁。

  这会可是已经零点了,无奈摇了摇头,楚天江走了进去。

  结果,客厅灯亮着,还真不是有人忘关了,而是一家三人都在沙发上坐着。

  “老婆,你们这是?”

  花瑾婷脸色难看。

  “三堂会审,梦媛说了会回来,我们已经等了三个小时,越来越不像话了。”

  没再说什么,换好鞋,楚天江就打算喝口水,洗漱一下去陪伊伊睡觉了,至于花梦媛,他实在懒得去管。

  走了几步,房门再度开启,花梦媛走了进来,就跟吃了枪药一样,立刻说起了楚天江。

  “楚天江!你什么意思?看到我的车停下了,为什么不给我留门!”

  那边的花瑾婷不乐意了。

  “花梦媛,楚天江是你姐夫,你能不能有点礼貌?过来坐着,爸妈要问你三年前向二叔借一百万的事情。”

  谁知道花梦媛居然鞋都不换,就站在那里双手环抱道。

  “我以为多大的事情非要叫我回来,是,那一百万的确是我借的,当时找了个男朋友,赌博欠了别人一百万,怎么了?一百万对现在咱们家来说,还算个事?”

  正在拿杯子倒水的楚天江,实在无法想象,初入花家做上门女婿的时候,这个小姨子就极其刻薄,没想到入伍四年之后,小姨子非但没有改变,反而更加变本加厉,好像什么都理所应当的一样。

  那边的花文辉气的呼吸急促,刘兰急忙用手给舒缓着,花瑾婷更是气的直接冲了过去,指着花梦媛鼻尖吼道。

  “一百万不算个事?你好大的口气!花梦媛,你有没有记得你写过十倍奉还的话,啊!”

  “我们还的,是一千万!”

  什么?这一刻,花梦媛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呆滞在了当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