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58章 他们不该死吗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班长已经抱头跑的没了影子,他的确是害怕到不行,这个时候哪还管他人死活,他也没那个能力,毕竟万刚找来的这几个人,单单面相真的就是无比的恐怖。

  而这五个缓缓逼近楚天江的亡命徒,却根本都没有注意到,低着头的楚天江,身体微微抖动着,这根本不是害怕,而是一种爆发的前兆。

  就在这时,巷子两侧又是一共四个人的进入,还有一道极为惊讶的声音响起。

  “咦?你也是来找这小子麻烦的?”

  万刚转头看去,一个有些帅气的青年缓缓靠近,身旁还有一个人,感觉和他招揽的这几个亡命徒很是相似。

  “滚一边去!”

  看到万刚如此态度,来人笑道。

  “那可不行,这孙子惹了我,我今天要弄死他!这条巷子没有监控,是最好的葬身之地,老子已经守了酒吧好几天,可是好不容易等到他出现的。”

  如果楚天江现在抬头,就能认出这个刚来的青年是王白,就是和虞婉秋喝酒那天打倒在地的那个。

  “你想弄死他?行,等老子的人挑断他的手筋脚筋后再说。”

  “没问题,这孙子仇人还真是多啊,呵呵,以为认识花豹就可以为所欲为了?那老子就让你没有搬救兵的机会。”

  这时,万刚带来的五个亡命徒已经靠近了楚天江,一个个脸上都是狞笑,他们很喜欢杀人的快感,任何杀人的活他们都会接,不管是妇人还是小孩,只要有钱,他们什么都可以做。

  长匕首转动间,仿佛已经看到了楚天江倒在血泊中哀嚎的场景,一时间都是内心某种病态的感觉疯狂的攀升了起来。

  突然,楚天江的头猛的抬起,一双通红的眼睛吓了几人一跳。

  嗡!

  仿若有什么东西猛的扩散而出,所有人都感觉口鼻间浓郁的不适,好似被一股血腥完全充斥。

  距离最近的五个亡命徒,更是张大了嘴巴,眸子中只剩下了恐惧,极致的恐惧。

  这一刻,他们好像看到了有无数尸体攀爬在身上,鲜血不停的喷涌着。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亡命徒看似都快要窒息了一样,内心已经完全崩溃,实在受不了这种感觉,长匕首挥舞间居然就割破了自己的喉咙。

  突兀的一幕吓坏了不远处的万刚几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然而,如同多米诺骨牌一般,另外四个人也突然都是举刀划过了自己的脖颈,任由鲜血的流淌,眼神中出现的,却是一种解脱,脸上更是诡异的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这。。怎么回事!见鬼了吗!

  踏踏踏!

  脚步声响起,万刚等人才发现,楚天江正在向他们这边移步而来,之前的血腥味更加的浓重,都是不自觉的双腿打颤无法站立,跌坐在了地上。

  “盎然,我的兄弟,我楚天江生死不明的兄弟,也是你可以拿来开玩笑的?”

  楚天江的杀气,这一次是毫无保留的释放而出,哪怕是马良那种级别的在侧,都会恐惧到无法自己,更遑论这些普通人。

  “不不!楚天江,你别过来,你别过来。”

  随着距离的不断逼近,感受那股杀气就愈发的凝实,万刚眼泪流淌,居然已经都尿裤子了。

  至于那个王白,更加不堪,完全说不出话语,大脑一片空白。

  嘭!

  随着楚天江再次一步的踏出,地面一个坑洞出现,闷响声在巷子中传播的同时,他俯身,通红的双眼凝视而去。

  下一刻,万刚等人,居然躺倒在了地上没了气息。

  直接被当场吓死。

  杀气收敛,楚天江还呢喃着。

  “没有人可以拿我那个可怜的兄弟开玩笑,没有人。。”

  巷子一片狼藉中,有急促的脚步声突然响起,很快,一道身影进入,看着这一切,完全的目瞪口呆。

  来人一身黑色的连体紧身衣,扎着一根马尾,五官很是紧致,完全的御姐范。

  扫视这血腥的一切后,女人右手点指而出,对着楚天江喝道。

  “楚天江!你。。你居然如此十恶不赦,我是特种事件调查组特派员,代号蔷薇,暗中考察你回乡后的表现,这会影响到你能否成功当选华夏战神,没想到你居然。。跟我走一趟!”

  楚天江缓缓转身,看着蔷薇,脸上没有一丝的表情。

  “这些人,难道不该杀吗?”

  蔷薇脸色沉寂,她今天刚刚被派遣过来,仅仅是在酒吧门口制止了一个流氓调戏良家妇女,没想到赶过来后就发生了这种的人间惨剧。

  “该不该杀也不是你炼狱战神楚天江说了算,哪怕你在北域立功无数,也不是你可以随意收取他人性命的理由!”

  “马良!”

  突然,楚天江低喝一声,巷子一侧的墙头上,一道人影跳了下来,不是马良还能是谁。

  随之,马良拿出了一个平板,指着躺倒在地最先割裂自己脖子的亡命徒说道。

  “李天,男,四十八岁,三次入狱,三年前刑满释放,流窜作案四起,杀死两人,重伤一人。”

  又指向下一个,声音再度响起。

  “王三,男,三十八岁,一次入狱,半年前刑满释放,流窜作案两起,杀死三人。”

  说到这,马良立正,楚天江开口。

  “这些人,没有一个不该死的。蔷薇,我楚天江不需要任何人来测评,也没有人有资格来测评我,所谓战神之位,我根本就没有在乎过。”

  转身,楚天江向着外面走去,马良心中也是愤恨不已,他从来都没有见过大人这么疯狂过,所有杀气的释放,连躲在墙头上的他都蜷缩了身体,足可见那个井昂然在心目中的重要性了。

  那边的蔷薇目瞪口呆,但随即就气炸了,她可是特种事件调查组的特派员,楚天江居然对她是如此狂妄的态度。

  “你站住!这些人是该死,但他们两个呢?”

  楚天江脚步根本未停,马良则是将平板直接甩给了蔷薇。

  “大人说了,这些人该死,他们当然就犯下过可以直接枪毙的罪行,自己睁大眼睛好好看一看。”

  说完,马良不屑一笑。

  “特派员?一个黄毛丫头,基础功课都没有做好,就敢来监视我们大人?实属可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