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56章 便是天,也一指捅破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要知道,刚刚直升飞机虽然是低空而来,但至少也有六七层楼的高低,这样的高度,韩战野跳下来不但屁事没有,反而身体站的笔直,连卸力都不需要,简直太恐怖了。

  再看看楚天江,明显不是一个段位的。

  瞬间,花豹这边的人都惊恐万分,感觉已经是死定了,而之前那三个跪过去的人,心里就偷着乐了,还好做出了正确的选择,真是太幸运了。

  “你便是楚天江?凭你也敢执掌我韩战野哥哥的生死?”

  韩战野看着一副淡然模样的楚天江,声音肃杀之气极为狂猛,有些人甚至双腿都已经开始打摆子了。

  “枪。。掏枪啊!”

  有人呼喊,楚天江摆了摆手。

  “不用。”

  然而,还是有人因为害怕从后腰拿出了手枪。

  下一刻,就看见韩战野右脚猛力踏地,石板的碎屑纷纷飞起,右手抓住一个,抖手扔出,噗的一声,那个拿枪的人便额头带血倒在了地上。

  四野寂静无声,一百来号人,居然没有一个敢动作了,甚至不停有吞咽口水来缓解恐惧感的声音发出。

  这一刻,他们想起了楚天江扔出的牙签,但韩战野的小石块,明显威势要强太多了。

  “滚过来受死,我时间很有限。”

  突然,楚天江开口说出的话语,让一干人心里都直发毛,甚至有了一拳打死的冲动。

  你他么不吹牛逼能死啊,韩战野已经足够愤怒了,你还要火上浇油?

  果然,韩战野眸子中冷芒疯狂涌动,一步跨出向着楚天江缓缓走来。

  “我哥遗像在此,我会当着他的面,将你的骨头寸寸捏碎,让你哀嚎一天一夜,失血过多而死。”

  韩战野每一步的踏出,脚下的石板都会瞬间四分五裂开来,何止是气场八米开外,迫使花豹这些手下纷纷不停的后退,有些,甚至都想转身逃跑,偏偏两腿感觉使不上力,全身都已经被惊恐占据。

  最后一步的踏出,韩战野已经到了楚天江一米开外。

  “区区有点武力的武者,也敢定我哥生死,滚过来!”

  双手成爪,韩战野向着楚天江的双肩抓去,他要先将之捏碎,然后再一步步执行他的计划,区区楚天江这种新晋武者,在他眼中,如蝼蚁一般,不会有半分抵抗的能力。

  “四品武者,你以为自己是天?便是天,在我楚天江面前,也可一指捅破。”

  什么!

  当楚天江说出四品武者四个字后,韩战野的表情便是第一次变了。

  “你怎么可能看出我的。。”

  噗!

  剩下的话语,他已经无法说出,因为心口处,一个血洞呈现,随着楚天江右手食指的缓缓拔出,顿时血涌如柱。

  下一刻,楚天江右脚踢动了一个碎石块砸在了花豹的后背上,后者直接躺倒在地上,随即挣扎着似乎已经可以站起来了。

  “收拾干净,包括石板也修葺好,这可是我家附近唯一的公园。”

  说着,楚天江已经转身向着外面走去,根本没有理会仿佛虫鸣鸟叫都因为他刚刚快速的一击消失的此地。

  良久,花豹的一百来号手下才似乎回过神来,眼珠都是暴突着,已经没有任何词语可以形容他们此刻内心的震撼了。

  韩战野,那么牛逼的一个人,给人压迫力十足到随时都想自杀的一个人,居然让楚天江一指头给戳死了,还有比这更加让人不可思议的事情吗?

  而那边的刀疤,在韩战野倒下的时候,已经是瘫坐在了地上,整个人呆滞,根本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事情。

  至于那背叛给雕爷磕头的三个人,现在后悔的肠子都清了,偏偏却被楚天江那一击吓的连求饶的话语都说不出来。

  很快,被搀扶起来的花豹,眼神复杂中开口道。

  “把这四个人给老子带走,还有按照楚哥吩咐的,将这里恢复原样。”

  回到家,系上围裙开始洗菜做饭的楚天江,仿佛之前根本没有发生任何事一样。

  这时,房门开启,花文辉居然回来了,刘兰也有些纳闷。

  “老花,你不在砖厂待着,怎么大中午跑回来了?”

  花文辉更是一脸古怪。

  “花富国用陌生号给我打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要来家里一趟,我这个家主必须在,我害怕发生什么事情,当然就赶回来了。”

  哦?楚天江听到这话,不禁有些奇怪,花万桐这时候应该还在医院,那两口子不陪儿子,反而跑到这里来,还重要的事情?

  自己下一步针对花枫房地产公司的行动还没开始呢,这是要闹哪样?

  几乎就是众人刚刚吃完饭,楚天江哄睡了伊伊下楼后,门铃就响了,一看可视电话,花瑾婷皱眉道。

  “爸,还真的是二叔和二婶来了。”

  既然说了有重要的事情,虽然已经断绝了关系,但花文辉还是让花瑾婷开了门。

  两人进入,看向楚天江的时候,毫不掩饰内心的仇恨,就差直接写在脸上了。

  “花富国,说吧,有什么事?”

  花文辉也没有好脸色,打算直入正题。

  “呵呵,还真是断绝关系到一干二净啊,连一声二哥都不愿意叫了。”

  看着花富国调侃的样子,花文辉冷哼道。

  “这种结果,是我导致的吗?是我们一家导致的吗?你什么时候能管好你的那个好儿子,这种事情发生的概率,或许能够下降不少。”

  吴花花忍不住了,指着楚天江道。

  “你有资格说我儿子万桐?他的一张嘴都被楚天江撕烂,现在还在医院躺着,你们难道不知道吗?”

  花瑾婷几人惊骇,他们还真的不知道。

  “难道不该撕烂吗?有事说事,没事滚出去。”

  楚天江的话,比花文辉难听了不知道多少倍。

  见此,花富国和老婆吴花花对视了一眼,前者从包里拿出了一张条子放到了桌子上。

  “既然没有了感情,那有些账,我该收肯定要收了,你们看看吧,一百万的借据,应该没有任何问题吧。”

  花富国脸上挂着笑容,这玩意还是他老婆突然想起来的,回家还真找到了,也算是鸿海弄残楚天江之前,先收回的一点利息了。

  而对面一家人,包括楚天江都是急忙向着借据看了过去,一时间,脸色都难看到了极致。

  因为那个落款,居然是花梦媛的名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