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36章 一人足矣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从老爷子家出来,林梅突然拦在了楚天江身前。

  “楚天江!我告诉你,如果你以后再敢无缘无故打我儿子,我跟你没完。”

  楚天江点点头。

  “从你们对伊伊和我老婆做的事情开始,已经和你们没完了,这句话不用说出来,总之,花万桐敢出现在我面前,我见一次打一次。”

  如此的嚣张狂傲,林梅气到不行,偏偏还没有什么办法。

  “老婆,不用多说,他蹦跶不了几天了。”

  楚天江和老二一家,已经上了老爷子的黑名单,真以为让连城断了老爷子投资几百万的砖厂,一点事情没有?

  既然花瑾婷已经答应了做花枫房地产的副总,就到了还账的时候了。

  “天江,你。。太意气用事了。”

  所有人走后,花海燕才来到了楚天江身旁。

  “姑姑,你放心吧,等你拿到百分之十的合同,立刻出手卖掉,那笔钱,算是他花安泰欠你的,我保证不会出现任何麻烦。”

  花海燕无奈,也听说了一些楚天江回来后发生的事情,只能说,这个上门女婿,真的是变了。

  花海燕走后,花瑾婷憋不住了。

  “天江,你让我做副总到底是为什么?你不是憎恨爷爷他们吗?为什么还要帮忙?”

  笑了笑正要开口,花文辉从家里出来了,散会后,老爷子将花文辉单独留了下来,从此刻老丈人难看的表情,就知道里面应该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

  “爸,怎么了?”

  花瑾婷刚说完,花文辉指着楚天江,似乎要发怒,却又想到了什么,忍了下来。

  “都是你干的好事,我就说你爷爷不可能没有后手,知道吗?他刚刚让我签了一份协议,内容是,如果婷婷拿不到和祝氏集团的合作,而且利润达不到五亿,那么我们刚刚到手的风通砖厂,就得赔给他,现在,你满意了吗?”

  啊?花瑾婷捂嘴,不可思议的看着被他爸爸指着的楚天江。

  “这。。赌注太大了。”

  深吸了几口气,花文辉摆了摆手。

  “算了,赌注是有点大,好在连城认识祝氏集团来这里的分公司老总,希望还是很大的,回去吧。”

  另一辆车上,花万桐拍着大腿笑个不停。

  “爸!真的,我太佩服大伯了,也只有他能够想到这么阴险而且二叔一家还会上当的招数了。”

  花富国也笑着。

  “这就是为什么我从来不会和你大伯去争论的原因,他那个人,太过阴险狡诈,真玩起来,三个爸爸我都不是对手。”

  “是啊,连城认识个屁的祝氏集团分公司的老总啊,楚天江果然也只是一个莽夫,从来不考虑事情,二叔他们更是没有主见,我等着看花瑾婷去祝氏集团分公司吃瘪的样子了,哈哈!”

  回到家陪着伊伊玩了会,之后看着女儿进入梦乡后,楚天江又出门了,上了奥迪车,拨通了连城的电话。

  “那个老雕现在在哪?”

  “万花会所,大人,那可是老雕自己的场子,手下很多,而且肯定还有枪,您自己过去恐怕。。”

  “不用管了。”

  挂了电话,楚天江踩下了油门,雕爷这种社会的蛀虫,小角色的存在,在连城都出面的情况下,居然还敢不给面子,那就真的是找死了。

  到达万花会所已经是晚上的九点了,从车子下来,陈小风带着一个人跑了过来。

  “楚哥。”

  点点头,楚天江看向了陈小风身旁的中年人,穿着花格子衬衣,长相朴素,单论穿着和形象,没有人会想象,这个人也是社会暗地中的一个组织头领,控制着宁市郊区等周边地带,绰号花豹。

  据说这个绰号,是因为花豹最喜欢穿那些花花绿绿的衣服而得名的。

  “叫楚哥啊,愣着。”

  陈小风不满,训斥了一句,万万没想到,他爷爷将这次和楚天江接触的任务交给了他,听说还是楚天江指名道姓的,看来上次送的那一桌饭菜和酒水,是起到作用了。

  “楚哥。”

  花豹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楚天江,今天陈家联系他,问他有没有兴趣替代雕爷的位置,那他当然有兴趣了啊,虽然雕爷势力很大,但陈家可是宁市豪门,既然能说出这句话,那就代表陈家肯定是有手段和人马的。

  “走吧,陈小风你可以回去了,另外花豹,通知你的手下,全部向市区集结过来,做好全面接手老雕名下所有产业和人马的准备。”

  听到这话,花豹内心兴奋到了极致,虽然这样一来,自己就算是陈家的傀儡了,但是整个宁市的大生意啊,他一年估计就能赚到往常好几年的钱,甚至更多。

  “是是,太谢谢楚哥您了。”

  这时,陈小风从兜里掏出了两个透明罐子。

  “楚哥,这是您让我买的牙签,我想跟您一起上去,可以吗?”

  闻,楚天江玩味的看着陈小风。

  “别勉强,这里可是老雕的场子,里面人手众多,甚至可能还有枪,你不怕死?”

  吞咽了一下口水,不怕死都是假的,但陈小风更加知道,能够让他爷爷都如此忌惮的楚天江,来头肯定大的吓人,如果真的能和这位搞好关系,那自己将来继承陈家,概率就无限上升了,甚至可以说上板上钉钉的事情。

  “楚哥,我相信您,哪怕死了,也是我陈小风自己倒霉。”

  摸了摸陈小风的头。

  “恩,知错能改,你比很多二代强多了,走吧。”

  一直到达万花会所门口,花豹终于感觉不对劲了,当即拦住了两人。

  “陈少,楚哥,我们的人马呢?”

  开玩笑,这他么可是雕爷手底下最大的会所,而且据他所知,本来会所内守卫就多,每次雕爷来玩的时候,人就更夸张了,少说也百来个,再考虑到枪支的可能性?起码起码自己这边要有二百多个人,而且还要偷袭才有可能干死雕爷,不会让其逃掉。

  连陈小风也愣住了,的确,楚天江的人手呢?这样上去跟送死有什么区别。

  按着花豹的脸推向了一旁,迈步的楚天江仅仅留下了一句话。

  “区区一只下水道的臭老鼠,我一人足矣,怕死?现在可以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