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着机床回晚清 第30章 只是开始

小说:带着机床回晚清 作者:斯文暴徒 更新时间:2021-10-14 02:59:4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宁市某酒吧中,楚天江进入,随即大门被关闭,单单一楼中,就有将近三十多个人,手里都拿着家伙,一个个眼神不善,仿佛楚天江就是待宰的羔羊。

  踏踏踏!

  一阵脚步声传出,二楼一个彪形大汉走了下来。

  “楚天江?你没有什么时间观念啊,四点之前来,现在似乎五点了吧。”

  楚天江面无表情,他现在很不爽,如果这个虫子乖一点,那他怒火的释放估计也能轻微一些。

  “二十万准备好了吗?”

  走到一处卡座,虫子一屁股坐了下去,不屑一笑。

  “二十万没有,二十刀倒是给你准备好了,感受一下吧。”

  这个虫子倒也是个狠人,话不多,直接就进入正题。

  似乎知道楚天江有两下子,所以一楼的三十多人都是一拥而上,单单这架势,普通人八成都腿软瘫坐地上了。

  刀光闪烁,前后左右同时受到了攻击,这些人打群架,才不管那么多,砍刀呼上去,砍哪是哪。

  楚天江神情冷峻,一步踏出诡异的躲过了三把刀的攻击,随即右手突然伸出,两指夹在了前方那把快要临身的刀刃上面。

  随着咔嚓一声,砍刀居然直接被掰成了两半,伴随楚天江的一个抖手,一半刀刃飞射而出,噗的一声就插入了卡座的沙发靠背上。

  翘着二郎腿一副有恃无恐看好戏的虫子,整个人都呆滞了,眼神颤抖侧移,那一半的刀刃距离他的脸,只有几厘米的距离。

  这一个动作,所有人都停了下来,目光全部集中在了大哥所在的卡座,纷纷吞咽了一下口水。

  这。。他么是人能做到的?而且两指掰断砍刀?机器人吗?

  “你们,不配我出手!”

  随着楚天江的话语落地,抬脚向着虫子走了过去。

  他堂堂战神,打这些人的确有些脏手,之前在砖厂不同,因为老婆花瑾婷在,所以怎么样他都要表现一下。

  所有人犹豫了,但见楚天江所过之处都主动退让开来,就知道他们心中没了主心骨。

  那种危急被群殴的状态下,随手的攻击都差点要了他们大哥的命,这种人怎么对付?拿什么对付?

  而且他们有种预感,刚刚那一下,绝对不是仍偏了。

  “都。。都他妈给老子上啊!”

  虫子反应过来,猛的站起,怒吼中已经表现出了自己的害怕。

  嘭!

  突然,走到外测最近卡座的楚天江,一脚踹在了沙发上,如同多米诺骨牌一样,沙发猛力前移,力道之大,推动着前方所有东西。

  “啊!”

  伴随着突兀的惨叫声,所有人都看的真切,大哥虫子的大腿直接被桌子狠狠的撞击了上去,鲜血瞬间浸透了牛仔裤,足可见撞击力量是多么狂猛。

  当楚天江走到近前时,虫子脸色一片煞白,眼神中满是不甘。

  “你。。你敢动我!我大哥是雕爷,你敢动我,你死定了。”

  啪!

  一个耳光上去,虫子的牙齿飞出了几颗。

  “钱呢?”

  “你居然。。”

  啪!

  又一个耳光响起,再次的几颗牙齿飞出,虫子彻底恐惧了,他有种预感,自己如果还不老老实实回答,绝对会被这一直不会停的巴掌打到死为止。

  “钱!我给钱!”

  虫子右手抬了起来,后面站着的一个从没敢动作的人,急忙奔赴楼上,下来的时候,提着一个皮箱。

  “里。。里面是三十万。”

  打开箱子,楚天江从里面拿出了十万扔到了桌子上,随即大踏步的离开。

  至于幕后是谁,他用鼻子想都知道,除了二叔一家,实在不可能有其他人。

  当楚天江的身影消失在酒吧一楼的时候,拐角站着的一个人,这才想起右手拿着的手机还在视频直播,急忙挂断,已经无法形容此刻的心情了。

  同样,在那家会所全程观看着视频的花万桐和花晓杰也没了语,眸子中满是震惊。

  “这。。这个楚天江,不会入伍的时候是特种吧,怎么这么能打,三十多个人都不是对手?”

  喉咙有些干涩,说完这句话,花万桐拿起一瓶啤酒狂灌,说实话,他真的有些害怕了。

  “瞧你那怂样,没看到三十多人都没怎么动手吗?很明显,是虫子这个当大哥的太怂了,否则怎么可能轻易被楚天江震慑到。”

  花晓杰恢复,满不在乎,还继续道。

  “也就是他楚天江还没惹到老子,否则,你会知道什么叫做狠辣。”

  这些话的缓解,加上想到了江龙留给他的后手,花万桐也轻松了许多。

  “呵呵,不着急,反正我也打算慢慢玩死他,一个莽汉而已,以为拳头就可以吃遍天下了,况且。。”

  说到这,花万桐笑了。

  “况且这虫子可是雕爷的手下,以雕爷的脾性,能不将场子找回来?”

  闻,花晓杰砸吧了两下嘴。

  “雕爷吗?的确是个狠角色。”

  这时,手机突然响了,花晓杰拿出一看,笑道。

  “瞧瞧,砖厂的老宏来电话了,估计是想拍老子马屁晚上请客吃饭吧,现在我终于能够明白一点,为什么人人都想拥有无限的权力了。”

  接通,花晓杰十分嚣张。

  “有屁快放!”

  对于这些给他们家里打工的人,他从来没有放在眼里过。

  “晓杰,不。。”

  “老宏,晓杰也是你有资格叫的?”

  那边的宏叔明显愣了一下,然后才继续道。

  “是是,花总,出大事了,除了花枫房地产的订单,其他所有的单子,都被单方面毁约了,说我们的砖质量存在缺陷,是粗制滥造。”

  什么!

  唰的一下,花晓杰站了起来,冷汗狂流不止。

  “你他妈再说一遍,他们凭什么?怎么可能!”

  这可是大事,自己刚刚接手,居然就出岔子了,让老爹知道,他以后的零花钱估计都完蛋了,说不定还会被禁足,甚至赶出家门都有可能。

  “花总,您赶快联系一下您爸爸吧,这样下去,仓库积压的砖块,损失太大了。而且,我刚刚接到环保、质监局的电话,他们要联合过来检查,这样下去,砖厂就完了。”

  噗通!

  花晓杰瘫坐在了沙发上,手机掉在地上都不自知,这一刻仿若天旋地转,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与此同时,坐在一辆出租车上的楚天江看到了连城发来的信息,已经将他吩咐的事情全部完成。

  一丝阴冷浮现,楚天江看向了窗外。

  砖厂,只是开始,下一步,花富国,就是你的房地产公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