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第702章受不了这的委屈

小说: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作者:慕箜 更新时间:2021-10-17 04:21:16 源网站:网络小说
  ll可能是向月旗的这句吐槽太过诚恳朴实,原本最为活跃的齐应轩,突然之间没了声。

  向月旗却好似没发现这一点,再次出声点名表扬了江凛。

  向月旗(二师兄):这次老四也做得不错,关键性的那几个视频都是他帮着复原的,属于技术入股。

  齐应轩:“……”靠,感情所有人都插手了,就他没赶上?不带这么排挤人的!

  不对,老三那家伙这次也没在。

  齐应轩这个想法刚出来,就看到群里又跳出来一条消息。

  向月旗(二师兄):老三最近不知道跑哪里去了,电话不通,戳他也不回。不然这次再加上他,那个荀老头知道的时候估计吓都吓死了,哪里还敢作妖?

  叶婉汐:“……”不不不,用不着三师兄,你们俩已经够重量级够吓人了。

  齐应轩:“……”所以到头来还是只有我一个人被排除在外吗?

  被暗戳戳嫌弃了一把齐应轩,悲愤不已,转头便抓着陈邦德的肩膀使劲摇晃:“老陈,这部电影必须给我赚钱,必须赚钱。敢让我赔钱,我就拉着你同归于尽。”

  陈邦德冷不防被偷袭,这觉得自己的一身老骨头都快被摇散架了:“又发什么疯?撒开,快撒开!”

  陈邦德费了老大劲才将自己从齐应轩的魔爪底下拯救下来,气呼呼道:“是不是有毛病,是不是有毛病?什么话不能好好说,非要这么动手动脚,我看你就是看婉汐不在剧组了,欠揍!”

  “我不管,我不管,我要赚钱,赚好多好多钱,然后用钱砸死那些气人的家伙!啊啊啊啊,我受不了这没钱的委屈!”

  陈邦德被他这话给逗乐了:“呦呵,拿钱砸人,齐导挺有魄力啊。之前不还一直说什么视钱财如粪土,不愿意跟我们这些满身铜臭味的导演同流合污的吗?怎么改变主意了?快说说谁这么大本事,把咱们自命清高的齐导气成这样,快说出来让我乐乐。”

  齐应轩刚在几个师兄那憋了一肚子气,还被陈邦德这么调侃,当即怒从胆边生,一把钳住他的喉咙往外拖:“小样,我治不了他们,还治不了你。走走走,这一群没良心的,气得我肝疼,今晚起码得吃个几斤小龙虾才能抚慰我受伤的心灵。”

  “你要吃小龙虾就去吃,拉着我干嘛?”

  “我吃,你付钱。”

  “凭什么?喂,你这人……”

  叶婉汐并不知道自家五师兄被二师兄刺激到,已经整个掉进钱眼里了。

  看完两人对话后,她乖乖巧巧的往群里发了个表情包。

  唯一的小师妹:感谢大师兄、二师兄、四师兄这次的帮忙,等我过几天有空了,请你们吃饭,五师兄也来。

  向月旗(二师兄):婉汐下戏了?在剧组拍戏累不累啊?有没有好好吃饭?我听说好多剧组条件差,伙食也不好,要不我让人定点好吃的每天给你送去?不不不,外卖再怎么也没有现做的好,这样吧,我让人聘几个大厨上你剧组做菜,你比较喜欢什么口味的菜?南方菜还是北方菜,甜口还是咸口还是辣口?

  向月旗(二师兄):都是一家人,用不着这么客套。一起吃顿饭倒是可以,我随时都行,刚好还没吃饭,你现在累不累?不累的话咱们就约起,累的话,就改天,反正时间你安排,我们随时都可以。

  叶婉汐看着片刻时间便出现的一长串关心话语,一边感叹二师兄的打字速度竟然能跟得上他的念叨速度,一边又有些被关心的小雀跃小感动。

  相比起二师兄的长篇大论,四师兄的回复就简短多了。

  江凛(四师兄):不用谢,随时可以。好好吃饭,注意休息。

  叶婉汐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心里却暖洋洋的。

  唯一的小师妹:二师兄、四师兄你们就放心好了,我们这部电影可是大投资,伙食很好的。我也不是主角,戏份不多,平时就担个虚职,在剧组里头当个吉祥物摆设,累不着。

  唯一的小师妹:我倒是不累,就是不巧今晚已经有约了,所以还是下次吧。

  向月旗闻头顶的小天线一下子就竖了起来,心生戒备。

  向月旗(二师兄):有约了?和谁?

  叶婉汐还来不及回复,就瞧见封天域冒了泡。

  封:和我

  向月旗心道一声,果然!

  封:妈。

  向月旗:“……”

  叶婉汐:“……”

  江凛:“……”

  要不要这么大喘气!

  向月旗愣神了几秒才反应过来封天域这话的意思,险些没忍住惊叫出声。

  向月旗(二师兄):和你妈???你要带小师妹去见家长了。

  封:我不去。

  向月旗(二师兄):?

  江凛(四师兄):?

  封:女人的聚会,不让去。

  封天域这话看似用的陈述句,但看到这条消息的人就是莫名的感觉到了里头的怨念。

  向月旗的嘴角抽动了一下,随之而来的是嫁女儿般浓浓的担忧与崩溃。

  向月旗:让小师妹跟你妈见面,你却不去。万一小师妹被你妈为难了怎么办?万一餐桌上两人因为口味不一致吵起来怎么办?你是怎么给小师妹当男朋友的?怎么能独自让小师妹面对你家家长?不行,小师妹也得带家长去才行,不能矮了人一头。

  叶婉汐:“……”不至于不至于,就去吃个饭而已,真的不用这么草木皆兵。

  封天域:“……”以妈对小师妹的态度,我被为难,小师妹都不可能被为难。

  向月旗却现在已经老妈子焦虑症发作,听不进他们的解释了。

  叶婉汐无奈的叹了口气,关闭群聊,没再关注群内的讨论。

  而彼时好不容易找到合适的龙虾店就坐的齐应轩,这才姗姗来迟,刷到群内的聊天记录。

  在得知叶婉汐今晚要去见封天域的母亲后,气得一拍桌,险些把人龙虾店里头的桌子都给拍塌了,也吓到了桌子对面的陈德邦。

  “齐!应!轩!你是不是有病,有病就去治,拍桌子做什么?这桌子招你惹你了?是不是不想吃龙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