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第530章 蛊王

小说:满级回归后我爆红了 作者:慕箜 更新时间:2021-08-11 06:53: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lw.!无广告!

  第530章蛊王

  巫炽前脚刚把巫爷爷送回家,亲眼看着爷爷悠悠醒转。

  还没来得及松口气,后脚就接到消息,寨里的族人在得知祠堂塌了之后竟然自发的聚集成群,跑去找施喻的麻烦。

  巫炽吓了一跳,与萧百徽的通话已经让他们知晓这个什么air病毒是真的存在,族人的病又是回程之前就有苗头的,这事十有八九跟施喻等人确实没关系。

  这会族人们群情激愤去找施喻等人的麻烦,饶是关着施喻的院落之外有人看守着,可相比起这些激动的族人寡不敌众。

  再者,那些人不过是负责看管施喻,难道还能同自家族人动手不成?

  巫炽越想越担心,生怕自己去晚了一步,施喻就被族人还有他们养的那些毒蛊生啃了。

  然而,等他急急忙忙赶到别院时,面对的却是莫名诡异的场景。

  别院之外,守卫象征性的拦了把来找事的族人,再往内便会看到各种各样的毒蛊密密麻麻落在地上。

  看这架势分明就是想借着自己体型优势窜进去来个先下手为强,可事实上,这些毒蛊根本就不敢靠近那扇薄薄的木门。

  只因,在门前的地上,蹲着一只巴掌大的小东西。

  巫炽定睛一看,才发现那是一只蟾蜍,一只浑身雪白光滑,晶莹剔透宛若玉石般的蟾蜍!

  小玉蟾就那么蹲在大门前,这边蹦一下,那边蹦一下,似乎在寻找什么,又似乎在确认什么。

  而在其身后,那些毒蛊全都本能退出一个小圈,趴伏在地上以表臣服,有些胆子比较小的毒物更是瑟瑟发抖,生怕一不小心惹恼了对方,便被大魔王吞进肚子里渣都不剩。

  巫炽在看到玉蟾时便已经懵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拉着最近的一个族人着急道:“到底怎么回事?那边那只玉蟾哪来的?”

  来找事的这些人同样很懵,冷不防被巫炽拉着询问,方才如梦初醒,心虚道:“少族长……”

  “问你话呢,快说!”

  对方见巫炽是真的生气,也不敢再隐瞒,简单将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说完还忍不住小声辩解了一句:“我们也没想拿他怎么样,就是得知祠堂塌了,一时气愤才想吓唬吓唬他。真就只是想吓唬他,没想害他。”

  巫炽不置可否,冷着脸道:“那只玉蟾又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们也不知道啊!我们才把那些小家伙放进去,那只玉蟾就从一旁的草丛里面蹦了出来。它一出现,那些小家伙就跟老鼠见了猫一样,动都不敢动,真是邪门了。”

  可不是邪门了吗?寨子里练蛊是常事,大家伙对彼此的蛊虫不说了解得一清二楚,好歹也都有听说过。

  更别提这小玉蟾明显非池中之物,寨子里头有个这么厉害的小玩意儿,怕是早就已经传的沸沸扬扬,哪里会听都没听过?

  巫炽听了这人的话,越发确定心中猜测,急忙让跟着自己来的一个小少年回去叫人:“你去告诉我爸跟我爷爷,就说这里有非常非常要紧的急事,让他们尽快过来。”

  小少年愣了下才呐呐点头,急急忙忙跑了。

  叶婉汐等人并不怎么看得见外面的情况,只能从声音判断人还在不在。

  “怎么没声了?走了?”

  “没走,还在外面守着。那个少族长也来了,正跟外面的人窃窃私语,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施琅说着转头看向叶婉汐二人:“我们,还走吗?”

  “再等等,看看他们想做什么。”

  “哦。”几人倒没什么意见,经历过这么多事,他们早把叶婉汐二人当成了主心骨,只要他们在就没事。

  大不了,打不过还能跑,留着小命一点不慌。

  小少年脚程快,没一会就跑回了巫家。

  父子俩一听巫炽这话,还以为又发生了什么大事,也没多问,赶忙让小少年带路赶了过来。

  等到了现场,他们才发现确实是大事,天大的事!

  “那个是……玉蟾?真的是玉蟾?”巫爷爷激动得浑身发颤,把巫炽紧张得不行,生怕他一激动又撅过去。

  “是玉蟾,爷爷别激动,仔细看看那像不像族谱内记载的祖师爷的那只玉蟾?”

  巫爷爷听孙子这么说,盯着那玉蟾仔细打量半天,越发激动道:“像,几乎一模一样。”

  “真的一模一样?”巫炽拧了拧眉,“传闻祖师爷的那只玉蟾是她出生起便养在身边的,期间吞噬过无数毒虫,这才达到了返璞归真的状态,整只蟾蜍变得晶莹剔透,犹如白玉,故而才有了玉蟾之名。”

  “这几百年来,多少人幻想着能够像祖师爷那样养一只玉蟾作为本命蛊,却都失败了。爷爷你说这只玉蟾会不会……”

  巫爷爷摇了摇头:“你当玉蟾是那么好养的?当年祖师爷之所以能够养就蛊王,除了本身实力外,还多了些常人所没有的运气,可以说是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现在的环境、能力、传承各项条件都不足以让人再养出这么一只蛊王出来。”

  “那……”

  巫炽还未说完,巫衍便先一步打断了他:“爸,祠堂塌了。”

  巫爷爷微怔,旋即像是明白了什么,双眸微缩:“对,祠堂塌了,祠堂塌了。”

  “爸!”巫炽看着巫爷爷一副想哭又想笑的复杂神情,不赞同的瞪了巫衍一眼。

  爷爷好不容易平静下来,做什么要提醒他?万一一激动又给气出个好歹怎么办?

  好在,巫爷爷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伤怀,反而一脸兴致勃勃的释然:“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什么这样?”

  巫衍嫌弃的瞥了眼傻瓜儿子:“祠堂塌了,压在底下的东西自然就出来了。或者说,正因为底下的东西想出来,祠堂才塌了。”

  这也就能解释,前两天祠堂为何频繁地动了。

  巫炽沉思几秒才反应过来自家父亲这话的意思,双眸微缩,连带着说出的话都有些磕磕绊绊:“你们的意思是,这只玉蟾就是……就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