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七百三十一章他成了废人

小说: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作者:七千万 更新时间:2021-08-21 10:00:5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飞机上,宋晚菲和宋这对姐弟坐在一起。

  她望着三万英尺高空上的白云朵朵,心情却很不平静。

  她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往返于国内和m国之间,每次都是满怀希望的来,又失落痛苦的回去。

  周而复始,她都已经痛麻木了。

  宋伸长了手臂握住了她的手,“姐。”

  宋晚菲将视线转回来,落到他英俊的脸上,她露出了一个淡笑,“没事。”

  但是她却并没有抽回自己的手,弟弟不知不觉间都长大了,成为了一个顶天立地的男人。

  可以陪她走南闯北的男人。

  虽然宋没有再说什么话,但是却仿佛在向她传递温暖和力量一般。

  无声的力量。

  过了一会儿,宋才松开宋晚菲的手。

  商务舱里面的设施很齐全,虽然说座位是挨着的,但是每一个座位的面积都不小,有单独的一个独立的小小的空间。

  并不像经济舱一般紧紧的挨在一起,好像坐公交车一样的位置排列。

  又过了一个小时以后,飞机终于缓缓降落到了机场。

  薄行止牵着阮苏的手踏出了飞机,宋和宋晚菲还有于氏财团随行的一个工作人员,她是宋晚菲的助理,也一起下了飞机。

  一行人朝着机场外走去。

  飞机飞行了几个小时,虽然商务舱乘坐的感觉很舒适,可是人未免还是有点疲惫。

  他们先去了下榻的酒店,稍作休息。

  宋晚菲和助理季娇娇住在一个房间里面,有人和她一

  个房间她心里面会踏实一些。

  尤其是出门在外,一起住的话也会更加安全一些。

  宋单独住了一个房间,薄行止和阮苏住在一起。

  m国的天气非常的燥热,薄行止到了酒店就开始准备整理开庭的证据和资料,阮苏忙着负责大家的饮食起居,还和宋一起跑腿或者其他。

  就在他们忙碌的时候,血医谷的众人也抵达了酒店。

  范怜二话不说带着范生和几个男人就冲进了薄行止的房间里面。

  一群人开始围着他进行各种各样的检查和会诊。

  宋晚菲看着这么多医生围着薄行止转,吓了一大跳,“薄总怎么了?”

  阮苏轻描淡写的回答,“一点小毛病。”

  她也没想到血医谷会这么重视,带了这么多人过来。

  范怜先把了把脉,又对薄行止望闻问切了一番,接着就是范生,范生完了以后就是其他几个男人。

  这几个男人有两个年轻的,有两个中年的,都对薄行止又进行了一番诊断。

  最后几人就聚到了一起,商量了几句以后,范怜看向了阮苏,“阮小姐,我们先回房间里面商量一下对策,你们先忙。”

  阮苏点头,“可以,有事随时叫我。”

  于是范怜带着一行人就浩浩荡荡的出了房间。

  他们一离开,房间里面顿时显得安静得过分。

  阮苏看了一眼继续埋头工作的薄行止,悄悄的也走了出去。

  她直接来到了范怜他们所在的房间里,“情况怎么样?”

  “

  毒深肺腑。”范怜那张白皙的脸上都是忧虑,“阮小姐,我们尽量救治。先配出来一种延缓毒性发作的药物。至于解毒的药……可能还要再研究。”

  阮苏原本就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千丝万缕这个毒药名不虚传,不是普通的小毒药,随随便便就能解。

  “多谢。”

  她从范怜的房间里面出来以后,就拍了拍自己的脸,走到自己房间门口,她一连做了好几个深呼吸,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面部表情和状态。

  觉得还可以以后,这才开门走了进去。

  她不想让薄行止看到自己难过担心的样子。

  她如果难过痛苦,他的压力肯定会更大。

  开庭的前一天傍晚,薄行止收起了所有手头上面的工作,拉着阮苏在酒店附近散步,吃当地的美食。

  于子和的案子被安排到了上午的九点半开庭。

  薄行止穿了一身黑色的西装,里面搭配了一件白色的衬衣,干净利落,浑身都透着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冽。

  阮苏送他到法院的门口,“不管怎么样,尽力就好。”

  薄行止深情的看着她,勾唇轻笑,“不管输赢,我的背后都有你在等我。我不害怕。”

  阮苏笑了,眼睛弯弯的,“好,我等你。”

  外人不能旁听,只有少数媒体能够进去。

  宋晚菲带着她的助理季娇娇和薄行止一起朝着里面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碰到了一群m国的人。

  其中有一个是知名的m国律师杜赖。

  薄行止只是淡淡扫了他一眼,从他身边直接擦肩而过。

  这一场仗都是有备而来!

  九点半准时开庭。

  .

  -->>

  于子和被带了上来,这不是薄行止第一次见到于子和,以前的于子和也算是风云人物,于家的大少爷绝世无双,温雅如玉,和妻子宋晚菲那可是出名的商场伉俪。

  现如今的于子和,被折磨得瘦削得眼窝深陷,脸色泛着苍白,步履甚至有些蹒跚,腰背还有些佝偻。

  只是……他的双眼依旧明亮似火。

  宋晚菲看到自己心爱的丈夫被折磨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顿时潸然泪下。

  她今天化了淡妆,穿了一身黑色的连衣裙,庄重又不失气场。

  她遥遥的看着于子和,四目相对。

  她的情绪险些失控,倒是于子和却咧开干裂泛白的唇冲她露出了一个安抚的微笑。

  于子和站在被告席上,他在看到宋晚菲的时候并没有惊讶,反而还觉得一阵暖心。

  只是在看到宋晚菲身边的薄行止时,他有些震惊。

  薄行止?他怎么会在这里?

  以前在一些场合也见过这位传说中的薄总,只是交谈不深,打过招呼而已。

  但是很快在开庭以后,他就发现……自己的律师?薄行止?

  他再次震惊了。

  不过,他也不是什么没见过世面的三岁孩童,很快就从震惊中清醒。

  他听到薄行止一条又一条的举证,一次又一次的辩驳。

  条理清晰,步步为营。

  m国的审判长心里刚开始只是乱了

  一下,升起了一丝不好的预感。

  但是渐渐的,他就有些崩溃。

  这个被告律师怎么这么厉害?

  他们这边的人几乎毫无招架之力。

  很快,薄行止就看向了审判长,“我的证据全部陈述完毕。”

  m国所有人都脸色灰败的看着薄行止,审判长额头的汗水开始慢慢渗出,现场有一些媒体,他们会百分百的报道开庭的情况。

  在薄行止那强有力的证据下,他必须要做出公正公平的审判。

  否则,m国的法律将失去公信力。

  案子毫无悬念的发生了逆转,m国的律师后来竟然保持沉默,他无话可说。

  案子没有当庭宣判,合议庭将会根据薄行止交上去的材料,做进一步的讨论。

  就在审判长宣布结束的时候,薄行止眼前一黑,高大的身形摇晃了一下,他动作快的扶住了面前的桌子。

  眼前阵阵发黑,他的双眼几乎失去了焦距。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重新恢复了光明。

  他稳了稳心神,对身边的宋晚菲说,“我们出去吧。”

  审判结果可能会明天出来,或者是过两天才会出来。

  宋晚菲的手心已经汗湿,这和她想的一样,她没有想到薄行止竟然口若悬河,滔滔不绝。

  对方的律师根本就没有招架之力。

  m国的律师气色颓败的瞪着薄行止,扯了扯嘴角,“没想到你们竟然这么厉害,呵呵——可是你再厉害又怎么样?只要上面不想放人,你以为你就能将人带走?”

  “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保护神?还是什么正义的蜘蛛侠附身?不存在的!”

  薄行止安静的看着他,“我只知道对和错,我不会因为当权者的原因就去做违背自己良心的事。”

  对方的律师自嘲的笑了一下,“你还真是……”

  薄行止没有再搭理他,因为觉得和他多说一句话都显得很无趣。

  从法院里面出来,就看到阮苏站在法院对面的林荫小道上面,她手里面捧了几杯奶茶,看到他们出来,她就小跑迎了过来。

  笑着将奶杯递过来,“大家辛苦了,喝点水。”

  薄行止笑了笑,接过了其中一杯柠檬水,“等急了吧?”

  阮苏摇头,“没有。等多久都值得。”

  宋晚菲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不知道结果如何,等吧。”

  宋也走了过来,掐灭手里的烟,很久不抽烟的男人此时竟然抽起了烟。

  他将烟头扔进不远处的垃圾箱里,“姐,没关系,大不了下次我们再来,总有一天会救出来的。”

  宋晚菲的眼角依旧有些红,她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想到于子和那憔悴的面容,心底止不住的一阵阵抽痛。

  于子和被重新带走以后,就被送进了他之前被关押的地方。

  牢房里面阴暗潮湿,他最近又染上了风湿,一到夜里就难受得睡不着。

  他闭上双眼,回忆着看到宋晚菲的画面,她还是那么美丽,那么漂亮优雅。

  可惜自己却成了一个废人。

  就是把自己救出去,

  又能如何呢?

  他叹了一口气,有两行浊泪顺着他的脸颊滑落。晚菲……老婆……

  .

  _sos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