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二个月以后,也就是五月二十号。”刘涌赶紧回答,他脸上洋溢着欣喜的笑容,“老大,如果他们的论坛能够在这两个月内发表,你到时候就是带队专家,嘿嘿——不然的话,可能就你一人儿。”

  阮苏凉凉的瞧了他一眼,“放心,他们的论文会发表的,我不会让我自己孤家寡人去的。”

  怎么着也得组个队打个团。

  一个人算什么样子?

  有阮苏这么句话,刘涌心里顿时如同吃了定心丸一般。

  “行,到时候等你好消息。反正这个盛会的报名时间是七月初,还有一个半月的时间,怎么着也能发表论文。老大,你简直是咱们国内医学界之光。”虽然时间很紧迫,但是阮苏既然这么说了,刘涌就莫名的信任她。

  相信她一定能够指导那几个医生完成论文发表的事情。

  “行了,别吹彩虹屁了,我得进去了。”阮苏又看了看时间,没有再和刘涌废话,直接就进了机场的候机大厅。

  她刚踏进去,薄行止的微信就发过来了,“上飞机了吗?什么时候到江城?”

  阮苏心里一暖,“正准备登机,下了飞机给你打电话。”

  “好,我过去接你。”m.

  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谈,阮苏看了一眼机场里面人来人往行色匆匆的旅客,也加入了其中。

  她很快就登机,然而她没有想到的是,当她踏上飞机的时候,看到的却是几个老熟人。

  宁洁微笑着将她带到座位上

  “薄太太,请坐。有需要的话可以叫我。”

  阮苏眨了眨眼睛,漂亮的眉眼间闪过一丝惊讶,“好巧啊,宁乘务长。”

  宁洁掩唇轻笑,“无巧不成书,不是吗?每一次的巧合都是别有用心的偶遇。”

  阮苏坐到自己的座位上,总觉得宁洁话里有话,“你跟我打什么哑谜呢?”

  “呵呵呵——”宁洁娇笑出声,“薄太太,原本我今天可是休息呢!临时被调到这次航班上,你说……是不是别有用心的安排呢?”

  阮苏微微敛眉,“薄行止搞的鬼?让你加班?我回去骂他。”

  她话音刚落,耳边突然传来熟悉的低沉嗓音,从广播里面传来,“大家好,我是本次航班的机长薄行止……”

  阮苏耳朵一热,脑袋嗡的一声,有点当机。

  “薄……他怎么是机长?他今天不飞啊!”阮苏有点蒙了。

  “哎呀,薄太太,平时你不是挺威武霸气聪明果断的吗?这都猜不出来?我们机长调班次了嘛,他可是专门为了接你回家的。”

  宁洁从一个空姐的手上接过果汁,放到了阮苏的面前,调皮的冲她眨眨眼,“感动不?”

  阮苏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见过电视剧里面老公开车接老婆回家的,还真没见过老公专门开飞机接老婆回家的。

  还是专门调换了班次。

  她忍不住失笑,眼底闪烁过一丝暖意。

  这男人……

  突然这么暖,这么秀,她还真有点不太适应。

  不过开心也是

  真的,暖也是真的。

  有一种被人放在心上狠狠疼的甜蜜感。

  乘客们陆陆续续的登上飞机,在空姐们各种叮嘱起飞的注意事项,飞行中的注意事项以后,飞机终于稳稳的起飞。

  在顺利升入天空,安全飞行以后,穿着一身机长制服的男人,从驾驶舱里踏了出来。

  他身形高大挺拔,让人一眼望过去就心生一股子莫名的安全感。

  俊美的脸庞面无表情,薄唇轻抿,视线巡视一周以后落到了阮苏的身上。

  看到她以后,他大踏步朝着她走过来。

  阮苏抬眸,含笑的眼睛笔直的望着他那张帅炸天的俊脸,“你玩什么浪漫接妻?”

  薄行止微微俯身,伸出大掌扣住她柔软的小手,“老公接老婆回家不是天经地义的吗?算什么浪漫?”

  他不过是想快点见到她罢了。

  “那你还装模作样的发微信给我?”阮苏眼角眉梢都泛着妩媚的瞪了他一眼。

  薄行止低笑一声,薄唇擦过她的耳垂,声音洒进她的耳中,“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

  “懒得理你。”阮苏唇角上扬,心情明显很好,但是她就是不想承认,不想让这个男人太得瑟。

  薄行止并没有在这里多停留,执起她的手轻轻在她手背上烙下一吻,“我先去忙,幸好京城离江城不远,很快我们就能到家。”

  “知道了。”阮苏点头,“薄大机长,辛苦你接我回家。”

  “你无聊的话就看杂志。”薄行止伸出大掌

  拍了拍她的脑袋,转身离去。

  因为是国内航班,所以飞行的时间也很短,不过两个小时的工夫就到了江城。

  飞机降落的时候已经是凌晨时分。

  夜里露重,有点凉。

  阮苏下了飞机就在等薄行止出来,男人出来的时候已经是十多分钟以后。

  看到她安静的坐在椅子上,纤细的身形盈盈一握的腰肢抓人眼球。

  男人目光一凝,喉结微动。

  早知道刚才在飞机上……

  唔,哪一天一定要试一试在三万英尺的高空是什么感觉。

  阮苏根本不知道自己已经被男人打了什么样的坏主意,只觉得一股子灼烫的视线绞在自己身上让她有点诧异的抬头,结果就看到薄行止那仿佛染了两团火焰般的黑眸正紧紧的锁着她。

  阮苏:“……”

  这男人为什么这种眼神?这种表情?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薄行止就已经大步而来,伸出长臂竟然直接霸总的将她打横抱起来,朝着外面走去。

  “你干嘛?我自己可以走的。”

  薄行止却薄唇微张,一口吮上她白嫩的小耳朵,“我等不及了,老婆……我们去附近的酒店。”

  “啥?”阮苏没明白过来,但是却明显的感觉到男人呼吸急促,不断起伏的胸膛。

  草了!

  他大半夜的发什么抽?

  竟然下了飞机就想……

  机场附近就有几家不错的酒店,薄行止直接抱着她进了薄氏旗下的一家,前台接待一看是自己家的总裁和太太,二话不说就给开

  了一间总统套房。

  阮苏被男人一路抱回房间,她压根啥都没弄明白呢!

  男人修长的手指就开始放到扣子上,一颗一颗的解开。

  随着机长制服的滑落,男人那股子禁欲气息渐渐淡去,狂野令人贲张的肌理线条映入眼帘。

  阮苏只差鼻血没流出来。

  “那什么……薄大机长,你别这么性感成吗?”

  只是她的话音刚落,男人就恶狠狠的扑了过来,“在飞机上我就想这么做了!”

  夜色如同墨色的宣纸,狠狠的渲染。

  男人如同喂不饱的饿狼,狠狠的索要。

  这一觉一直睡到了第二天早上九点钟。

  阮苏浑身疲惫的醒过来,就看到男人已经神清气爽的坐在那里抱着一个笔记本电脑在办公。

  阮苏:“……”

  她可以说点什么吗?

  心里默默叹口气,她拥着薄被坐起身子,只觉得好酸好累。

  薄行止抬头深邃的眸子望向她,“睡醒了?”

  声线带了几分撩人,配上他那张帅得人神共愤的脸,阮苏默默的又叹了一口气。

  没事长这么好看做什么?

  祸国殃民。

  “唔,醒了。”

  她抬眼看了看时间,“我去洗漱。”

  她拖着酸痛的身子来到卫生间,就听到薄行止的声音再度响起,“老婆,早餐你想吃什么?”

  “不想吃,没什么胃口。”她一边刷牙一边含糊的回答,“直接吃午饭吧。”

  “那也行。”薄行止点了点头,“这家酒店的自助餐还不错,我们等下可以尝一尝

  ”

  阮苏随意的冲了个热水澡,等到她再出来的时候就发现,床上多了一个礼盒。

  她挑了挑眉,“这是什么?”

  “给你准备的衣服。”薄行止修长双腿交叠的坐在沙发上,俊美的眉眼透着一丝宠溺,“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阮苏也没推辞,直接就打开了盒子,发现里面一套某国际大牌的当季新款连衣裙,还配了一双与之搭配的鞋。

  不仅如此,还有一个同系列的包包。

  尺码也刚好是她的,鞋码也很合适。

  她直接就换上了新衣服,“眼光不错。”

  薄行止抿了抿薄唇,眼底闪过一丝笑意,他没告诉她,这是自己专门订阅了时尚栏目,为的就是帮她挑衣服。

  阮苏打开手机,就看到微信里面有不少的消息。

  她坐到男人身边,“我先回个消息。你忙你的。”

  有江心宇发的,也有刘涌发过来的,还有梁黑梁白,还有李卓妍……

  总之一大堆的消息。

  不就是昨晚上手机关机了,用得着这么多人找她?

  有一条是叶檀发过来的,说是君莫离的病情现在恢复得很好,什么时候能出院。

  “再有三天吧。”阮苏先回复了她,“等我今天下午去医院我们详细谈。”

  还有一条也吸引了她的视线,是安林发的,“最近有人在调查你,对方身份未知,我正在反侦察。”

  阮苏秀气的眉头微拧,她是零这件事情鲜有人知,最近因为忙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她也

  没有接过单接过案子,怎么还会有人调查她?

  奇怪!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