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苏乌黑的长发披散在肩上,她淡淡的轻薄双唇微抿,精致的瓜子脸,长长浓密的睫毛微微卷翘,随着她开口而轻轻颤动,“今日你帮了我,我他日一定不会亏待你。”

  雷老心中已经没有办法形容自己的心情,他怎么可能是那种阮苏开口以后,却拒绝的人?

  更何况阮苏在他心里和他女儿没有什么两样。

  “小苏,你我的关系,弄一张这个邀请函自然是可以。薄行止也去吗?”

  “是,我们一起。”阮苏点了点头,屋子里有点热,她将大衣给脱了,里面穿了一件黑色的针织衬。

  柔软的面料将她玲珑有致的身段衬托出来,黑色将她那张白皙的脸庞衬得越发如玉般令人炫目。

  “那就拜托二叔了。令公子的势力庞大,若有机会,倒可以合作一番。”

  雷老挑了挑眉,看着她那张精致完美的脸庞,“小苏,你这走三步,看十步的心思,真是令我……”

  “和雷老的公子比起来,我算得了什么?”阮苏漫不经心的勾了勾唇,白透的肌肤,清冷的眼神多多少少都透着淡淡的压迫。

  雷老呵呵的笑了两声,“他就是胡作非为,让他回来接管公司,他就是不回来。”

  话虽如此,但是脸上那一丝骄傲可骗不了人。m.

  “事情办妥了以后还请雷老通知我。”阮苏站了起来,她抄起沙发上的大衣,哪怕是穿大衣这种动作她做出来也格外的优雅,“我就先走一步

  ”

  “小苏……等等……”雷老赶紧拦住她,欲又止的看了她一眼,“其实我还有些话想要对你说。”

  “恩?”阮苏淡淡扫他一眼,雷老脸上带着一丝莫名的尴尬,还透着一丝无奈,缓了一会儿他才开口,“是这样的,最近业绩下滑,所以……想要请你指点一下迷津。”

  阮苏唇角漾出一丝浅笑,“报表给我,还有这一季度的所有销售额度,包括公司的营销方案,全部拿给我。”

  说着,她直接也不穿大衣了,将大衣随手又丢到沙发上,坐到了雷老的办公桌后面。

  雷老闻赶紧打电话通知自己的属下,“快点,将我刚才说的这些东西全部拿过来。”

  那属下蒙了蒙,也不明白为什么董事长这么急躁,他也不敢怠慢,立刻就收拾了这些东西就带着自己的助理冲进了雷老的办公室。

  “董事长,这是你要的东西。”

  “快点,交给阮小姐,让她过目。”雷老沉声吩咐,声音里还隐约带了一丝急切,好像唯恐阮苏跑了一样。

  那属下就是刚才向顾颜打听阮苏身份的那个经理,他震惊的瞪着坐在董事长办公椅上面的阮苏。

  她……

  她怎么能够坐到董事长的位置上?

  他眼珠子都快要掉出来了,董事长的位置那可不是谁都能坐上去的啊!

  难道……难道她真的是欧欧?

  所以欧欧大神亲自要过目公司的报表账目?

  这……这也太吓人了吧?

  这个经理晕

  乎乎的站在那里,雷老瞪了他一眼,“还不出去?”

  傻站在这里干什么?

  当木桩子啊?

  经理赶紧转身就要离开,结果阮苏却叫住了他,“不用出去,我有几个问题想要和你探讨一下。”

  说着,阮苏就指着宣传方案说,“这里,为什么要用这个方案?这个方案弊大于利,还有……”

  “这个销售量下滑第一是第一波购买者已经全部购买,一两年之内他们很可能不会再换电脑。我们就要拓宽新的销售思路,要针对新的购买群体。你们依旧面对的还是那一波老顾客在宣传,在销售……”

  经理愣愣的盯着阮苏那一开一合的红唇,这……

  有点专业啊?

  “发什么呆?”阮苏皱了皱眉,“公司的分析师呢?都吃干饭的吗?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公司高薪聘请他们回来是不干事的吗?”

  “呃——也不是,当初分析师也有讲过这个问题,可惜……”经理有点小声的回应,可是几个年纪大一些的经理认为他们说的不对,直接否决了。

  所以才会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雷老冷哼一声,“为什么当初没有向我汇报,让我做决策?”

  “可是……你不是都把权力下放了吗?”经理快哭了,他为什么要在这里和董事长还有这个年轻的女子一起讨论这种棘手的问题啊!

  还有,他真的好奇的好想知道,她是不是欧欧啊?

  “好了,现在说那些都没有用,改变宣传

  方案,改变销售群体。”阮苏又翻了翻文件,“随着消费者家里的电子设备数量增多,消费者需求也会疲软,这两年网课十分流行,公司也可以适当的转型,加大生产一些平板电脑,或者是学习机。”

  雷冠科技也有平板电脑也有学习机,但是只是支线产品,一直都没有当做主力产品在生产销售。

  “我们一直主要卖的就是成品电脑和笔记本啊!”经理有点诧异的看着阮苏,这么轻易就决定的吗?

  他又看向了雷老,“董事长……”

  “小苏的眼光很好的。”雷老赞赏的点头,“我之前就有这个想法,只是一直没有和你商量,小苏你觉得加大生产平板和学习机也很不错吗?”

  阮苏手指轻轻敲击着桌面,若有所思的说,“是的,毕竟现在网课很流行,并且还有很多学英语的app,或者是学法语的app,什么猴辅导,小白之课这种软件。有需求就有客户,用手机固然可以,只是手机屏幕始终有一点小,对孩子眼睛伤害也大。我们可以在屏幕上进行开发升级护眼模式。”

  “护眼模式……这个想法很好啊!”雷老越想越觉得很不错,“一定要开发这一项技术,不能毁了孩子们的眼。”

  大佬们的决定都是这么草率的吗?

  这么快就拍板决定了?

  经理看得一愣一愣的。

  然后,他就再次震惊的看到阮苏站了起来,人还没有走到沙发前,雷老

  已经抢先一步将大衣拿了起来,帮忙送到她的手上,“小苏,你不再呆一会儿了吗?”

  雷老的语气透着询问,“中午和顾主管我们一起吃个饭?”

  阮苏看了看时间,“不用了,我还有事。”

  “那行,我送你出去。”

  于是俩人就一前一后的走了出去。

  经理震惊的看着雷老亲自将门打开,请阮苏先出去,然后他才又出去的一幕。

  擦!

  董事长亲自为她开门哦?

  他也赶紧抬脚跟上,董事长都舔的人,那自己必须的啊!

  所以他匆忙的追到电梯那里,阮苏还在和雷老说话,经理已经百米的速度冲过去按了电梯,“阮小姐请。”

  按电梯这种小事怎么能够劳烦董事长和阮小姐呢?

  阮苏:“……”

  雷老:“……”

  这小子上道上得也太快了吧?他把自己要做的事情做了,自己做啥?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阮苏踏进电梯前再次开口,“二叔,别忘记了我的事。”

  “放心放心,这种小事儿我怎么可能都办不好?你等着我的好消息。”雷老立刻说道,他冲阮苏挥手,“你叔是那种不靠谱的人吗?”

  阮苏挑了挑眉,不置可否。

  电梯门缓缓被关上,她那张清丽绝艳的面容也慢慢消失在雷老和经理的面前。

  经理小心翼翼的瞅了一眼雷老那重新恢复严肃面无表情的脸,吞了吞口水,有点想问又不敢问。

  结果……雷老却突然横了他一眼,“看什么看?没

  见过大神啊?”

  “大……大神?”经理愕然的张大嘴巴,几乎能塞下一颗鸡蛋,“你说……她真的是……”

  “那可不是,我们家欧欧长得漂亮又能干,真是便宜薄行止那小子了!”雷老冷哼一声又不屑的瞟向经理,“嘴巴合上,小心进苍蝇。”

  欧欧……

  真的是欧欧……

  等等,薄行止?不就是薄氏集团的总裁?这是薄太太?那天总是上热搜的?这真人比网上的照片好看太多倍了啊!

  这哪需要精修?精修出来的都不如她本人好看啊!

  晕了晕了……

  阮苏出了电梯,就直接走到了车上。

  一上午虽然只是跑了两个地方,但是多少还是有点累。

  薄行止在六处里面处理公务,阮苏将脑袋歪在座位上,“走吧,回六处。”

  “好咧。”宋应了一声,就发动车子。

  六处里,偌大的六处不仅有人工湖,还有一些走廊回旋,花花草草小花园什么的一应俱全。

  这会儿所有的保洁阿姨还有兄弟们都在打扫积雪。

  等到宋和阮苏回去以后,积雪已经被打扫得差不多了。

  庭院里干干净净,看起来特别清爽。

  阮苏下车直接去了薄行止的办公室,他正在打电话,男人身高腿长的立在窗前,只是背影也泛着令人心惊的气势。

  “听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一切都按照我说的办。”

  电话那头的人连连点头,“是,是,你放心,我会照办的。”

  阮苏挑眉,“怎么?

  你要瞒着我做什么事情?”

  薄行止挂了电话收起手机,如墨的眸子看向她。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