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这么一席话一出口,在场的一些女性的脸上都露出同情的神情,有些则是一副感同身受的样子。

  她们这些女性只要生活在这里,身为女性就是原罪。

  男人们永远也不会理解更加不会明白,他们所加诸到她们身上的痛苦究竟有多深有多狠。

  而那些男人们则是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女人不值钱,不就是个传宗接代的工具,还以为自己真是香饽饽?

  总统的脸上青一阵白一阵。

  总归十分不好看,被女儿当众揭短,他心底愤怒极了。

  觉得简直太丢脸。

  他脸上浮现愤怒,那眼底的怒火几乎掩饰不住,恨不得一巴掌拍死纪优优算了。

  他怎么就生了这么一个不是东西的女儿,是个扫把星也就罢了,竟然还敢羞辱他质问他。

  她凭什么?

  他实在忍无可忍,厉声大吼,“你给我滚出去!”

  纪优优冷笑一声,“你也就只剩下冲我吼了。不过我可是有邀请函的,不是你让我滚我就能滚。并且,我今天代表的也不仅仅是我自己来参加这个宴会。”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总统脸上无光,浑身都不舒服。

  李秀华也忍不住说,“优优,你爸和你有再多的矛盾,你也不能当众让他下不来台,不给他面子。他可是总统,掌管中东。你什么时候才能够懂事一些啊?”

  纪天凉一听也立刻帮腔,“爸平时对你也不错,你别得寸进尺,不知好歹。你说你是来参加宴会的,你就好好参加你的宴会,别在这里搞事情。”

  看着这一家三口那极品的嘴脸,纪优优恶心得恶心他妈给恶心开门,恶心到家了。

  “江总,薄少,让你们见笑了。”纪天凉又看向了薄行止和江心宇,那一副礼貌有涵养的样子,和面对纪优优时候嫌恶的样子,简直判若二人。

  总统深吸了一口气,决定先不搭理纪优优,等到宴会散了以后再收拾她。

  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他强挤出一个热情的笑容对江心宇说,“江总,楚部长应该已经跟你谈过合同的事情。不知道江总是怎么决定的呢?”

  江心宇神情淡漠的说,“总统先生,楚部长的确和我详细谈过,不过……有一些细节还是需要咨询我们家董事长,只要她没问题,我就没问题。”

  “董事长?那可以的,可以。多问一下董事长的意见是可以的。”总统点了点头,“那不知道董事长什么时候能回复呢?”

  江心宇低眉笑了笑,他本来就长得俊朗阳光,这么一笑,就显得越发俊美,虽然比不了薄行止的那种妖孽般的盛世美颜,但是他也的确是一个大帅哥,顿时也吸引不了不少女人的视线。

  “不必等太久,现在她就能回复你。”

  “现在?”总统有点不解的看着他,随即又很快反应过来。“你要现在给她打电话?”

  “不,她也在这里。”江心宇讲得随意。

  总统一脸震惊,刚才面对纪优优时候的愤怒和生气一扫而光。

  他眼里都是惊喜,语气里还透着一丝小小的埋怨,“江总,你也太不够意思了吧?董事长就在这个宴会上?你怎么不提前告诉我呢?我这……我这不是太失礼了!”

  不仅失礼还和自己的女儿在宴会上撕了一场,让董事长看笑话。

  也不知道董事长会不会对他有非常不好的印象。

  总统心里顿时有点忐忑不安。

  他下意识的扫视着在场所有的人,小心翼翼的问着江心宇,“请问江总,哪位是……”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顿时就卡在了喉咙里……再也说不出来了。

  好像被塞了一大团棉花一般,他整个人五雷轰顶,晴天霹雳!

  眼珠子几乎都要掉出来。

  不仅是他,在场所有人都震惊的瞪着江心宇。

  空气有一瞬间的凝滞。

  大家都屏住呼吸,眼睛一瞬不瞬,惟恐错过最重要的一幕~!

  “董事长好。”江心宇恭恭敬敬的开口,那神情十分恭敬,不像是在作假。。

  阮苏慵懒的看了他一眼,漂亮到极致的眉眼夺魂摄魄。

  她本来就皮肤白皙,现在在灯光下更加是美得如同妖精,那瓷白的肌肤散发着淡淡的光泽,艳压全场!

  所有人都震惊了,傻眼了。

  怀疑自己耳朵听错了。

  怎么可能?

  百岁医药的董事长?竟然是这个漂亮的女人?

  搞错了吧?

  总统只觉得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疼得他恨不得原地消失,恨不得收回之前自己说过的所有的话。

  阮苏竟然是百岁医药的董事长?

  怎么可能!

  楚怀朗也震惊的瞪大了双眼,他还没有等到总统回过神来,就又迅速的开口,往总统的胸口狠狠补了一刀。

  “她还是六处的副处长……薄行止的妻子。”

  平地一声惊雷!

  炸得总统的脸都要烂开花了。

  薄行止的妻子……他还以为这女人只是薄行止带出来的花瓶,玩玩而已。

  六处的副处长……总统差点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这都是什么事?

  他只觉得自己的脸更疼了。

  楚怀朗在讲完以后,好像终于说出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情一样,终于松了一口气。

  他一直找不到机会告诉总统阮苏的身份,现在终于讲了。

  总统不管平时在面对自己的部下们有多牛批,有多么口若悬河,在这一刻钟,他竟然哑口无,半个字都吐不出来。

  那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一会儿红……好看极了。

  他眼睁睁的就看着阮苏勾起红艳的唇,声音清冷又慵懒,“听说总统先生早就看我们雅典娜妇幼保护协会不爽很久。处处事事方方面面都不停的打压我们,现在我就在这里,有什么意见和建议可以当面和我谈。”

  雅典娜妇幼保护协会……

  总统被阮苏的话给震得头晕眼花,她怎么一开口又和那个协会有关?

  这都是些什么和什么?这女人不是百岁医药的董事长吗?怎么又和那个协会扯上关系了?

  不知道为什么,总统心里突然升起了一个不好的预感。

  早就听说……那个什么保护协会的会长十分神秘,神龙见首不见尾。

  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不是吧?

  总统差点没有被一口老血给呕死。

  一定不是的,不是的……她的手不可能伸那么长伸到中东这边来。

  “会长,我爸向来灵顽不冥,他就不想让我们女性的地位得到任何提高。你不必和他多说废话。”

  就在这时,纪优优轻声的对阮苏开口,语气里面都是对总统的轻蔑。

  总统大脑一片空白。

  会长……会长……

  她竟然真的是那个保护协会的会长。

  “不……不可能!”总统眼眶充血,眼睛里都是暴出来的红血丝,他有些不能接受眼前的这些现实。

  一个女人怎么可以当董事长?一个女人又怎么可以在六处横行霸道当副处长?一个女人怎么能够将手伸到他们中东,创立了什么保护协会?

  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厉害的女人?

  一定是哪里搞错了,一定是这个女人故意冒充的。

  总统根本没有办法接受这个现实。

  他看不起女人,他觉得女人就是一个工具,女人怎么能够和男人相比?论能力,论智慧,论体力……

  不!不可能!

  就在他头昏眼花不肯接受这个现实的时候,就看到不远处的阮苏,笑得格外优雅霸气,她素手一挥,“我亲爱的会员们,还不过来见过总统?”

  于是!

  宴会上许多的女性都纷纷站了出来。

  然后异口同声的对总统说,“见过会长,见过总统!”

  总统抬起头来,震惊的瞪大眼睛望着这些女人,他们有的是自己官员的夫人,有的是各大集团老总的老婆……甚至还有现场的记者,还有一些是宴会上面的服务员……

  她们渗透了整个宴会厅,她们原来竟然都是雅典娜的会员?

  怎么可能?雅典娜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展壮大到今天这种程度的?

  他震惊的往后退了几步,不敢置信的瞪着这一幕。

  “你们……你们……怎么可能?”

  就在这时,有三个穿着后厨厨师制服的女厨师闻讯也赶过来,冲阮苏恭敬的说,“见过会长,见过总统,我们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

  阮苏赞许了冲她们点了点头,然后这才看向总统,“女性的力量也许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希望总统先生,记住我今天说的话。”

  总统脸色煞白的看着她,嘴唇不住的哆嗦,竟是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他的心脏剧烈猛跳,几乎要从他的嗓子眼里蹦出来。

  缓了好一会儿,他才发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般的虚无飘渺的声音,“没有……没有意见。怎么可能会有意见,以后……我们一定要大力保护妇女和儿童,不能再让他们这些弱势群体受到任何伤害。”

  他根本不知道自己说了些什么,他好像魂魄都被吸走一般……无意识的讲一些自己都不明白的话。

  阮苏的声音铿锵有力,狠狠砸在他的心上!

  “希望总统先生记住你今天说的话,在场所有人……都是见证者!”

  小苏霸不霸气?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