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引礼眼睛阴沉的盯着车影,心底阵阵烦躁。

  转头就对王姗姗道,“走吧。”

  “我进复赛了,你就不恭喜我嘛。”王姗姗咬了咬唇,望着傅引礼。

  “你的眼里为什么总是没有我?她真的就那么好?让你茶饭不思,只看得到她!她不就是一个孤苦无孤女,她有我家世好吗?她有我能力强吗?她甚至连正常表达都困难!她还有病!”

  傅引礼眼眸猩红,恶狠狠的瞪着王姗姗,“闭嘴!”

  李卓妍不管怎么样,都是他心中最好的小丫头,最好的宝宝。

  他不允许任何人诋毁她!然而此时的傅引礼好像忘记了一件事情。

  那就是他的母亲,傅夫人曾经对李卓妍做过的所有事情!

  王姗姗心底浮现酸涩难受。

  她红唇颤抖的望着傅引礼,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傅引礼……这是你说的!你竟然敢这么对我!”

  “我要告诉我爸我妈,从你们傅氏撤资!你妈投的那个电影现在根本没有人看好。”

  “那点资金光是压黑料,压热度,都花去不少营销费,那电影也拍了一半,投的钱也几首所剩无几。霍氏现在被你们惹怒,根本不再追加投资。”

  “傅引礼,你想清楚得罪我的后果!”

  王姗姗心里难受得如同刀割。

  她到底哪里不如李卓妍?

  她家世好,长得也漂亮,能力也强,毕业以后就担任王氏的公关经理。公关部在带领下,进行过好几次漂亮的危机公关。

  她怎么就比不上那个要学历没学历的女孩,那个女孩脸那么丑,不过是个孤女。

  王姗姗擦了擦眼泪。朝着自己的车子走过去。

  她扬起头,不就是个傅引礼吗?

  总有一天,她一定会让这个男人发现她的好!

  *

  铜雀台。

  阮苏坐在李卓妍身边,清冷的面容上浮现一丝笑意,“怎么跑回来参加比赛了?你怎么样了?手术得如何?”

  李卓妍有些腼腆的看着她,“第一次手术已经做过了,接下来会还继续手术。”

  这次来参加比赛完全是因为傅靳的鼓励。

  她不仅会弹古筝,也会弹钢琴。

  如果不是谢靳鼓厉她走上舞台,她肯定不行。

  但是她清楚,自己必须要走出来,走出那个冰冷的世界。

  她不能再成为那一个依靠别人的菟丝花。她不能再做一个废人,她要勇敢的突破那个枷锁牢笼,她要……

  她要勇敢一点,坚毅一点。

  “容貌对于男孩女孩而,都挺重要。既然能够恢复,就自然要朝着那个方向努力,只是会比较受罪。所以这就更加需要你坚强。”

  阮苏拍了拍她的手。

  李卓妍不停的给自己洗脑,我是最棒的,我很棒,我可以。

  她清亮的眼落到阮苏身上,然后说道,“谢谢你帮我找医生。也谢谢干妈和干爸,还有哥,我小叔叔也的确照顾我了好多年,我也很感谢他。但是……那种亲切的感觉,亲密的感觉,却从来没有出现过。”

  “我以前很依赖他,是因为我把他当成最亲的人,可是……事实证明,他最亲的人并不是我。”

  李卓妍说着说着,语气哽咽,但是她并没有哭出来,她要变得坚强。

  所以,她不能随便乱哭。

  “我知道你们对我都是真心的好,当初小叔叔把我捡回家,以后我会还他这个恩情。但是你们对我的恩情,我也会报答的。”

  阮苏一直都知道她是自闭症患者,在多年的治疗下,已经有了很好的转变。

  今天在台上的时候,李卓妍和明成之间的对质,就让阮苏很震惊,觉得小姑娘的进步和改变还是挺大的。

  竟然都会跟人对质了!还有理有据的打了明成的脸。

  这……

  进步简直不是一般的大啊!

  现在小姑娘竟然还又说了这么一番感人肺腑的话,阮苏心底竟然浮现了一丝欣慰。

  有一种诡异的感慨。

  最激动的莫过于谢夫人,一副吾家有女初长成的自豪感,“孩子真是进步不小。刚来我们家的那时候,看着真是让人心疼啊,也不说话也不吃东西。”

  “妍妍这次真的很不错,直接保送决赛。”谢市长也笑了笑,眼神带着一丝鼓励。

  “妈,爸,我们明天就回m国了,她既然保送了,就没有理由再继续呆在国内参加复赛,到决赛的这段时间还要继续时行治疗。”

  谢靳给父母分别夹了菜说道。

  “没事,我们在家等你们。妍妍一定不要太累,不然的话,对伤口恢复不好。”

  谢夫人小心的叮嘱。

  阮苏直接往李卓妍的手机上发了好几个钢琴练习曲,还有一些练习技巧,“如果你有什么不懂的就告诉我。”

  他们吃完饭一行人出来,结果刚出来就碰到了从对面包厢里走出来的傅引礼和王姗姗。

  傅夫人和傅父,以及王氏夫妻以及王少。

  双方均是一愣,尤其是在看到李卓妍竟然和谢家人还有阮苏一起的候,王姗姗眼底闪过一丝嫉妒。

  但是很快……她就压下了这股嫉妒。

  李卓妍明明是个孤女,却能够得到苏大师的青睐,她一定是被苏大师收成了徒弟,所以才会在初赛的时候拿到那么好的成绩。以自己当初将苏大师得罪得那么彻底。

  她心里一阵阵的难受。

  “谢市长,你好你好!”

  王父最先反应过来,赶紧伸手和谢市长握手。

  谢市长淡淡一笑,“王总,别来无恙。”

  王少也讪讪的和谢靳打了声招呼。

  傅夫人上下打量着李卓妍,几乎是将她从头看到脚,那眼神,好像在打量货物一样。

  最后她阴阳怪气的说,“这位就是苏大师吧?真是瞧不出来,你跟苏大师关系还这么好。竟然可以一起吃饭。”

  漂亮到极致耀眼的女子眉尾一挑,杏眸中飘出一丝清冷,阮苏勾唇,漫不经心的弹了弹指甲,“傅夫人,跟我关系好的人多了去了,比哪说宴以道,薄文语。毒蝎子都吓不到你,还能让你坚持说谎,真是令人佩服。”

  “你!”傅夫人脸色骤变,涨成猪肝色。

  被阮苏用毒蝎子吓的恐惧感再次浮上心头。

  那简直是她一辈子的耻辱。

  小贱人!当时竟然为了李卓妍那样子对她!

  她突然笑了,“苏大师,你虽然是评委,但是也不能为了让李卓妍晋级,故意开绿灯吧?你这样子未免太不公平。”

  “傅夫人造谣的水平真是高,就因为我和她一起吃了个饭,我就成给她开绿灯的那一个了?我能左右所有评委吗?”

  阮苏真的被傅夫人给气笑了。

  “我看你和那个钢琴王子交头接耳,简直不要太亲密。和那个梅洛琳搂搂抱抱,你们三个可是都给李卓妍打了高分。”傅夫人气愤的说道,“我们家姗姗弹得那么好,你竟然只打了7.5分,你也太过分了!”

  王姗姗顿时如同吞了苍蝇一样的难受。

  她的水平算是中上等,李卓妍那种就是天赋异秉,一般人还真比不了。

  弹钢琴的时候特灵气,那音符好像都是一个个音乐精灵。

  她得7.5分是她技不如人。

  然而被青夫人这样子说出来,真的是令她十分尴尬又丢脸。能不能不要再让评委苏大师更加讨厌她了啊!

  “阿姨,是我弹得不好……”她想要制止傅夫人,可是傅夫人却打断了她,“我听着你弹得特别好!”

  “如果是以你的标准来衡量,那你可以考虑复赛你去当评委。”

  阮苏清越的眸子瞟她一眼。

  傅引礼怎么也没有想到,会在这种情况下碰到李卓妍。

  他有些痴痴的看着小姑娘,但小姑娘的目光始终没有落到他身上。

  “妈……你少说两句,别让大家都看笑话。”傅引礼听着傅夫人越说越没道理的话,那根本就是不讲任何理的话。

  他忍不住出声打断傅制止傅夫人。

  “我要给珊珊出头!你不管她,我再不管她,怎么能行?让她被人欺负吗?”傅夫人一脸愤怒的说道。

  王珊珊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没有人欺负我。我进了复赛,我晋级了,评委们也没有乱评分。”

  王夫人也没到平时看着还挺温和的傅夫人,一看到李卓妍和阮苏包括谢家人,就开始发怒。

  这发怒的样子,着实让人有点害怕。

  王家虽然算不上江城最富豪的顶级豪门,但是算是个中上等。

  平时王家又极是低调,不喜欢与人结怨,也不喜欢张扬。

  所以有几次企业危机中,最后都化险为夷。

  王夫人平时在太太圈子里面也是一个老好人,现在突然看到这么激进的傅夫人。

  她都有点不太适应。

  “小苏,我们走吧。”谢夫人轻轻拉了拉阮苏的手臂。

  阮苏立刻会意,不再和傅夫人这个泼妇纠缠,和这种人多说无益。

  “真是过分!竟然就这么走了?”傅夫人恨恨的盯着他们的背影,对王夫人说道,“你放心,不管怎么样,引礼心里只有姗姗,不可能会有任何女人。”

  王夫人尴尬一笑,“那就好。”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