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第二百三十九章亲子鉴定的结果!

小说:薄太太今天又被扒马甲了 作者:七千万 更新时间:2021-04-20 17:37:36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走出病房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二点钟。

  脑袋里乱如一团麻。

  想到临出病房的时候,程老爷子的话,“为了补偿你和你母亲,所以我决定将程家交给你继承。”

  程家大爷就是因为知道这个事情,为了程家的继承权,所以才会痛下杀手的吧?

  他和车祸有联系吗?

  阮苏不知道。

  她出了病房大楼。

  就看到停在楼大门口的黑色宾利车。

  看到她,车窗缓缓降下来,露出男人那张俊美得令人不敢直视的脸庞,在夜空中显得犹为清冷,却在阮苏看到的那一刹那,泛了一丝暖。

  阮苏有些疲惫的上车,坐到他身边,“你怎么来了?”

  她离开的时候,明明很小心翼翼。

  以免惊动他,结果他还是被惊醒了。

  “接你回家。”薄行止伸手,握住了她冰凉的手。大掌牢牢的包裹着她白皙的小手。

  她疲惫的将自己的脑袋放在他的肩膀上,“我有点累。”

  “那你睡会儿,到家了我叫你。”薄行止低沉的嗓音如同醇厚的美酒,在深夜里格外令人沉醉。

  蓦地。

  身边的女子却突然抬头,伸出另外一只手,扣住他的肩膀。

  妩媚的红唇下一秒就印到了男人柔软微凉的薄唇上。仿佛只有这样,她才能够获取片刻的安宁和平静。

  她的心里乱极,忍不住想要放纵,想要发泄。

  薄行止呼吸一窒。

  眼神转暗,一瞬不瞬的盯着难得主动的小女人。

  直觉告诉他,发生了一些不太好的事情。

  否则,她不会用这样子……

  但是,她难得主动,他自然是心生欣喜。

  不过片刻,就掌握了主动权。

  而车子的隔板也被前面正在开车的宋,十分有眼力架的给升了起来。

  一瞬间,干柴烈火,雄雄燃烧。

  *

  江城市监狱里。

  阮新华自从入狱,刚开始李美杏和阮芳芳还来探望过他,可是后来就销声匿迹了。

  而阮苏,从来也没有来过。

  “0285,有人探监!”

  冷冰冰的声音随着哐哐作响的铁门声响起。

  阮新华就坐在牢房里属于自己的床角,听到狱警的声音。

  他心情有点愉悦,肯定是老婆和女儿又来探监了。

  他拉了拉自己身上皱巴巴的囚服,正准备再收拾收拾自己头发的时候,就听到狱警那不耐烦的声音再度响起。

  “0285,有人探监,你磨蹭什么呢!”

  狱警将狭小牢房的铁门拍得阵阵作响,冷冰冰的眼神带着几分怒意。

  阮新华不敢得罪,只好迈开脚步,跟着他出去。

  可是当看到探监室,坐在椅子上清丽无双的女人时,他瞳孔骤然一缩,“怎么是你?”

  “砰!”

  铁门关上,探监室里所有的声音都被隔绝。

  阮苏穿了一身冰蓝色的长裙,包裹着她玲珑有致的身材,美得夺人眼球。

  她穿了一双白色的半跟鞋,如墨般的长发披散在背上。

  看着这个光彩照人的女人,阮新华有点烦躁,他还以为是李美杏和阮芳芳来了,没看到自己心中想见的人。

  他非常不高兴。

  一屁股坐下来,神情透着不耐,“你来干嘛?看到你爸我这么落魄,你还打扮得这么光鲜亮丽,你对得起我吗?不想办法给狱警打点打点,让你爸我在里面过得日子好一些,你还算是个人吗?”

  一开口就极冲,带着嫌恶和不耐。

  阮苏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将阮新华所有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

  她心底一痛,声音清冷,“是不是看到我不是李美杏,你很失望?”

  “没有。”阮新华不敢拿眼神看她,“说吧,你来干嘛?”

  “爸,你告诉我,我妈是怎么死的?”

  阮新华脸色一僵,眼底闪过一丝惊慌,小贱人现在问这个做什么?

  他稳了稳心神,动作夸张的拍了拍面前的桌子,“还能怎么样?我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出车祸死了!”

  “是真的吗?那为什么我查到的是,她被卖到了一个村子里,成了一个老光棍的老婆?”阮苏愤怒的盯着阮新华,“到现在你依旧不肯说实话是不是?我真的是你的女儿吗?我外公说,我妈十八岁未婚先孕生了一个孩子,那孩子就是我!”

  听到她的话,阮新华的脸有些煞白起来,他唇角一挑,充满无比的恶意,一字一句的说,“那又怎么样?你这辈子都是我女儿,是我把你养大!你这个白眼狼!现在竟然来这样子对我说话!”

  “既然你不肯说,那我只好自己动手了。”

  说完,阮苏就起身,来到阮新华面前。

  探监室里,此时只有她和阮新华。

  她眼底闪烁着一丝决绝,伸手就拽了阮新华几根头发。

  “你干嘛?阮苏,我告诉你~!你!你别乱来,这里是有狱警的,你要是敢伤害我,他们不会放过你的!”阮新华吓得哇哇大叫,忍不住抱住头。

  却只觉得头皮一痛,就看到阮苏已经将那几根头发给收了起来。

  他脸色更白,“你抓我头发干嘛?我的头发也是你能随便乱抓的?”

  如果小贱人发现了当年的事情……如果她知道了她……其实……阮新华越想越觉得不对劲。

  这个阮苏,是受了谁的挑拨,竟然想要追查……还有,她什么时候多了个外公?阮新华心里又惊又慌。

  可是他现在是阶下囚,什么也做不了。

  “爸,不管你怎么对我,我都当你是父亲。这么多年,你对阮芳芳有多偏心,你自己心里清楚。不管李美杏怎么打骂我,怎么毒打我,你都视若无睹。我总是在想,为什么你不喜欢我。”阮苏抓起自己的包包,她深吸了一口气,“亲子鉴定会告诉我为什么。”

  看阮新华的态度,她几乎已经可以肯定……她和他之间的关系。

  但是,她就是想要拿到一个证据,证明自己和他究竟是什么!

  她的心里凉得刺骨。

  看到她要走,阮新华忍不住问道,“你阿姨和芳芳为什么这段时间不来看我?”

  阮苏没想到,到了这种时候,他还在关心那两个女人。

  她忍不住转身,一瞬不瞬的盯着阮新华,一字一顿的说,“你还不知道吧?她们两个早就出了国,不知所踪。”

  那两个恶心玩意,究竟出国干嘛去了,她根本懒得去查,浪费精力!

  “你说什么?他们不要我了?”阮新华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怎么可能?”

  阮苏没再看他,转身离开。

  哪怕到了现在,阮新华入了狱,他依旧这样子对她……没有半分的父女情。

  胸口好痛……

  出了监狱。

  阮苏直接就将阮新华的头发和自己的送到了市第一医院的亲子鉴定中心。

  结果出来最快也要第二天下午。

  虽然她很心急,但是也只能等。

  这种感觉,真的很难受。

  心焦磨乱,好像心里被猫抓一样的难受。

  她从来不知道,等待原来如此磨人。

  她心神不宁的坐在自己的办公室,有些头痛的抚额。

  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是江心宇打过来的。

  “老大,世界一级方程式赛车世界锦标赛马上就要开始。大概还有四天的时间。咱们公司旗下的车队也入围了,决赛你看怎么办?”

  阮苏最近都有些疲惫,再好的精力也禁不住这样子天天刺激得跟过山车一样的生活刺激。

  她语气都透着一丝累,“怎么办你心里不清楚吗?还需要我特意交待?”

  “可是老大……我担心你的身体……”江心宇是真心关心她,她的身体才刚刚恢复没多久。

  世界级的赛车可不是闹着玩的。

  不管是对身体还是心理,都有极高的要求。

  “我没关系。”阮苏淡淡的道,“车队的兄弟们也要这几天一定要加强营养,一定要合理训练,千万不要受伤。”

  “我知道了,老大。”江心宇又和阮苏闲聊了两句,就挂了电话。

  办公室里顿时陷入一片安静之中。

  她趴在办公桌上,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

  等到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竟然窝在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她有片刻的迷糊,打量着自己办公室里面的休息室。

  再看一眼正单手搂着他的男人,男人倚靠在床头,膝上放了一本杂志,他另外一只手还不忘记翻阅着杂志。

  薄行止?

  他什么时候来的?

  这男人的武功究竟是有多高?竟然可以悄声无息的接近她,她还没有察觉,然后继续睡?

  或者说,她究竟是对这个男人有多信任有多放心,竟然在他面前没有警惕感。

  阮苏无奈的摇了摇头。

  察觉到她的醒来,薄行止合上杂志。

  深邃泛暖的眸子望向她,俊美的容颜透着淡淡的宠溺,“醒了?”

  “你怎么来了?”阮苏发现自己睡了一觉,身心都舒服许多。

  整个人好像元气都恢复了。

  难过的心情也在看到薄行止那张帅得惨绝人寰的脸庞以后,一扫而光。

  “来看看我的亲亲老婆,还需要理由吗?”薄行止勾了勾唇。“饿不饿?”

  阮苏调皮的反问他,“你要请我吃饭吗?”

  “当然要请,我还要请我的老婆吃一辈子的饭。”薄行止俯身,在她的唇上啄了一下。1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