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光五百万高考后被军校特招了 第16章 清场者

小说:花光五百万高考后被军校特招了 作者:小葱栽栽 更新时间:2022-08-06 07:16: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第二天,不出霍岸所料,新的通知下达了。

  物资不再投放,安全区最后锁定在一百万平方米不再缩小,位置则是位于草原和沙漠的交接处,除了稀稀落落的长着几棵树外,视野十分开阔。

  再者就是十五分钟后,将会出现四十名清场者,清场者在降落途中会持有枪械武器,落地后自动切换为近战武器,每击杀一名杀手得五十分。

  通知过后,蔺水视线的右上角,就出现了一行小字。

  清场者:40幸存者:197

  蔺水简单计算了一下,感觉情况还算乐观。

  “那这就是平均每个清场者要对付五个幸存者,感觉还好吧。”

  “但是他们在空中都有枪啊,我们还是找个地方躲一下吧,不然不明不白寄了可太亏了。”乌斥被昨天那一枪打的到现在还心有余悸。

  蔺水划动地图,叹了口气说:“这也没地方躲啊,总共就长了那几棵树。”然后在一个三角符号上停住,这个符号代表的是山坡。

  “霍岸,准头怎么样?”蔺水挑了挑眉眼,眼神里透出来跃跃欲试,“清场者在空中,就算有枪,也不会太稳。”

  “按照降落伞的速度,开伞后百分之九十。”

  “你们,不会吧。”听懂两人对话含义的乌斥觉得腹部又隐隐作痛了。

  场外,纪择天正在对四十名清场者进行训话。

  “你们都是14级战斗系挑选出来,数一数二的精英,他们就是一群刚入学的新生秧子,去给他们开开眼,让他们知道军校不是让他们来享福的,尤其是你们那些直系学弟学妹,我最讨厌他们一个个摆出那幅不可一世的样子,好好挫挫他们的威风,让他们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顿了一下,纪择天拔高音量,“能做到吗!”

  “能!”回应他的是震耳欲聋的回答。

  十分钟后

  乌斥顶着一个草环匍匐在枯黄的草地上,浑身也是布满了伪装,远远望去,几乎和枯黄的草地融为一体。

  “蔺水,看看我,怎么样,能不能看出来是个人。”乌斥冲蔺水招了招手兴奋的说。

  蔺水正在编她的草环,折腾来折腾去还是乱糟糟的一团不成样子,听到乌斥喊他,顺着声音看过去,只见得一团枯黄的草在空中摇摆。

  看着乌斥头上那个结实的草环,蔺水坏心眼的走过去,从他头上拽下来他的草环,把自己手上乱糟糟的草团扣在了乌斥的头上。

  乌斥伸出手还想挽留他的草环,却被蔺水按回去。

  “好好呆着,别乱动,一会看蔺爷操作。”

  乌斥只好双眼无神的看着山下他们的粉红三轮车。

  蔺水只有弓没有枪,趴着可是拉不开弓的,乌斥便忍痛将防弹背心割让给了蔺水,这下连草环也被抢走了。

  蔺水心满意足的离开乌斥的藏身之处,来到自己选好的地点,和霍岸比了个手势之后,蔺水也卧倒伪装起来。

  十五分钟一到,上空三千米处便凭空出现数名装备精良的士兵。

  刚出现时,他们都没立刻打开降落伞,多数人选择在进入到随身配备的622□□的有效射程一千米时开伞。

  他们一开伞,速度降下来,便到了霍岸出手的时候。

  霍岸瞄准,射击,枪声一响,天上就消失一个身影,竟是百发百中。

  但天上也同时传来阵阵的枪声,五分钟内,蔺水看到右上角的幸存者数量竟然减少了三十四人,而清场者只在霍岸的枪下折损了三名。

  蔺水一直在观察着空中的情况,忽然她心头一紧,身体的本能反应让她向右侧一翻身,只见下一秒,三发子弹就打在蔺水刚刚趴着的地上。

  不好,被发现了,蔺水心里想着,连忙起身躲避,蔺水抬眼锁定了朝向自己射击的那人,一路朝向他跑着,身后被射成了筛子。

  霍岸注意到蔺水遇见的险境,连忙调转枪口,可惜开枪太快,只打中那人大腿。

  霍岸还想开枪,但听到蔺水的声音传来。

  “让我来。”语气坚定又自信。

  蔺水要一击必中,不然,等不及她抽出第二支箭,就要被射成蜂窝了,所以她在等,等那人到自己的有效射击范围内。

  对方穿着防弹衣和头盔,蔺水没机会试错,所以蔺水奔跑着,拉弓瞄准了对方的脖子,一箭封喉。

  蔺水行迹暴露,引来更多追杀,但这也并非绝对的坏事,因为,更多的人进入到了蔺水的射击范围内了。

  场外,一个金发少年摸着脖子垂头丧气的从全息模拟器里走了出来,赫然就是蔺水开学时遇见的那个学长翟霖。

  翟霖从模拟室出来,站上圆环被传送到休息室后,才发现自己不是第一个淘汰的,里面还有两男一女三名同学。

  翟霖有些震惊,他想起去年自己当时在考核里被狠狠□□,怎么今年的新生都这么勇。

  见翟霖进来,躺在疗养椅里放松的那名女生开口询问到“小霖,你也是被狙击枪爆头了?”

  女生推送一个页面到翟霖面前,页面内播放的正是霍岸开枪的画面,然后继续解释道:“我们三个都是被他干掉了。”

  旁边一个男生接话道:“倒霉死了,这哥们军队保送的,不拿枪都难打过,这还让他拿个枪,这好不容易几百人杀出来,哥们刚开伞就无了,还是第一个死的,这下不但只能拿最低学时还要被笑烂了。”

  翟霖苦笑一下,把自己的死亡回放打开给他们看。

  回放内是蔺水拉满弓射穿翟霖喉咙的画面。

  “我要真跟你们一样被枪打死的也没那么丢人了,我在地上看见个人,打下去两枪没打中,那人起身就开始跑,我就继续打,结果有人一枪打中我的腿,我一晃神,就到这了。”顿了顿,翟霖回头看着蔺水的脸,感觉很熟悉,“荷花,这学妹我们是不是见过。”

  “花荷啊喂,再喊荷花这学期射击课还找你搭档。”花荷白了翟霖一眼,回忆了一下记忆中的脸,“啊,这个是特战系的学妹,迎新那天校门口见过,这七天怎么给摧残成这个样了。”

  “想起来了,还好我俩刚才离得远,我也遮的严实,要不然有损我在学妹心中的帅气形象。”翟霖捋了捋头发,语气略带些庆幸。

  刚刚说自己要被笑烂的男生听了翟霖这话,一下把手中的水瓶砸向他笑骂道:“人家哪会记得你,你别在这自作多情了。”

  “痛啊,戴青,你给我砸笨了。”翟霖被砸到头,捂着头夸张的叫喊起来。

  但其实这种瓶装饮用水都是气膜包装,除了底部的一小块装置是硬物,其他都是软的,根本伤害不到翟霖,他这样只不过是爱和他们闹着玩罢了。

  戴青和花荷早就知道翟霖的小把戏,两眼一闭,装作眼睛聋了。

  只一会儿,休息室陆陆续续又进来了五人,一个个也都是带着尴尬的脸色。询问一番下来,除了一人是被霍岸淘汰的,其余竟然都是被蔺水淘汰的。

  算下来蔺水拿着弓的成绩竟然毫不逊色于拿着狙击枪的霍岸。

  “这届新生怎么这么猛啊。”翟霖哀嚎一声,引来周围人此起彼伏的回应。

  “快比得上我们那届的陈立行。”一个男生接话。

  翟霖马上反对:“弗恩你这说的,我不同意,陈立行当时一个人淘汰了十七个学长学姐,而且还是单枪匹马只拿了一把匕首,当时我看学校放出来的影像资料,那叫一个帅,虽然这个学妹和学弟也很厉害,但是我觉得论格斗还是得看陈立行。”

  周围响起一片附和,花荷也是连连点头。

  但是戴青摇了摇头说:“不一定,还没看霍岸和这个学妹近身搏斗怎么样呢,翟霖,你去和纪教官说说好话,让他们给我们个权限看看战况啊。”

  话音一落,众人的眼神齐刷刷落在翟霖身上。

  “怎么又是我。”翟霖脸上的笑容垂了下来。

  “快去快去,没有你我们怎么能行呢,中午请你吃饭。”花荷大方的挥了挥手,示意翟霖快去。

  “没办法,看来还是得靠小爷。”翟霖在花荷的大饼中渐渐迷失了自我,在众人的催促下踏上了圆环。

  但当圆环启动的时候,翟霖就开始有点后悔了。

  “这家伙,得挨上几句骂咯。”戴青有点幸灾乐祸的说。

  “那这不得感谢你吗”花荷笑了笑。

  “谁都别说谁啊,你也哄他了好不好,再说了,大家都想看,牺牲小我为大我,这是提升层次的高尚行为。”戴青说。

  花荷摇了摇头说:“笨蛋翟霖,一点脑子都不长,多长长记性也挺好的。”

  戴青和花荷这边聊着,翟霖就到了总控制室的大门,但是他没有进去的权限,只得在旁边给纪择天发了权限申请,等待纪择天批复。

  纪择天正看着蔺水一箭一个好不痛快的收割着清场者的人头,欣赏蔺水的同时,也让他对选□□的这些清场者生了一肚子气,结果刚愁没地方发泄呢,翟霖自己就送上门来了。

  于是利索给了翟霖权限。

  翟霖得到了权限,门自然打开,他颤颤巍巍的走了进去。

  诺大的控制室里面寂静一片,唯有最大的一个空中页面上播放着蔺水拔箭拉弓的场面。

  “大少爷来了?”翟霖耳边忽然响起纪择天冷飕飕的声音,吓得他浑身一激灵猛地转身,就看见纪择天站在他旁边。

  翟霖缓缓伸出右手在胸前尴尬的晃了晃,脸上露出一个勉强的笑容。

  “教官好。”onclick="hui"